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E Dance:參與藝術作為行動綱領

2017/3/15 — 16:49

今年2月12日,WE Dance「舞.會」以舞蹈嘉年華為這個公共參與計劃暫時畫上句號。不難想像,要策劃與統籌這個大型計劃,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主管(舞蹈)陳頌瑛 (Anna)肯定忙得不可開交,即使計劃告一段落,後續工作仍然持續。為了相約訪問WE Dance,電話另一端是與Anna合作無間的助理藝術經理(教育及拓展)阮詩敏(Wendy),攤開時間表,一約就是接近三星期後的午飯時間。

訪問於西九附近的大型商場某西餐廳進行,期間Anna和Wendy面前的素食千層麵幾乎沒動過幾口,卻是如數家珍的從去年9月開始分享,這個在「自由約」期間舉辦的大型參與式藝術計劃種種回顧與展望--「人人都可起舞」,知易行難的理念,如何逐步實踐?總結過去經驗,人人起舞的平台未來該如何模塑?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廣告

拆開舞蹈高牆   讓人人起舞

廣告

回顧WE Dance近半年的活動成果,Anna表示這是一次試點計劃,一項為了拆走舞蹈的「牆」而開展的藝術工程 :「我們的目標,是要把『舞蹈』放在比較容易讓人接觸的角度。」

要拆掉的舞蹈之「牆」分為三種:第一種牆指舞蹈風格的分隔,一直以來WE Dance每個月的節目都不以舞蹈風格為定位,把『舞蹈』的標籤撕走,剩下純粹的舞動體驗,避免因為風格化而拒絕了公眾接觸舞蹈。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第二種牆關乎接觸舞蹈的空間,舞蹈既然源於生活,自然也可以在各種生活場景中發生,WE Dance要展現的,正是在正規劇場以外另類空間演出的可能性。

第三種牆指舞蹈專業與非專業的定位,舞者是否只有專業與業餘二元之分? WE Dance期望通過工作坊與相關活動,讓專業舞者、業餘愛好者,抑或對舞蹈零認識的觀看者,只要在WE Dance有緣相遇,都能一起享受舞動之美。

平等策展   為夥伴舞團充權

為舞蹈拆牆,不單為了解開觀看者的心防,放膽讓身體跟隨音樂探索,亦為專業舞者建立橋樑,從聚光大燈下的舞台走進陌生的觀眾席。Anna比劃出她理想中「藝術家」與「觀看者」的距離轉換--與其讓專業舞者由上而下的向觀眾提供藝術內容,何不拉近雙方距離,讓觀演雙方在平等的平台互相交流?

為了締造這個平等平台,Anna和Wendy的團隊找到一個可持續發展的方向:聯同夥伴團體一同策展。

根據她們的形容,WE Dance不預先為節目內容設限,不以夥伴團隊為服務提供者,不視雙方想法不一致為洪水猛獸,Anna說:「我們嘗試拆掉那些框架,在洽談的過程中與團體處於平等地位,大家討論策劃的想法,西九可以如何配合,中間有好多back and forth的溝通。」

Wendy以參與11月WE Dance的夥伴團體新約舞流為例:「他們一向以大學生年齡層為對象。討論內容時,他們希望在WE Dance以同樣年齡層為對象進行戶外工作坊。根據以往經驗,要跟這個年齡層在戶外做接近一個小時的engagement,我們覺得......有個question mark,實在好有挑戰性,於是在籌備的兩三個月裡,大家來回提出好多意見,同時互相尊重,最終大家都願意抓緊機會一試。」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雙方放手一試,結果令人鼓舞。新約舞流讓舞團成員事前預備簡短的動作流程,當天於WE Dance現場招募參與者,在舞團成員的引導下,在那些動作流程中加入參與者自己設計的動作元素,發展成一小段舞蹈動作,最終合成一支由舞團與現場參與者聯手創作的短舞。Wendy見證過程:「好多觀眾都是跟你我一樣,不是常常接觸跳舞的人。那班舞者不是讓觀眾跟他們學一隻已編好的舞,而是inspire觀眾一起jam,這種能力令看的人好感動。」

Anna挑明重點,「西九願意跟夥伴團體一同take risk,形式上的risk。如果在公共藝術平台都好形式化,那就了無新意。這亦是我們著重的empowerment--輔助夥伴團體一起推動新想法。」

