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一百個吻,書寫一部少女情慾史

2015/3/19 — 20:30

《百吻巴黎》/ Facebook

《百吻巴黎》/ Facebook

【文:施舜翔】

今天攝影展開幕會上,楊雅晴說這次《百吻巴黎》隔了五年再版,她把原本為求得到社會認同的一些妥協文字都拿掉,把每一張吻照背後的故事、心情與細節都還原。於是她終於不用再刻意說「我親吻,可是我也......」,而是「我親吻,是的,因為我愛。」這是她透過文字的重生。把過去那個傷痕累累的自己打碎,然後再用一篇一篇的文字重生。

我覺得她是我遇過最勇敢的女生。

今天開幕會上她說我的文字給她很多力量,我也笑說能跟她一起被罵其實是個很新鮮的過程,但我深深明白自己不過就是個動動筆的人。對,就只是動動筆,因為這個冒險是楊雅晴,以及其他在各地持續衝撞的少女給闖出來的。像我這樣愛戀與情慾經驗都極少的人,躲在自己的象牙塔中,成天進行著微不足道的書寫,說穿了根本就沒什麼了不起。真正去冒險的人是她,真正因此受傷的人是她,全都是她。

所以她是我的女神。回家後我一篇一篇翻閱再版的《百吻巴黎》,每張照片都拍得好美,但最美的是她的文字。我去過巴黎,也很俗氣地愛上巴黎(多麼希望自己可以很假裝反抗地說自己恨透了這個大家都愛的城市,但我真的愛),但我透過她的文字,看到了另一個巴黎。每一個經典的景點都化為她的少女情慾地標,每一篇故事讀起來都這麼誠實而動人。一百個吻下來其實是一部少女情慾史,她用一雙嘴唇寫下了一百個人的生命切片,也寫下了自己一百次的情慾流動歷史。

也是因為楊雅晴,還有更多像楊雅晴一樣的女生,我看到了一個象牙塔以外的更大的世界。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可以讀上千篇女性主義文獻,讀一百本女性主義經典,最後卻還是硬要跑出來寫一寫身邊少女故事的原因。因為你真的可以從這些少女的眼睛看到好多複數的世界,那些遠遠超出了學院既有知識體系邊界的。

只能以下面這段文字,作為這段告白的收尾:「即使只是一個天真近乎愚蠢的少女情慾幻想,也應當理直氣壯地存在,根本不需要被修飾得更有深度,不必『有腦』,也不需要任何論述的支撐,她就是她原本傻傻的模樣,只是更誠實了一些,這樣就好。」

(楊雅晴《百吻巴黎》序, 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