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跟作家做愛吧

2015/2/15 — 12:58

lucyfrench123 / flickr

lucyfrench123 / flickr

「跟作家做愛吧*,因為他僅需打字,就可以令你硬,令你濕。親吻他吧,因為他可以將一段一夜情緣寫成一篇定調人生的詩篇、把一個週末的激情投注轉化為傳世的短篇作品、令一段外遇成為一本暢銷書。」

80後加州作家 Stuart Schuffman 上年一篇〈為甚麼你要跟作家做愛 (Why You Should Fuck a Writer) 〉令他備受關注。全文分成多段,首段是給有女性傾向的男/女人看,告訴他們為何要跟一名男作家交歡,次段反轉來寫,告訴一眾男性(傾向的)讀者,為何要搞女作家。梅花間竹,兩邊都能說服。

猶記得,情人節前幾天,一張男友們在觀塘APM商場某首飾店外排長龍的照片被廣傳。笨頭笨腦的下班男,為購串珠型手鍊配飾,博紅顏一笑,被人影到了,恥笑了。分享時,很多人說,這班男生只能以金錢珍寶充當甜言蜜語,要排隊消費,來過情一節這一關,是毫無情趣的行為。其實又何必恥笑?我們當中,很多人正正面對這樣的難題:對自己的戀愛沒有信心。不去消費,不去購買價值不菲的禮物,就深怕另一半嬲嬲豬。想深一點,又因為我們對自己的情趣沒有信心。因為我們知道,我們一般都不是很有創意,言辭不算豐富 —— 所以,算吧算吧,如果有機會,你一定要同一個作家執番劑,甚至共享一段霧水情緣。

你會經歷離合,你會因為嫌對方唔夠風趣、外表唔夠標緻而分手。但是,久而久之,你會打穩陣牌,就算對方不太有趣,也會盡力在大家身上圍一圈紅索。以節日的禮物、大餐、偶爾而沒有質素的情愛、交差式的短訊與笑哈哈符號,來勉強維繫大家的所謂愛情。漸漸不會要求對方說話是否有愛,只求做足拍拖的差事。激情,可能有過,也可能從來都沒有,你不確定。這時候,你需要一名作家。

Schuffman 的短文中,說明了作家們在情欲路上的優點。他們浪漫,不會顧後果。他們喜歡送上虛幻的禮物,例如為你引用一位老詩人的詩 (你回家google才知道這位大作家引用錯誤,但你不介意)、例如為你作一首簡單的歌謠、例如袋口只得一千元也與你去吃自助餐等。這就是一名浪漫的作家會做的事情。他們會在自己的腦中建構與你一起的世界,並把這個構想放入你的腦中,而那個你們共享的空中樓閣,會比起世上任何一座石屎樓宇還真實。作家還會告訴你,一些你們知道不真確,但同樣希望是真實地存在的事,例如,你倆的關係是如何的特別,例如,你倆真的可以天長地久。而你與他同樣相對,這是真的。他會經常在你耳邊說:我要與你過一輩子,就算我只是捱騾仔,就算你是富家女,就算你跟他人結婚,我也一定會一直體貼地照顧你 — 你會暗地說,我幾個男朋友也沒有這樣對我說過呀.....。

香港的全職作家,屈指可算,比你撞到仲有機會發展你都要小心。大部份「作家」,都是業餘作家,日間他或許是一名公務員,他更可能是一名等待全職教席的教學助理,但心底裡,他是一名作家。Schuffman繼續說道「搞作家吧,因為她是喪的。做吧,因為你都是喪的。」日間,大家在莘莘學子面前循循善誘,在收銀機前三小時沒有休息時間地數大餅,或許拿著錄音筆到處跑港聞、正經八百地向人提問,但回到那張細小的床上,她比起一頭東非野獸還要癲喪。你會懷疑她已經偷偷拿了幾日年假,養精培神,與你大戰十數回合,但原來她今日番咗一更半,打咗十幾個鐘頭工。這就是作家以外的人不能給你的。

「與作家做愛吧,因為,無論他有多憎恨這個世界,他也需要靈感女神。在他身上留下齒印吧,他會給你一件精巧的禮物作回敬,你可以給你的孫仔看看。做吧,因為他會為你而交上多個比喻、微笑、巧製的句子,令你停頓,然後把書本放到你胸前,輕嘆一息。」

在香港,甚麼都貴,但起碼有個價。但與浪漫的情人興之所致,可謂此刻無價。情人節剛過。如果你失落過,發現你需要另一個人去陪伴,不要執意找個有車的,更不要找個有樓的,你要找個榨筆搵食的。差點忘記說,我怕,有人扮著作家去騙人。如果你你疑惑,不妨用 Schuffman 的一個建議提問:他有沒有試過單純創作,而去創作一件、或一篇作品呢?

搞作家吧。如果你睇完篇文,真是很想搞作家(例如我),可以發電郵到呢度:[email protected]

*Do、Screw、Fuck、Sleep With,因為有尺道的考慮,全部譯作「做愛」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