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感官體諒 4】小眾中的小眾 男同志的繩縛體驗 — 腦部才是最大的性器官

2016/3/7 — 21:53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34歲的Rai是一名男同性戀者,已經有15年BDSM的經驗,主要以繩縛為主,通常擔任綁者的一方。他成立了個人網站「Rai's Playroom」,一方面是為了展示自己引以為傲的繩縛作品,另一方面希望與同好交流,尋找更多願意被縛的模特兒。

「玩過的人,無一千都有幾百。」Rai如是說。

他接受《立場新聞》的專訪,細訴多年來的繩縛經驗,當中不乏露骨的情慾、性愛細節。

正因為BDSM和性,兩者關係本來就密不可分。性是如此實在、顯眼,教人難以避而不談。故這篇報道,亦由Rai的繩縛經驗作開端。

一邊縛,一邊玩

在Rai的個人網站內,附設一個通訊欄。有興趣被縛的網友,可以留下個人資料、喜好及相片。Rai就從當中尋找合適的人選當模特兒。

見面前,Rai必定事先了解對方的喜好和底線,見面後再次確認對方的要求。二人(有時是三人)走進酒店房間,好戲正式上演。

模特兒穿上了預先準備的制服,有時是學生、籃球員、甚至是紀律部隊。Rai即會蒙住對方雙眼,之後為他帶上口枷[1],這時候麻繩即派上用場。Rai一邊用繩縛住對方,過程中同時不安份地挑動身體的各個部位,或是乳頭、或是下體、或是肛門。有時Rai會從後擁著對方,時而刺激其耳朵的敏感神經。

「我較喜歡一邊縛,一邊玩。只是縛的話,被縛的一方會覺得很悶。搞吓對方,分散他的注意力,會令他覺得時間沒那麼難過。」

縛好了,Rai會繼續「玩」對方的身體,通常是用性玩具滿足對手需要,例如是按摩器、飛機杯、乳夾、肛塞等。

「通常他不會想太快出(射精),玩到差不多,就會轉換一下綑縛的姿勢。」過程中若對手發出痛苦的叫聲,Rai會立即停手,解開口枷,了解對方是感到興奮還是痛苦。

到瀕臨射精的邊緣,Rai通常會停手,轉戰乳頭,讓對方稍稍冷靜,來回數次令人徘徊在高潮之間。這步驟稱之為「Edging」[2]

「Edge是邊緣,即是想出和不出之間。意思即是玩到就快出,維持在這個興奮的狀態,這就是Edging。但這是很困難的,好容易『走火』。」

模特兒射精後,Rai會立即為對方鬆縛,好讓對方去洗澡,然後二人或會聊聊天,分享縛與被縛的感受。

這樣一次繩縛的經歷,Rai稱之為「一個session」,整個過程通常約為2小時。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人類最大的性器官是腦部

在過程中,Rai負責綑縛、挑逗對方。他明言除非對手有特別的要求,否則自己不會玩1069[3],亦不會射精。

不過沒有射精,不代表沒有快感。在對方射精的一刻,Rai自己亦享受了一次大腦內的「高潮」,他笑言:「我會覺得是『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佢high我會覺得high」。

除了射精之外,對手欲仙欲死的反應,同樣能挑動了Rai的興奮:「我喜歡看對方的反應,所以好怕『死魚』。我自己好喜歡那些欲仙欲死的樣子、聲音、表情、身體動作。」

「人類最大的性器官是腦部。你覺得這件事是享受,就是享受。正如有人不理解,為何會喜歡被縛或縛人。我只能說,因為你不喜歡。」他又謂:「有同志問我為何喜歡縛人。我會反問他,你為何喜歡男人?這是沒法解釋的,一早植入大腦之中。」

由風月版到聊天室

早在讀中一那年,Rai翻開了《東方日報》一頁風月版,讀到一個「女縛男」的情色小說。雖然這是異性戀劇情,但已教當年的Rai興奮不已。一篇「鹹故」,成了一個小男生對BDSM的啟蒙。

