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innie-the-Pooh 的性/別問題

2013/12/26 — 12:50

Winnie-the-Pooh 經常抱著的蜜糖罐,被指隱喻女性性器官。

Winnie-the-Pooh 經常抱著的蜜糖罐,被指隱喻女性性器官。

【不純真童話系列】不知道小熊維尼 (Winnie the Pooh) 會否是不少人的純真童年回憶,或「可愛」、「無邪」的代名詞。又或者,對於孩子想要路姆西公仔會感到尷尬的家長,若換成小熊維尼是否就會完全安心?

我想今天大部分香港人見過的小熊維尼,是迪士尼版本的卡通。然而 “Winnie-the-Pooh” 本身是英國人 A. A. Milne 著於1926年的一本兒童故事書。當中創造了小熊維尼及其他動物角色,後來1928年,他又出了續集 “The House at Pooh Corner” 。

1920年代的小熊維尼插畫,最早於 A. A. Milne 著於1924年的兒童詩集 “When We Were Very Young” 中出現。

1920年代的小熊維尼插畫,最早於 A. A. Milne 著於1924年的兒童詩集 “When We Were Very Young” 中出現。

迪士尼則是在1961年取得有關版權,並於六十年代及以後推出多個版本的改編卡通,2011年還有新版本卡通電影。

迪士尼版小熊維尼。

迪士尼版小熊維尼。

不講不知,其實除了迪士尼版,原來前蘇聯在六、七十年代也有人將 Winnie-the-Pooh 改編為卡通,對於(自願或不自願地)看太多迪士尼卡通長大的我這一輩人來說,蘇聯版維尼看上去,實屬珍禽異獸。

前蘇聯版小熊維尼。

前蘇聯版小熊維尼。

迪士尼一向擅長於 sanitise 其兒童卡通。而我總有一種感覺,這個將近九十年前由英國人創作的兒童故事,應該不只普通兒童故事那樣簡單。(若小熊維尼真是你的童年恩物,為免破壞童年回憶,大槪要慎入。)

首先很顯而易見的一個奇怪地方是,Winnie 明明是個女生名字,但 Winnie-the-Pooh 卻是男生。而根據 Winnie-the-Pooh 故事由來,在現實中作為 A. A. Milne 創作藍本的那隻熊,其實是一隻母熊。

據說 Winnie-the-Pooh 由來是這樣的。故事中的男孩、Winnie-the-Pooh 的朋友,Christopher Robin ,其實基於 Milne 的兒子 Christopher Robin Milne 。而在現實中他的兒子有一隻玩具熊,兒子為牠取名 “Winnie” ,這名字源於他們在倫敦動物園經常見到的一隻名叫 Winnie 的加拿大母黑熊。而 “Pooh” 則是他們見過的一隻天鵝的名字。

為什麼 Winnie-the-Pooh 是男生﹖這問題一直讓我費解。其實已有人提出過,Winnie-the-Pooh 故事有 gender bias ,故事中大部分角色是男性,包括粉紅色的小豬 (Piglet) 。基本上除了袋鼠媽媽明顯是女性角色,其餘皆為男性。一如兒童故事中一貫的重男輕女。(有美國社會學學者分析兒童故事中的角色性別,直至1990年代,動物角色的雌雄比例仍然為兩雄對一雌。)

事實上有人試過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 (Freudian psychoanalysis) 來詮釋小熊維尼的故事。這樣兒童故事馬上變得不再天真無邪。

美國一位名叫 Frederick Crews 的文學學者1963年出版了一本名為 “The Pooh Perplex” 的書。書內有多篇文章,以不同的文學批評方法來評論 A. A. Milne 著於1926年的 “Winnie-the-Pooh” 。他發現這個兒童故事實在有趣,簡直可以成為教授文學批評的範本。這本書後來意外走紅,連 Crews 本人都始料未及。當中一篇題為 “A. A. Milne’s Honey-Balloon-Pit-Gun-Tail-Bathtubcomplex” 的文章,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來分析小熊維尼。結論是,這隻人見人愛的小熊,很可能與作者 Milne 兒時意外見到父母行房所留下的童年陰影有關(此即所謂的 “Primal Scene” ,這對未知「性」為何物的幼童來說,通常是震驚的一幕,但這一幕其實正能解答幼童關於生命來源的疑問)。

這篇根據精神分析學所寫的文學評論文章指,Milne 兒時寫的某些詩句明顯表現出對熊的潛意識恐懼。例如以下的小詩。

Round about
And round about
And round about I go;
I think I am a Traveler escaping from a Bear

所以熊應該代表一些他畏懼的東西。而創作小熊維尼這角色,則是將令人畏懼的熊,變成人畜無害的小可愛,某程度上是他對自己的「恐熊症」的否認。而  “Winnie-the-Pooh” 一書的前言寫道,Christopher Robin 去動物園,見到一隻「棕色、毛茸茸的東西」,他高興地大叫「熊啊!」,然後飛奔過去抱住牠。

Okay, 英文其實是這樣的︰

“So when Christopher Robin goes to the Zoo, he goes to where the Polar Bears are, and he whispers something to the keeper from the left, and doors are unlocked, and we wander through dark passages and up steep stairs, until at last we come to the special cage, and the cage is opened, and out trots something brown and furry, and with a happy cry of ‘Oh, Bear!’ Christopher Robin rushes into its arms.”

文章指,這隻 “friendly male bear Pooh” 其實代表 “the unfriendly terrifying female organ” ,從而引伸出,Milne 年幼時見到 “Primal Scene”(即父母的性行為)而受驚,後來把這種恐懼轉化成為較易控制的「恐熊症」,然後將可怕的熊變成可愛的 Winnie-the-Pooh ,表面上征服並壓抑這恐懼。至於 Winnie-the-Pooh 經常抱著的蜜糖罐,亦被指隱喻女性性器官。

弗洛伊德就是這樣,認為性是人的行為的最終動力與根源,一切都與性有關。弗洛伊德的 pan-sexualisation 早已有人批評。除此之外,其學說後來亦遭女性主義抨擊,指只從男性角度出發,女性永遠被動。由男性角度出發這一點,Milne 與弗洛伊德其實同出一轍,Milne 把原本的母熊變成男性的 Winnie-the-Pooh ,大槪因為潛意識就認定主角應是男性。

再將精神分析引伸到 ego 問題的層次,也有人指,小熊維尼故事中每一個動物角色,其實都與故事中的男孩 Christopher Robin 的自我/ego的建立、發展與定位有關。或者可以說,每個動物角色,代表著 Christopher Robin 的不同層面的「自我」,而 Christopher Robin 這兒子,某程度上也是 A. A. Milne 自我的延伸 。所以,小熊維尼故事中大部分角色為男性,也反映了 Milne 的自我性別認同。

這樣說來 Winnie-the-Pooh 在兒童心理學方面其實頗有意義。有人其至認為故事中每個角色都有某種性格缺憾或精神障礙,如小熊維尼本身很可能有 ADHD(過度活躍症)。

說了這麼多,我想,這個故事主要教訓我們︰一,凡事不要只看表面,只要有探究精神,你會找到更多深層次意義;二,人生本來時有亂七八糟,若故事反映人生,兒童故事也是故事,為何要特別經消毒處理?反正兒童長大後,遲早會發現人生的亂七八糟,大人為何要製造井井有條的假象,讓他們在成長過程中發現自己受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