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夏蕙BB:82歲的情與慾

2015/3/3 — 20:19

第七屆香港性文化節將於3月27日舉行,今年活動的嘉賓名單中,竟出現了「黃夏蕙」三個字。黃夏蕙,是「騎呢」、搶風頭的代名詞,近年她多次參與社會運動(例如D&G的禁止港人攝影風波),去年更多次在佔領區現身,慢慢被網民接受並冠上「夏蕙BB」的尊稱。今次黃夏蕙將在性文化節現身,「重口味」卻又同時教人引頸以待。《立場新聞》專訪夏蕙BB,今次我們不談娛樂圈八卦趣聞,只談這位82歲奇女子的情慾一生。

訪問在灣仔一間茶餐廳內進行。夏蕙BB未坐下就先叫了一杯「茶走」配多士,打算邊訪問邊「醫肚」。我們走到茶餐廳上層比較安靜的角落,坐下來聊天。黃夏蕙脫去外套,露出一身性感的紅色低胸晚裝,接著吃下半片多士,開始談情說性。

第一次做愛又驚又喜

回顧黃夏蕙一生,她表示生命中出現過兩個重要的男人。第一位是初戀情人兼丈夫,當年已有家室的大律師胡百全;另一位是現在的男友,著名賽車手潘炳烈。她直言愛胡生的風度,亦愛潘生的正直,同時愛他們「俊俏」的外表:「我鍾意男人高大威猛,行出嚟都叫有型有款。佢哋初初都係外表吸引我,肥肥矮矮我唔制㗎!」

和夏蕙姨談情說性,先由她的「第一次」說起。BB憶述那一次初夜,發生在二十多歲,對手是丈夫胡百全:「我哋好自然,由拍拖拍到談婚論嫁,之後先至有性。」作為床上初哥,BB當時是既驚且喜:「嗰時冇(性)教育嘅,冇開通到話點做呀、避孕呀,根本唔識呢啲嘢。初初唔係咁熟手,咩都驚㗎啦。有驚有喜,初初大家都驚喜。」

初嘗「禁果」後,黃夏蕙似乎打開了通往情慾的大門,性生活突然變得如此真實又必要。她直言年輕時視「做愛」如「吃飯」般平常,是「唔食唔得」,她解釋道:「後生大家都年青力壯,亦都熱戀。『性愛性愛』,有性先有愛,兩樣嘢分唔開。」

82歲仍然性「敢」:一、兩個月一次

經過多年歲月,男女雙方的性慾都難免減退。性愛一直被視為年輕人的「專利」,長者甚至被當成「無性」族群。82歲的夏蕙BB卻大方告訴我們,如今她性生活依然美滿,與現任男友潘炳烈不時做愛:「我次次都好開心,唔開心我唔做愛㗎喎。」

82歲仍然對性愛有渴求?夏蕙姨答得理所當然:「有愛就緊係有性㗎啦!」當然經歷了大半生,如今她看待性愛的態度和年輕時大為不同。今日的她似乎更明白自己需要甚麼,做愛寧缺勿濫,講求心情:「宜家年紀大咗,就唔會成日要(做愛)。(現在)有時一、兩個月一次,在乎天時地利。(何謂天時地利?)第一,睇心境;第二,唔可以工作太繁忙:好平穩嘅時間、放假、喜慶,呢啲就係天時地利。」

今日的黃夏蕙雖然開放,但始終是在五、六十年代的香港成長,性生活難免傳統、保守。問她有沒有驚險有趣的性經驗,她答道:「喺公眾地方錫都冇,唔好睇嘛。」談到近期熱爆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問她能否接受性虐待,BB即時耍手擰頭,表示:「咁我唔制喎,一定唔制,我好驚㗎喎。」不過她又笑言自己好奇心作崇,想看該電影見識一下。