他山之石   FIGMENT互動藝術節首現香港  

如果「人人都可起舞」,展現的是一種大同理想,那麼主辦團體打破由上而下的權力框架,連起舞的平台的打造過程都可以「人人」參與,就更加把這種理想發揮得淋漓盡致。

就在最後一場WE Dance舉行前一星期,一班藝術工作者在屯門區自發舉辦了全亞洲第一個「FIGMENT 互動藝術節」,通過在社區公開招募,收集到30個包涵戲劇、視覺裝置、舞蹈、多媒體及工作坊的參與式藝術計劃,讓各路藝術家自發功,2月4日一同在免費借出的學校場地與民同樂。(FIGMENT HK 詳情:http://hongkong.figmentproject.org/

2007年首辦的FIGMENT源於美國紐約,是以群眾參與為重點的免費藝術節。通過在社區公開招募參與式藝術活動及展覽計劃,讓藝術走入群眾,以互動形式促使社會及個人內在的轉化。創辦FIGMENT的機構鼓勵世界各地藝術工作者舉辦自家城市版本的FIGMENT,至今已在美國、加拿大及英國多個城市開花結果。

「繩」市啪咚 by Dora Lai, FIGMENT HK.
(c) 2017 Joey Kowk Photography

「繩」市啪咚 by Dora Lai, FIGMENT HK.
(c) 2017 Joey Kowk Photography

值得借鏡的是,共同策展並非毫無章法,FIGMENT為各地推動者與參與者提供了11項籌辦原則:「鼓勵參與」、「去商品化」、「共融」、「尊重發聲」、「鼓勵自行探索」、「無私施予」、「社區協力」、「公民責任」、「環境友善」、「即時回應」及「感恩之心」,每項原則都充份展示了對群眾參與藝術的信心,以及藝術連結城市的重視。(如欲了解FIGMENT對每項原則的闡述可瀏覽: http://www.figmentproject.org/figment_11_principles

回顧FIGMENT HK收集的藝術計劃,除了為鮮有接觸藝術的公眾帶來嶄新藝術體驗,同時亦不乏回應社區需要,鼓勵群眾反思生活的作品,響應11項籌辦原則裡的「社區協力」及「公民責任」。例如當中有作品讓屯門區居民參與構建社區口述歷史,並以視覺藝術裝置的形式呈現;亦有通過行為藝術表演的方式,展示膠樽及鋁罐等垃圾,鼓勵公民反思環保責任;另一個揉合角色扮演與視覺裝置的參與式計劃,則以屯門區新建迷你樓盤為靈感,探討土地與房屋問題。

「窩」居128 by 小學領舊生會, FIGMENT HK
(c)2017 Joey Kwok Photography.

「窩」居128 by 小學領舊生會, FIGMENT HK
(c)2017 Joey Kwok Photography.

西九之於香港    WE Dance的城市連結

FIGMENT代表的是由眾人共同想像和建構的事物,通過參與式藝術活動,讓人人參與、人人發聲,從而推動社區平等,遠景在愈趨對立與物質化的世界建立文化共融的空間。「參與」不單是一種藝術形式,亦是一把回應當下世情所需的聲音,一紙向未來承諾的行動綱領。

如果我們相信藝術可以潛移默化,是理想未來的演練,WE Dance既以「人人都可起舞」為理念、「平等策展」為方向,那麼主辦單位本身對於口號中的「人人」,具備多少信心?為「人人」打開舞蹈之門之餘,主辦單位是否具辦足夠視野與胸襟,讓「人人」的舞動動能轉化成影響力更強的能量?鼓勵「起舞」,能否在普及藝術接觸的同時,在觀看者的身體貫注主體性,相信自己與生俱來就能舞動,從而拆解觀看者對藝術以至城市的被動性?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圖片由西九文化區提供)

Anna和Wendy強調,WE Dance定位並非持續深耕細作的社區藝術計劃,而是一次性的大型參與藝術日,以引發廣大觀眾對舞蹈好奇心為己任。然而,正如Anna所說:「西九始終是香港人的project」,西九作為香港數一數二具備資源與場地的藝術主辦機構,未來WE Dance發展下去,亦必須覺察藝術計劃在當下香港語境所擔當的角色,深思藝術與城市的共生關係。

文末提一個有趣小觀察,Anna在訪問中有句口頭禪:「當中的Key Point是......」,幾乎每題答案必言及「Key Point」,大概是大忙人的思考與工作特色,要在蕪雜瑣碎之中一把攥住重點。抓穩重點以後,未來該是梳理細節的時機,往後WE Dance能否從感染人心的第一步,進而更深入的把藝術力量栽於人心,合力為更多尚未打開的大門鑄造鑰匙,令人拭目以待。

(本文為立場新聞 x 西九文化區「WE Dance 人人起舞」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