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噸現金

2014/11/24 — 14:48

中央軍委前副主席徐才厚在北京豪宅的地下室,被發現收藏了重逾一噸的現金,這些「噸噸聲」的案例,近期屢見不鮮,叫人清楚明白,人民銀行把人民幣的最大面額限制在100元,是如何的苦心孤詣。同樣的苦心,我亦見於上周五的減息決定。

近日看到內地財經雜誌《新世紀》一篇專欄,提出一個頗有趣的觀點,指內地的貨幣供應M0(只計紙幣及硬幣)多年來急速擴充,甚至超越經濟增長,照計隨着中國的金融體系趨完善,更多的交易會轉移到信用卡或支票等支付方式進行,M0增長理應落後於覆蓋面更廣的M1(包括支票戶口),更不應長期跑贏經濟。

專欄大膽臆測,指其中一個可能性,便是因為有太多紙幣被用作賄款,被貪官收收埋埋,日積月累,其數量可能佔M0供應量5.9萬億元人民幣的一個不低比例,故此多印無妨,橫豎不會刺激通脹。

廣告

酒店寧降呢救生意

姑勿論這種「非流通紙幣」如何影響經濟,但中國政府近年大力反貪腐,卻確實傷到經濟元氣。上周五人民銀行公佈兩年來首度減息,除因為要拉低融資成本,也希望藉此催谷年來疲軟的消費與投資,而這又與反腐運動的雷厲風行脫不了關係。

廣告

反腐的後遺症,幾近無遠弗屆,除了廣為人知的高級餐飲業、奢侈品、豪宅外,連避孕套銷情也大受打擊,有五星級酒店甘願棄星降班來救生意,航空業受累公幹大減,甚至EMBA課程也因為禁止高幹與國企老總報讀而受衝擊。

年初時,美銀美林便曾經估計,反腐會令今年中國經濟損失1,000億美元,接近1%的GDP,這不但反映在消費上,也影響投資意欲,一來政府官員不願啟動新項目,以免招人撈油水的話柄,令固定資產投資積弱,塘邊鶴的外資也膽顫心驚,擔心行差踏錯動輒中伏,所以連外資直接投資(FDI)也遭殃。如今看來,事態確實依劇本上映,而且因為外圍經濟同樣欠動力,更加凸顯反腐的經濟成本。

香港自不會感受不到,廣東道的銷情,商舖租金的冷卻,當然,港府只會一味說佔中大鑊,而不會跟你講反腐隨時有過之而無不及。看看澳門的數據,肯定慘烈過搞多幾次佔中。

我當然不認為,反腐既會帶來沉重的經濟代價,所以不應該搞。雖然過去總有經濟學者說,貪污其實是不成熟經濟體的潤滑劑,尤其是法規不完善時,有後門走總比沒有好,起碼可以打破僵局提升效率,而只要賄賂渠道存在競爭,不是某個部門說了算,資源縱有浪費亦不會太大,一來一回甚至可能是最優選擇。中國過去30年貪腐程度驚人,但經濟增長卻遠勝清廉得多的經濟。

短痛換來長遠成果

正如有人會認為,以抗爭方式爭取民主,未見其利先見其害,短痛顯而易見,但好處不知何日體現,反腐其實亦如是,用一盤經濟賬來算,絕非一目了然。不過,反腐與抗爭,圖的絕非單單經濟效率或GDP小數位後的數字,更是要建設一個公平公正的社會,讓它由一個剝削性的社會,一個需要一噸噸現金來潤滑的社會,過渡到一個更包容,更能讓人人得享成果的社會。由這個角度看,那點短痛,確實不算甚麼。

原文刋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