對電腦頗有研究的Rai,在中三、四那年開始接觸網絡世界。當年仍然是28.8K上網年代,網上討論區仍未興起,網友們是利用「Newsgroup」(新聞組)的平台互相溝通,當年一個名為「3talk.gay」的Newsgroup,顧名思義是一個同志交友的平台,亦成了Rai走入同志圈子的第一步。

數年後,本地知名同志網站Gayhk興起,圈中人出現了玩網上聊天室的文化。Gayhk的聊天室分了兩類,一個是供一般同志使用,另一個則以BDSM作主題。

多年以來Gayhk經歷多次改革,到今時今日聊天室仍分為「基本攻防 玩足五味」及「基動遊戲 玩足十味」兩種,基本上就是一般性愛及BDSM的分別。

第一次,玩到瀨尿

到高中畢業那年,Rai就在聊天室上認識了一名男同志,開展了人生第一次繩縛的經歷。沒有任何經驗的他,第一次當然是擔當被縛的角色,「他縛我。第一次玩,實際上做過甚麼已經忘記了,但很記得他玩到我瀨尿。」

第一次約網友做這回事,Rai直言十分緊張,甚至用了假身份,「我好緊張,連自己真實身份也沒公開。我已算是比較大膽,從小到大甚麼都敢試,但真的未試過(BDSM),不知要怎辦。」

一次綑縛的經歷後,或許是信任多了,也或許不是。但在完事之後,Rai忽然很想坦誠自己。於是他向對方坦白,告訴對方自己的真實身份,其實是一名中文大學的學生。

「玩完之後,突然間放鬆了、打開了,好想話你知,其實對你說了謊。」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性別政治(不正確)

來到今年34歲,Rai仍然繼續在做繩縛。經驗漸多的他,現在主要擔任縛者的角色。和年輕時相比,Rai現在玩得更有要求。在個人網站上,他羅列了自己的喜好:

「Sportman Althetic Macho Slimfit 6-pak Tanned Short-hair Student Professional School-team national-team Police Firefighter Army Labour-work」(意思為運動員、男子氣、瘦壯、六嚿腹肌、曬黑、短髮、學生、專業人士、校隊、國家隊、警察、消防員、軍人、勞工。)

翻查其網站上在作品,大多是肌肉結實、外表不俗的男士,Rai承認自己在尋找對手方面,頗為「揀飲擇食」:「要是自己喜歡的類型才會玩。我喜歡所謂的『體育會系』、運動型、有身材的。樣貌不會太挑剔,但不能太過『三尖八角』。」

玩法方面,同樣有不少要求:「對我來說,被人蒙眼及gag(口枷),是很刺激的。所以我現在玩,都一定有這兩個元素。」有為有不為,Rai不諱言自己仍有不少原則,包括不玩屎尿,亦不接受Cross dressing[4]

這種「揀飲擇食」的心態,正正反映出同志圈推祟男性化(masculinity)的主流思想。雄糾糾的肌肉男往往最受歡迎,女性化、或甚是易服人士,往往被忽視、排斥。

這是個人喜好還是歧視?Rai認同自己的「揀飲擇食」是政治不正確,「我不否認從某角度看,是排斥了他們。但懂得縛的人就只有幾個,一定有所取捨。去到這件事,是個人的喜好,不容別人置疑」。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情慾與藝術 相輔相成

綑縛的同時,Rai會將過程拍成照片,放到其個人網頁之內,不時附以一段配合情境的文字。例如一個以泳褲為主題的圖輯,標題寫著:「天氣冷,冬訓也要繼續,準備明年的比賽」。以救生員為主題的,則寫道:「救人前要先確保自己安全 ─ 拯溺第一原則。」Rai認為畫面往往不及故事來得刺激。觀眾不能親臨現場,不可能享受肉體快感,所以就要用文字作為挑動的工具。

