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ri 家仔》港英中:講笑唱

2019/7/5 — 9:32

《Tri 家仔》宣傳照

《Tri 家仔》宣傳照

香港舊中區警署變身為「大館」──古蹟及藝術館後,展覽、表演、放映節目甚多。館內的賽馬會立方,我去過幾次,現正演出《Tri 家仔》,也去觀賞了。

說起來,最近香港警察非常忙碌、緊張,更因「防暴」引起很大爭議,十分難堪,灣仔新警察總部曾被示威者包圍,警民關係瀕於撕裂。至於原是警察總部的「大館」,幸而「免疫」,局部還保持殖民地時代古色古香,成為緬懷前朝港英遺跡的遊覽勝地,應該不會受到抗爭者衝擊吧。

去年五月尾「大館」活化後剛開幕時,我們便去看了「一舖清唱」在賽馬會立方演出《維多利雅講》,短短五十分鐘內,以講、笑、唱方式描述香港古今風俗變化,簡單而有趣。那次演出者當中,唯一女子盧宜均特別生動。看後參觀了賽馬會立方比鄰的舊拘留所監房,修整得很可觀,好過現在不少籠屋式劏房。

廣告

今次《Tri 家仔》,盧宜均是主力創作人兼作曲者,她和劉榮豐聯合創作和演唱,加上四位樂手現場演奏。這節目跟《維多利雅講》同樣講、笑、唱,而以音樂為主,演出亦較長,約七十五分鐘。

《Tri 家仔》的名稱,與「敗家仔」發音相近,實際上當然大有分別。香港越來越多二文三語的人,使用粵語、英語和普通話三語的就是 Tri 家仔,或 Tri 家女。

廣告

首先由名字講起, Call me by my name ,拿吳美麗、林美香、 Anus Ho 等開玩笑。亦談到聖經巴別塔,世界語,唱到「說話要密碼」,「假海龜」。正如「乜話」所唱:「在五歲中文堂 老師講廣東話 十五歲的班房 要講英文先有文化 廿五歲工作忙 要靠普通話招架」。而粵語、英語、普通話的語言複雜,是否代表着香港、英國、中國的三重複雜身份?語言分歧,會不會人格分裂呢?

妙在一段「賣啡 Lady」的種種咖啡名稱,不但要懂英語,還要識一些意大利文和法文才行,甚至弄出孔子咖啡。另一段酒吧搞基,英語粵語之外,也有基族暗語。

那些棟篤笑,主要由劉榮豐負責,他口若懸河,很鬼馬。盧宜均就經常坐着邊彈邊唱。這對主演者都歌喉出色,很專業,而且都屬於「海龜族」,英語講和唱都特別流利。這演出的主體是樂曲,十二首歌都由盧宜均作曲編曲,多首英文歌她親自作詞,如吐心聲相當抒情。比較諧趣的粵語歌,則分別由岑偉宗、林寶、劉兆康、高世章等填詞。

還有一首國語歌「同一條街」,台灣的溫曼尼填詞,很有詩情畫意。畫意是屏幕映出街上人山人海,別具合乎時宜的微妙意味。

我有些觀後感,其一是從Tri家仔的名稱,想起舊時香港報界有一種「三及第」趣怪文體,把白話文(語體文、現代漢語)、文言和粵語結合起來,數十年前流行,三蘇怪論便活用。現在少人知道那種三及第,但其實當今香港式中文也有「三及第」,變成白話文、粵語加英文三合一。

現在亦少人知道的是,國語文化(以前叫國語,不叫普通話)曾經對香港很重要,港產國語片規模大過粵語片,流行國語時代曲和歐西流行曲,粵語歌被視為老土低俗,這情況在七十年代才改變,湧現粵語影、視、歌新潮流。而且由於工商界、文化界和娛樂界很多人材來自上海,因此曾有一種說法,就是上海話和英語同樣有勢力,輪不到粵語。

當然,那是幾代以前的事。現在粵語文化又盛極而低迷了,英語最吃香。《Tri家仔》就講、唱英語幾乎多過粵語。香港很多東西現已有英文無中文,問題是真正精通英文的人未必非常多。能夠通曉英語、粵語、國語普通話的Tri家仔三語人,雖然越來越多,其實仍是特殊一族。無論如何,香港人學好二文三語有實際需要,最好還認識其他方言和外文,越多越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