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毛邊春色 極樂東瀛

2013/8/24 — 20:00

鈴木春信《煙管》

鈴木春信《煙管》

春畫,顧名思義就是春意盎然、春情無限、又旨在使人春心盪樣之畫。到底是誰人的靈感,使我們千年來一直以「春」為性的婉辭呢?莫不是春天的溫潤潮濕,令人聯想到雲雨之事?(雲雨又是誰想出來的呢?)還是說自古隆冬過後春風起,人的身體也隨之蠢蠢欲動,所謂飽「暖」思淫慾是耶?

或許你會說,今時今日我們為甚麼還要看春畫?(別以為隔着屏幕我看不到你不屑的眼神)時代進步了,現在的四仔極盡官能刺激之能事,男女、男男、女女、多 P 、 SM 、角色扮演、高矮肥瘦老嫩不同膚色,全部應有盡有,更重要的是可以一 click 即睇,兼有高清無格無套中出任君選擇,古時的鹹書鹹畫怎能不被比下去?

要是真有這種想法,那你就太少看古人在性方面的想像力了。經典如葛飾北齋的《喜能會之故真通》,是辨識度最高的春畫之一,描繪女人與八爪魚交媾的場面,你有想過八爪魚的爪、吸盤有這種用途嗎?有畫師想像天狗和女人玩六九,天狗以長鼻作肉棒探進女子陰戶;還有邪鬼交合圖,人物臉和性器的位置倒錯了,驚嚇指數甚高。再說高超的畫功也非一般 hentai 動畫可比。

事實是,春畫之大膽露骨絕不亞於四仔,如果說情色藝術是時代的情慾表徵,那麼從春畫可推斷古代日本人對於多元性生活的強烈渴想。如果人獸交實在太重口味,野戰、雜交、同性愛、自慰、偷窺、偷情等可合你胃口?更有畫作羅列出各種各樣的輔助工具,長的、粗的、圓的、環形的……可見日本自古在性玩具生產的範疇就相當領先,當時的女子真是性福不淺。

鳥橋齋榮里《婦美之清書》:使用假陽具的女同性愛,右邊的女子手上拿着盛在貝殼中的潤滑劑。

鳥橋齋榮里《婦美之清書》:使用假陽具的女同性愛,右邊的女子手上拿着盛在貝殼中的潤滑劑。

葛飾北齋《喜能會之故真通》:漁夫妻夢,章魚之愛

葛飾北齋《喜能會之故真通》:漁夫妻夢,章魚之愛

畫師畫題不詳:天狗食…?

畫師畫題不詳:天狗食…?

畫師不詳《天之邪鬼交接》:重口味之最

畫師不詳《天之邪鬼交接》:重口味之最

畫師不詳《女悅笑道具正寫》:鎧形、互形、琳之輪、柄袋吾妻形、芋空肥後芋莄……看名字你猜得到是怎樣的「女悅笑道具」嗎?

畫師不詳《女悅笑道具正寫》:鎧形、互形、琳之輪、柄袋吾妻形、芋空肥後芋莄……看名字你猜得到是怎樣的「女悅笑道具」嗎?

春畫又稱枕繪,較之於其他地區的情色繪畫,特點是對人物在雲雨之際的面部表情、生理反應等描繪得特別細膩,畫師多以屈曲的腳趾表現女子的亢奮狀態,還有顰眉蹙額,雙目緊閉,嘴唇微啟,髮絲垂落,甚至輕咬衣裳,微細的表情和動作將性愛之曼妙表現得淋漓盡致。個別作品講究情節和人物設定,以不同職業或國籍的人為主角,如辮子中國人、紅鬚荷蘭人、相撲手、商販、軍人等,讓人更易代入;有時又會有種怪怪的幽默感,如鈴木春信畫過獅子舞者和女子交合之時被小童撞破,六目交投之際,獅子面具之滑稽叫人忍俊不禁。