對他而言,這些相片既是藝術,也是情慾的表現,兩者密不可分:「情慾與藝術是可以混在一起的,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兩件事是相輔相成的。人們常說藝術要感情,那麼『情慾』也是一種感情而已」。

「我覺得玩這件事,情慾是很重要的部分。」

在數年前,Rai曾到某大學課堂上,向學生示範繩縛技術。是他人生之中一次沒有情慾的綑縛經驗。Rai形容該次的經驗,正好是一個例子,表明了「技術」及「藝術」兩者之間的分別。

不過所謂的情慾,又未必有「愛」。

J先生是Rai的男友,在訪問期間一直伴隨在旁,二人透過繩縛而結織,之後漸演變成情侶關係。

和男友做這件事,感覺有何不同?對於性愛口若懸河的Rai,面對此問題卻顯羞澀,笑道:「會溫馨啲。情慾都會有,但會覺得好warm、好close。」Rai苦思良久,稱那種情感,似乎難以用言語說得清楚,「他在我身邊,感覺很舒服、很安全、很自在」。

J先生則如此道:「我覺得玩的內容,可能沒有分別,但兩個人之間的交流就不一樣,因為兩個人已有默契。」

對於男友經常在與別人進行繩縛,可有不滿?J先生強調二人對此已有共識,不會因此感到妒嫉:「我不覺得這是分享。鍾意和愛是不一樣的,所以他和第三者有肉體上的,簡單來說即是『搞嘢』,我都覺得沒有問題。」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Rai:懂繩縛的男同志 香港不出十個

Rai認為男男繩縛的發展相當落後。在香港方面,雖然不乏BDSM愛好者的聚會及活動,但通常是以異性戀為主。即使是台灣等地較為專業的「繩師」,大部分都是異性戀。

Rai形容男同性戀的BDSM愛好者,可謂是「小眾中的小眾」。如果同性戀佔總人口的十分一,對繩縛感給興趣的可能是「十分一中的十分一」。男同志要學習繩縛技術,更是苦無門路,「我不敢說異性戀要學(繩縛)很容易,但至少易過gay。Gay自己亦有很多顧慮,好多人不願見到女人(裸體)。」

缺乏有系統的聚會及學習途徑,男同志圈中懂得繩縛技術的人,可謂是少之又少。Rai估計本地男同志中,懂得繩縛的人可能不出十個。

Rai成立個人網站,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希望將男男BDSM的文化推廣開去,「正因如此,我希望網站decent一點。我覺得這件事並非如此非主流、奇怪,而是可以『見光』的。」

「玩了十年,漂亮的、不漂亮的都見過了,性慾也沒有20幾歲時旺盛。現在覺得要玩得雙方開心,也要在各方面做得精緻一點。」所謂的精緻,由拍攝場地到服飾用具等,同樣都有更高的要求。

未來還會繼續縛嗎?Rai如此回應:「自己的體力、性慾、外表,各方面都會減退。我不敢說會不會繼續玩下去,但我想留下一點東西。我做不到偉人,但留下點東西讓人記住,我已經很開心。」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   *   *

【詳細 BDSM 用語可參閱【感官體諒 1】格雷沒有告訴你的 香港愉虐之戀 101

註 [1]:口枷,又名口塞,英文為Gag,是一種常見的虐戀用具,用來封堵口部或使嘴巴長時間張開,令佩戴者無法講話。不過據Rai所言,即使戴上了口枷,一旦身體感到痛楚,其實仍可發出聲音求助。

註 [2]:據維基百科稱,Edging又名為Orgasm control,即是在一段長時間內,維持著高水平的性興奮程度,但卻不達至高潮的性愛技巧。

註 [3]:1069是男同性戀者的術語。10代表肛交,69代表互相口交。其中1、0又分別代表肛交中,插入及被插入的角色。

註 [4]:據跨性別資源中心指,Cross dressing簡稱為CD,意指穿著異性服飾的行為,一般指男穿女裝。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