愛得深傷得痛 兩次為情自殺不果

愛與痛是兩生花,愛得愈深傷得愈痛。黃夏蕙對胡百全不保留的愛,換來是雙方無止境的痛。

胡百全與黃夏蕙交往之前已有家室,二人交往之後,黃夏蕙以妾侍身份為胡百全誕下四男兩女。胡生、元配、夏蕙三人關係從此緊張。

夏蕙BB直言,曾為這段情自殺過兩次:「我睇愛情睇得好緊要,(另一半)唔可以俾其他人佔有。」她續說:「我好自私好自私,可能係愛得深所以自私。」

為情自殺,是因為愛情比性命還重要?她想也不想,斬釘截鐵道:「係。嗰陣時後生唔識嘢,好盲目。」今日回想方知過去的幼稚無知:「自殺好蠢,如果當時我死咗,就冇今日嘅我存在。當時我有好多嘢未了,仔女仲好細。」

黃夏蕙對胡生愛得深恨得深,直言曾怨恨丈夫搞不清楚家庭關係,造成各方痛苦。多年之後,人走了,恨淡了,愛還在,仍希望下世和胡生再續未了緣:「愛冇得後悔,佢俾我最好嘅,有六個細蚊仔。就算有第二世我都寧願同佢一齊。」

去年,黃夏蕙突然病倒入院,期間更一度傳出死訊。走過死亡幽谷,夏蕙姨決定推出自傳《夏蕙回憶錄》,用第一身角度記下自己的故事。書中有一句「世界很大,不必人人愛我」,似要為這位敢作敢為的女子解話:她的情慾故事,對愛情的執著,對得住自己,無須討好別人。

力挺性小眾 曾被女同志追求

近年同志遊行中,總會看到夏蕙BB的身影。曾為胡百全的二奶,黃夏蕙受盡社會的閒言閒語,令她深明同性戀的困難:「戀愛邊有分老幼、男女?只要佢哋係真心相愛,呢啲嘢無所謂。我點會唔同情佢哋?我撐佢哋㗎。愛情係自由嘅。」

黃夏蕙更直言,年輕時不乏同性追求,「我都俾同性戀追過,係㗎好多同性戀鍾意我㗎。嗰時我去星加坡做戲,好多同性戀追我,但我冇咁嘅傾向。佢係男仔頭,咩都會幫你。嗰陣時做戲,佢走過嚟話識Massage(按摩),同我Massage,嘩!成晚唔走喎!我話唔得㗎喎,第二日仲要做戲,就叫佢返去瞓,聽晚再嚟。咁我就知道,原來呢啲就係同性戀。」

買樓難 做愛難

黃夏蕙近日頗關心年輕人的生活情況。她認為香港樓價高昂,青年人難以置業,狹小的生活空間,甚至扼殺了他們享受性愛的機會,她舉例指,入住板間房的大眾,有時連做愛都有困難:「住板房會有所避忌,始終唔係好舒服。點會舒服?隔離有人你都唔想搞啦!隔離會聽到,佢哋要盡量壓制自己。」

如何解決本地房屋問題?夏蕙姨建議政府發展粉嶺的哥爾夫球場:「哥爾夫球場啲地咁靚,應該用嚟起平民屋。有錢打Golf全世界都去得啦,洗咩去粉嶺?」

後話

話說黃夏蕙和我這名訪問者有一段難以啟齒的淵源。當年面對感情煩惱,心血來潮在Facebook找到黃夏蕙,竟然和這位熟悉的陌生人在網上分享心事。在Facebook中來來回回談了數十分鐘,夏蕙BB最後傳來一首徐小鳳的《舊日初昇》。歌詞中第一句「情如何物,頗費判斷,恩怨亦難斷」,是她的忠告。如今再想,這一句又何嘗不是夏蕙姨的寫照?眼前這位敢作敢為的黃夏蕙,又何嘗不是將一生青春投放於情海之中?

第七屆香港性文化節將於3月27至30日,於石硤尾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內舉行。今年大會以Sex and Fashion(性裳色)作為主題,探討性愛與時尚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同時為都市人帶來另一種性想像。黃夏蕙將會以神秘打扮出席28日及29日中兩場時裝表演,另外主辦單位亦為她拍攝一輯性感造型照,挑戰大眾對性感的定義。)

黃夏蕙與兒子胡禮賢。(圖片來源:黃夏蕙Facebook)

黃夏蕙與兒子胡禮賢。(圖片來源:黃夏蕙Facebook)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