不過,要數春畫最引人注目的特點肯定非極度誇張的性器官莫屬。巨鵰比例上動輒如初生嬰兒大小,女子的陰部每每畫得大如臉面,連毛髮、血管、體液都一一入畫,而且為了露出性器官,即使把身體結構反轉再反轉都在所不惜,所以春畫中經常出現扭曲的肢體(細心看的話有點驚嚇)。有說是因為當時的人把性器官視為人的第二張臉,所以要把它放大,仔細描繪它的「表情」;此外畫師們對性器認識如此深入,也多得從荷蘭傳入的人體解剖圖。

鈴木春信,畫題不詳:個人很 buy 春信的幽默感,這幅見一次笑一次。

鈴木春信,畫題不詳:個人很 buy 春信的幽默感,這幅見一次笑一次。

畫師畫題不詳:中國籍男主角,唯不清楚背景有何含義。

畫師畫題不詳:中國籍男主角,唯不清楚背景有何含義。

歌川國芳《一男七女交合圖》:肉體橫陳,這是男士的終極美夢還是惡夢?

歌川國芳《一男七女交合圖》:肉體橫陳,這是男士的終極美夢還是惡夢?

喜多川歌麿《探珠手》

喜多川歌麿《探珠手》

春畫最初由中國傳入,晚明是春宮畫發展的巔峰,和日本以木版印刷的春畫出現的時間很接近,被尊為浮世繪之祖的菱川師宣作品《繪本風流絕暢釁》,就是以相傳由唐寅所作的《風流絕暢圖》為依據(可惜唐伯虎的春宮早失傳了)。春畫是浮世繪的一種,也和其他浮世繪同興同衰——德川幕府初期,得益於印刷技術的革新和全新讀者群的出現(即流動至城市的商人和工匠階級),浮世繪以通俗小說插畫的形式面世,後來漸漸作為卡片、掛物等獨立印行。

既是描繪塵世風情的畫作,浮世繪的題材涵蓋風景、戲劇、人物、日常生活等,種類很多,如美人畫、役者繪(歌舞伎肖像)、名所繪(風景畫)、大首繪(臉部特寫肖像)、武者繪(武士像)、甚至末期的無殘繪(血腥畫),林林總總,當中有些是浮世繪發展至中後期因某些標誌人物帶動而出現風潮的,如喜多川歌麿的美人畫、大首繪,以及葛飾北齋、歌川廣重的名所繪,但春畫卻是在浮世繪出現之初已存在。

名畫師都有擅長的畫種,不過卻沒有不畫春畫的,名望高如師宣、歌麿、北齋等人都做枕繪。畫枕繪要同時兼顧人物表情、動作、衣飾、背景設計、室內擺設、風景、構圖、情節鋪排,還有複雜畫面的着色,對技巧要求極高,要做到別出心裁更是難上加難;所以有人說春畫最見真章,畫不好枕繪的畫師是要被人瞧不起的。日本古有《畫筌》等書,專門指導春畫技巧,例如陰毛部分先塗灰,再用黑色勾勒細毛;精液用胡粉、金泥、銀泥加彩上色;還有模特兒現場做愛供畫師寫生,以今天的標準看也很開放很前衛。當時在眾多畫種中,只有春畫才會用到最高級的顏料,可見幾百年前的日本人已經很重視色情產物。

出自不同畫師手筆的春畫各有千秋,像喜多川歌麿的淡雅,溪齋英泉的華麗,歌川國芳的亂暴與妖媚等,但云云大師之中,卻數鈴木春信最別緻婉約、可堪玩味。 春信是發明「東錦繪」(套色木刻)的畫師,浮世繪在十八世紀中葉以後邁進鼎盛期,他功不可沒;此外他還發展了「見立繪」,使這種方法臻於成熟。所謂見立繪其實是一種構思方式,類似用典,在畫中暗藏典故,指涉前人作品,既增添觀畫的樂趣,也令畫面更意味深長。春信懷緬平安朝的優雅文化,使用中國古典繪畫的構思和佈局,因此他的作品也明顯特別講究整體構圖。

