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idying up the chateau with KonMary

2019/1/17 — 16:44

不是KonMari,是KonMary。在古堡裡其中一件得着,是學會了燙衫。古堡裡有眾多的客房和沙龍間,被單毛巾枱布餐巾茶巾手拍窗簾咕𠱸套各式各樣的布類製品多得數也數不清(到今天我仍未完成盤點)。這裡的人都不愛燙衫,看着那些皺巴巴的被單和亂作一團的洗衣房,我忍不住就開始了跟燙斗和燙衫板的交往。現在我已正式成為了洗衣房的房主。

在這之前燙衫的重任都交給家裡老媽子。我也不是不想燙,但我對燙斗有先天性的恐懼,怕給燙傷,即使我媽只是拿着一個沒接電源的燙斗朝向着我,我也會拔足便跑然後生她氣,讓我媽覺得很奇怪也很好笑。我們總是對不認識的事情恐懼,怕自然就少做,少做也就更不敢做了。

但是每當我看我媽將被單恤衫甚麼的一把拿起,那些笨重不規則的布料好像被施了魔法一樣,在她手中輕輕流過垂落撫平成美好對稱的形狀,在燙衫板窄長一端還起角的平面上,噴着蒸氣的熱燙斗在布面上一拉,連最頑固的恤衫都回復成其應有的完美形態,一切在我媽手上都顯得那麼容易不費吹灰之力,我就很想獲得這個能力(這也因為我媽曾燙壞我的衣服)。

廣告

能力是逼出來、失敗乃成功之母、Practice makes perfect⋯⋯總言之,在古堡的洗衣房跟燙斗和燙衫板交往幾個月後,我終於戰勝了我對燙衫的恐懼--不特只,我根本是徹頭徹尾的愛上燙衫了。燙斗在我的手上不再笨重難使,它在燙衫板上不再搖搖欲墜,它的電線不再干擾我手的活動,它的熱度我都操控自如,也就是說我找到了安全而有效地使用它的方法(只一次不小心被噴出來蒸氣燙到手指頭)。燙衫板的形狀也變得非常合理自然,雖然要燙King Size的被單還是嫌小了一點。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們做藝術的人常常講的甚麼materiality物理性,在這個燙衫練習裡我找到了布料的物理性質,由一開始大塊的被單在我手上都糾結成一團糟,現在我的手不管碰到甚麼布料,很自然的就知道它的紋理形狀,輕輕一抖一撫平就摺疊好了。於是我知道我媽的能力不是甚麼天賦異禀,而是跟物件共同生活累積下來的智慧。

這就是我的KonMary燙衫術,我教會自己的。要說這跟KonMari有甚麼相同之處的話,那大概是兩者都不是甚麼魔法,而是如何學會認真地跟物件相處,並透過跟物件的相處來學習跟自己與世界相處吧。

廣告

撰於2019年1月16日Crozon-sur-Vauv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