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經濟的超級毒瘤

2015/10/22 — 12:17

有時市場就像流血的人在海裏游泳,鯊魚正在慢慢遊來。可怕的是,我們很多人並不知道鯊魚是誰?

一年多以來,很多朋友要我撰文談談中國搞量化寬鬆有哪些危險,我基本上都回絕了。因為在我預言中國終將走上量寬之路後的半年多裏,四周幾乎聽不到中國搞量寬的迴響,作為當時中國量寬唯一旗手的自己,我無法宣傳量寬在中國有危險這樣一些負面的東西。如今中國搞量寬的迴響漸巨,已經不需要我再為央行製造量寬預期了,我終於可以講講中國搞量寬最大的危險是什麼。那就是利率黑市。

要瞭解中國的利率黑市,有必要先瞭解前蘇聯的黑市經濟。根據伯克利杜克調研數據研究成果,蘇聯黑市經濟對GDP的占比有12%-30%之巨,蘇聯家庭收入中平均有超過30%來源於黑市經濟。黑市經濟成為尋租套利的重要管道,是腐敗和犯罪猖獗的宏觀經濟基礎,在滅亡蘇聯的過程中居功至偉。而中國也有一個可怕的黑市,那就是利率黑市。蘇聯的黑市倒賣的主要是商品,而中國的利率黑市倒賣的主要是資金。

廣告

利率黑市出現的原因是中國利率非市場化,由央行統一調控,存款和貸款息差過大;再加上資金資源被國有大行壟斷。銀行的信貸資源絕大部分被國企央企和特權民企壟斷,廣大私企借貸無門。銀行信貸資金利息往往不超過10%,而根據微金所的數據,中國民間借貸市場平均利率水準則在30%左右。要知道中國實業企業平均利潤率只有5%,於是許多國企央企以及特權民企弄到廉價的資金之後,不是從事實業生產,而是從事資金倒賣。利率黑市就是資金倒賣的市場管道,中國的影子銀行在很大一部分上就是利率黑市。

廣告

(中國的存貸利差長期都遠高於發達國家限制低於2%的平均水準)

(銀行貸款利率遠高於實業利潤率)

利率黑市的規模可以通過影子銀行的數據來窺視。根據中國人民銀行數據,2013年中國影子銀行在其社會融資總量中的占比高達30%,而這個占比在2012年時為23%,其增速舉世罕見。根據布魯金斯學會的研報,2013年中國影子銀行的規模有25萬億元人民幣之巨,屬世界最大之一。

腐敗和尋租為利率黑市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這些資金在套利完成之後就有了逃離中國的必要。根據國際反洗黑錢智庫全球金融誠信組織的研究報告,(如下圖所示)在2000至2011年間共有約3.75萬億美元的非法現金流流出中國,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貪腐收入。中國現在外流的非法現金流對GDP的占比已經超過了10%,每年在中國,香港,英屬維京群島之間通過轉手套利和貿易作假管道流動的非法現金流高達1萬億美元之巨。腐敗和尋租收入逃離中國後變成海外熱錢又再進入利率黑市套利(外資者,實非外資也),如此循環往復。


(在2000至2011年間共有約3.75萬億美元的非法現金流流出中國)

(中國最大的投資國居然是香港和英屬維京群島這兩個彈丸之地--中國非法現金流離開中國的主要目的地,中國的外資實際上絕大部分是出境漂白的內資)

中國的利率黑市既是國內腐敗和尋租的價值套現機制,又是國際虛假貿易和熱錢迴圈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在寫作《中國罕見股災背後的陽謀》一文的過程中還發現,利率黑市不僅為衝擊中國金融穩定提供了資金資源,還提供了可以鑽中國落後的金融監管的空子進行制度套利的人才和技術資源。參與利率黑市的金融機構可以雇傭海外熱人(Hot financial talents)以及使用高端高頻交易和寬客資源。這個研判稍後在被媒體曝光的中信證券與司度的勾結中得到了印證。聽到美國對沖基金巨頭司度在中國居然註冊為貿易公司,我一點也不稀奇,因為熱錢的流動絕大部分就是通過虛假貿易進行的。中信證券與司度的勾結堪稱完美的組合。

中國要搞量化寬鬆需要牽涉到大規模的資產證券化,債務證券化以及複雜的金融工程和交易,而利率黑市背後的利益集團掌握資金優勢,人才優勢,技術優勢,如果量化寬鬆被他們挾持乃至操盤,後果將不堪設想。這一點已被中國股災救市過程中暴露的國家隊陣營裏的無數醜聞所證實,讓我不寒而慄。中國的量化寬鬆要成功推出,不處理好利率黑市巨大的破壞力,便絕無可能。

利率是一切資產價格之母,由於利率黑市的大規模存在,中國的資產價格形成機制嚴重扭曲,融資活動由投機融資和龐氏融資主導。生產要素的價格通脹成為了融資活動的主要驅動力和目的,而忽視了生產要素的本質是用來生產的,結果導致生產活動中生產要素的相關成本增加的速度遠遠高於利潤的增加速度。生產要素(資金和土地)的生產功能退居次要地位,而其尋租功能成為主導。

沿著利率黑市這條線,我把中國的宏觀經濟部門分為兩大塊:一塊是人民幣資產(房地產,資金)的尋租收入獲得者:這一塊由政府部門(即公共部門)和特權經濟機構這兩塊組成;另一塊是私營生產部門。尋租收入獲得者是坐轎子的;私營生產部門是抬轎子的,是尋租成本的主要承受者。利率黑市是人民幣資產的尋租收入獲得者從事套利和洗錢的市場管道。

由於利率黑市的資金有逃離中國變身海外熱錢的需要,央行拋售外儲資產硬撐人民幣匯率的行為可以看作是對利率黑市跨國業務鏈的一種補貼。人民幣匯率戰略貶值這麼難以推進很大程度上就是由於利率黑市背後的既得利益太過強大,金融改革,利率改革,匯率改革這麼難也在於此。沒有這些改革的成功,人民幣資產價格形成機制嚴重扭曲,量化寬鬆失敗的可能性就很大。

金融腐敗是腐敗中的腐敗。所有的反腐如果不能導致金融反腐的根本成功,任由利率黑市扭曲中國金融市場,即便是量化寬鬆也救不了病入膏肓的中國,股災中救市主力的腹黑齷齪便是明證。

在過去中國融資成本高企,人民幣匯率不斷升值的十年間,利率黑市是人民幣資產最大的多頭,而未來利率黑市將是人民幣資產最大的空頭。抵押質押給利率黑市的房地產,股權,債券等資產將是其砸盤的超級籌碼。超級股災的血戰只是利率黑市做空人民幣資產總戰役的預演。人民幣匯率之戰將是決戰之戰。

利率黑市是在影子銀行,地下錢莊,P2P融資平臺,互聯網金融平臺,配資機構的融資深海中潛行的超級鯊魚群,人民幣資產猶如海面上漂浮的血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