富岡永洗,畫題不詳:日俄戰爭時期的春畫,反映當時已有制服控。

富岡永洗,畫題不詳:日俄戰爭時期的春畫,反映當時已有制服控。

畫師畫題不詳:同樣是日俄戰爭時期的春畫,卻帶政治諷刺意味,俄兵遭日兵爆菊,大叫「我快死了」。

畫師畫題不詳:同樣是日俄戰爭時期的春畫,卻帶政治諷刺意味,俄兵遭日兵爆菊,大叫「我快死了」。

歌川國芳,畫題不詳:一邊偷窺房中人做愛一邊自慰,男女的表情都很微妙。留意左上方的石缸,水對應女子流了一地的愛液,竹水勺對應男子的陽物。

歌川國芳,畫題不詳:一邊偷窺房中人做愛一邊自慰,男女的表情都很微妙。留意左上方的石缸,水對應女子流了一地的愛液,竹水勺對應男子的陽物。

歌川國芳《花魁與恩客》:一幅佈滿細節的精品,桌上還有一盤吃剩的魚生!花魁的頭飾、嫖客的和服樣式都非常考究,布上的蝴蝶印花甚精緻,屏風畫中的男人也穿着相似的衣服。男子手握女子腳掌,眾精會神看着女子的銷魂表情

歌川國芳《花魁與恩客》:一幅佈滿細節的精品,桌上還有一盤吃剩的魚生!花魁的頭飾、嫖客的和服樣式都非常考究,布上的蝴蝶印花甚精緻,屏風畫中的男人也穿着相似的衣服。男子手握女子腳掌,眾精會神看着女子的銷魂表情

歌川國芳《好色人形劇》:一邊造愛一邊演木偶劇,為甚麼要這樣做啊?似乎是相當激烈的性愛,女子愛液如泉湧,興奮得用力摟緊男人,腳趾的處理也很生動,不流於公式化的十趾屈曲。

歌川國芳《好色人形劇》:一邊造愛一邊演木偶劇,為甚麼要這樣做啊?似乎是相當激烈的性愛,女子愛液如泉湧,興奮得用力摟緊男人,腳趾的處理也很生動,不流於公式化的十趾屈曲。

寺崎廣業《出雲之約》:後期的春畫,人物造型已很現代。

寺崎廣業《出雲之約》:後期的春畫,人物造型已很現代。

鈴木春信《晚風》:風格較含蓄

鈴木春信《晚風》:風格較含蓄

鈴木春信《風流艷色小豆人》組畫:你找得到小豆人嗎?

鈴木春信《風流艷色小豆人》組畫:你找得到小豆人嗎?

鈴木春信《風流艷色小豆人》組畫:看不太懂故事情節,只是小豆人好像有點不開心。

鈴木春信《風流艷色小豆人》組畫:看不太懂故事情節,只是小豆人好像有點不開心。

春信留下了的著名春畫有三組:《蕩女鑒鏡圖》、《風流閨室八景》、《風流艷色小豆人》;從中可看出他擅寫細膩感覺,經常利用偷窺、偷情等情節烘托性感的氣氛,多於以性器官大特寫來直接刺激官能。《風流艷色小豆人》最爆笑,講述一個吃了神藥的人變成了蠶豆大小的「小豆人」,跑到別人家中,躲在窗邊床頭卓下,世間男歡女愛的色相風情盡收眼底;在看畫時尋找小豆人也不失為一種樂趣。《風流閨室八景》則以南宋夏洼的水墨長卷《蕭湘八景》為典故,例如第一幅《琴柱落雁》典出《平沙落雁》,以古箏的圖象暗示「平沙」與「落雁」;第二幅《折扇晴嵐》典出《山市晴嵐》,畫的是賣扇人與買扇女的交合,扇可用以遮陽,暗通晴字,遊逛商人則是市集的延伸,諸如此類, 不一而足。

你可以說春畫是古代的鹹書,也可以說不是,視乎你用哪種眼光看它。雨雪觀春畫,最想學習如何鹹濕而不失優雅,你又看到了甚麼?

(註:部分畫題由英文翻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