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能說的開場白

2015/2/16 — 6: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認識新朋友的過程中,每逢適當時候,總會問或者被問一個非常正路的問題:「你做邊行?」

以前,香港華仁的「祖師級」神父 Father O’Rourke 就曾經說過,when people ask you a simple question,you give a straight answer。Exactly,簡單的問題,就應該有直接的答案,所以如果人哋問你做邊行,你就應該說「我做保險」、「我做廣告」、「我揸小巴」、「我係個清道夫」等等。簡單直接,冇遮冇掩冇格仔。

但 Father 不明白世人的煩惱,事情有時候並不是這樣簡單的。回答這個看似非常直接的問題,我們世人格外小心,要想很多事情,務求有最好效果。What?最好效果?冇錯,簡單嚟講,因為我哋要「面」,所以回答做邊行之前,我哋要諗,小心地諗,諗點樣可以吹大啲。

廣告

那當然,如果你是上市公司 CEO,就諗都唔使諗啦,反而唔使吹大,仲要有咁細講咁細,因為黃雀在後嘛。「你做邊行呀?」哦,我執垃圾㗎。「吓?」然後唔使講嘢,簡單一個微笑,再遞張卡片畀佢:XYZ 垃圾回收集團董事總經理,股票代號 20X8。嘩,嗰一刻,世界在你腳下啦。不過呢啲橋段,通常睇戲先有。現實中,你只是一個剛畢業,現在做緊 Big Four (四大會計師樓)的 small potato,人哋問你 what do you do,你應該點答?

想像一下,你這舊 small potato 在太子大廈的 Sevva,正值 Happy Hour 時段,你兩位同事好識揀,選擇站在室外的其中一張高枱旁邊,遙望匯豐銀行大廈。你這舊有型的 small potato,喝一口 Heineken,呼吸著中環浪漫與惡俗的空氣。 就在此時,你同事巧遇一位朋友,而這個朋友又帶了幾個朋友過來。天公造美,最有睇頭那位女士,穿著緊身黑色裙子,正正站在你旁邊。

廣告

天南地北,你跟黑裙子無所不談。她跟你分享從小到大週遊列國的經驗,由北歐的極光談到非洲的動物大遷徙,雖然你自己最遠都只係去過清邁,但幸好你都有睇過幾集 Discovery Channel,搭嘴搭得有紋有路,黑裙子已經被你深深吸引,即係撻著咗。第一 round 喝完,當然意猶未盡,你盡顯風度,問她想再喝些什麼。「一時諗唔到。」她說,還要吐吐舌頭裝可愛,你見到佢伸脷,開始血脈沸騰。有創意的你,靈機一觸,問她:「不如送支花畀你?」她既驚且喜地問,Sevva 有花賣咩?你微笑回答:「Tequila Rose,啱唔啱你?」黑裙子咬一咬唇,九千幾個「霖」字寫滿面上。

黑裙子見你差不多樣樣滿分,就好比一位「A 貨葉朗程」,她當然不會想與你純碎 one night stand,you are too good for that,她正盤算著跟你長遠發展的可能性。那當然,要跟你長遠發展,她好歹也要弄清楚你的背景,so here comes the million-dollar question:「你做邊行㗎?」

「我做會計」,千祈唔好咁答,聽落好老土。「我係會計師」,咁答都唔得,因為你剛加入 Big Four,CPA 都未考,點算係會計師呢?「我做金融」,咁都 ok 嘅,但有少少誤導囉。所以最好嘅答案係:「我做 EY。」嘩,咁講,即刻唔同哂啦。入 Big Four 做 small potato,都係貪佢起碼有個名嘛。

但係留意番,人哋問你做乜,你撻個公司名出嚟,是有機會 backfire 的,即是弄巧反拙。好,回到剛才的故事,你答完一句 EY 之後,好自然就會問番黑裙子:「你呢?」照常理,你既然開得公司名,佢都好自然會開番公司名,於是她說:「JP。」佢口中嘅 JP,當然唔係銅鑼灣嘅 JP戲院,而係 JP Morgan。你個答案係兩個英文字母,佢個答案又係兩個英文字母。雖然你好靚仔,但你不是傻的,兩組英文字母之間存在著多大分別,你心裏有數。呢個時候,相信你都唔使幫佢嗰杯 Tequila Rose 埋單,因為,黑裙子呢個答案,已經埋咗你單,悲。

插一句題外話:寫這篇的時候,我在一家舊式茶樓飲茶,坐在我旁邊的朋友見到我寫這些的時候,問我「係唔係加句 no offence to EY 會好啲」。吓?唔使咁老土啩?有啲人當笑話咁睇,根本唔會 feel offended;有啲人一睇已經 feel offended,咁加句no offence 就更加多此一舉。不是嗎?

其實以上的 Sevva 情景,不但是百份百虛構,更是百份百沒有可能發生在現實中。「吓?葉生,唔係喎,有啲女仔真係好現實㗎,如果佢係 JP 而個男仔係 EY 嘅時候,個女仔真係有機會睇唔起人㗎。港女嘅嘢,你知啦。」我知,但係你又留意番,故事中嘅男主角係A 貨葉朗程,又有內在美又有外在美。當個男仔嘅質素好到咁嘅時候,唔好話佢做 EY,就算佢係賣 KY 都大把女仔鍾意。

沒錯,一點也沒誇張,職業無分貴賤,即使賣 KY 也可以抬起你的頭來。你做邊行呀?葉朗程幾乎沒有聽過一個答案是值得鄙視的,我是說幾乎沒有,即是都有,呢個答案叫做「我搞生意」。喂,做邊行?「哦,我搞生意㗎。」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生意搞得真正有規模的人,是不會跟你說「我搞生意」的。

生意搞得好的人,無論是中小企或富豪,都會實實在在跟你說明他做的是什麼生意,例如「我整珍珠奶茶」、「我搞建築材料」、「我開跳舞學校」。只有那些冇嘢撈或者撈得唔掂又要扮有路數的人,才會以「我搞生意」來介紹自己。下次如果你遇到有人第一句介紹自己職業就是「我搞生意」,你試吓問佢MPF用邊間公司,佢分分鐘會啞咗,因為其實佢一個員工都冇。講得「我搞生意」呢句咁嘅開場白,絕不是高人一等,而是相反地,代表那個人相當幼稚。用廢話污染地球,呢啲人係表表者。

出來行走江湖,適當的包裝是需要的,所以畢架山花園其實不在畢架山,德國寶居然不在德國製造,甚至乎 pineapple 原來沒有 apple,通通可以理解。但如果裏面乜都冇,只靠一層一層的花紙包著自己,又有什麼份量可言?鍾意叫自己乜總物總,通常就是甚麼都不懂。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融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