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個漫長的論證

2014/12/31 — 9:00

Arash Tatatabaee / flickr

Arash Tatatabaee / flickr

筆者最近發覺,不少朋友(包括跟我做專訪的傳媒朋友)閱讀我的新著《資本的衝動 — 世界深層矛盾根源》之時,都會忍不著好奇心的驅使,一跳便跳到全書的第三部分「未來篇」,並且專注於我對「如何超越資本主義」所作的種種建議。我每次知道後都作出強烈的抗議,並指出這種讀法是嚴重地偏離了這本書的創作要旨。

這書創作的要旨是什麼?我在「序言」中其實已經說得很清楚:

你想知道在這個紛亂的世界背後,最主要的矛盾是什麼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否則你也不會翻開這本書。但你可能會想:我那有時間閱讀這麼厚的一本書?不用擔心,我會提供一個短的答案和長的答案。短的答案只得八個字:「利競資膨、毀滅世界」。如果你想再簡短一點(或是你厭惡誇張的言詞),我可以刪掉後半截而只保留「利競資膨」四個字。

廣告

如果你覺得心領神會而不繼續讀下去,我不會因此而不高興,因為本書的目的已經達到了。事實上,我在過去一整年寫作這本書時,也多次啞然失笑地自問:為什麼八個字(或只是四個字)的道理,竟然要花上十多萬字來解說?

但假如你想知道這八個字背後的真正含義,我當然極力鼓勵你讀畢整本書。你可能不同意我的觀點,但我十分肯定,在你提出反駁的觀點期間,你必會對這個世界的理解加深不少。

廣告

事實是,自零八金融海嘯以來,我們常常聽人說社會上存在著「深層次矛盾」,卻鮮有人說得出這些矛盾究竟是什麼。不錯,批評資本主義的著作這幾年在西方紛紛湧現,但令人失望的是,它們對資本主義的弊端雖然有所揭露,但對整個制度的始源、特徵、本質和可持續性都未有全面和深入的探討。本書(主要在第一和第二部分)的寫作目的,正是填補這方面的空白。

另一方面,不少人都會說:弊病我們其實是知道的,問題是除了資本主義之外,我們還有更好的選擇嗎?本書的第三部分,正嘗試為這個困惑提供解答。

我要鄭重指出,所有這些都遠遠超越了學術探究的層面。事實擺在眼前,人類已經到了一個危急存亡的關頭。錯誤的行動固然會招致危險,但選擇不行動所招致的危險可能更大。面對我們的問題是複雜而龐大的,但無論如何,正確地認識問題,是解決任何問題的第一步。

達爾文在他的鉅著《物種始源 (1859) 》中說,有關生物演化的理論是一個「漫長的論證 (one long argument) 」。這本著作發表一百三十二年後,英國生物學家恩斯特‧邁爾 (Ernst Mayr) 於 1991 年所寫的一本書即名叫《一個漫長的論證 (One Long Argument) 》。這本書的目的,是結合了百多年來的生物學進步,將達爾文的理論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在普羅大眾之中傳播。在筆者看來,馬克斯於 1867 年出版的《資本論》(第一卷)也是一個「漫長的論證」。筆者固然不能跟邁爾先生相提並論,但我的意圖確實與他的相若,那便是結合了這百多年來的歷史發展,將馬克斯的洞悉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帶到普羅大眾之中。

要想知道為什麼一個四個字的道理要寫成十多萬字?請接受我的邀請,一同考察這個「漫長的論證」吧。」

讓我再三強調,這書的第三部分可說是「附加」的。以書名和副標題《資本的衝動 — 世界深層矛盾根源》來看,書中的第一和第二部分已是十足完備的了。反過來看,沒有看畢頭兩部分而祇看第三部分是沒有意思的。謹在此強烈呼籲,這書必定要順序來讀才是!


註:
以下是傳媒對這本書的一些報導:
寫在世界毀滅前
第一代天氣先生
資本主義 危險邊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