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能領導好亞投行嗎?

2015/5/13 — 6:53

很多年以後,人們或許會更清楚地看到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簡稱亞投行)籌建的節點性意義:這是中國首次主動積極地領導一家國際金融機構的建立。在它從提出到籌備一年多以後,歐洲國家的積極加入又給亞投行和中國帶來了新的可能與挑戰。4月15日,中國財政部公佈,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國全部確定,為57個,其中包括14個歐盟成員國。

這個以亞洲發展中國家為投資目標的亞投行,在參與截止日即將到來之時卻受到了歐洲國家的追捧,一時之間成為熱議焦點。「有利可圖」,是本刊記者在採訪中接收到的一致判斷。但風險猶存、前景不確定,也是亞投行的另一面。對於發起者與領導者中國來說,肩負的責任與壓力則更為巨大。

「亞洲現在是世界經濟的增長點,雖然亞投行的前景還不明朗,但對歐洲國家來說機會不可錯過,早期以創始成員國的身份加入能佔更大優勢。」美國智庫史汀生中心高級研究員、布魯金斯學會客座研究員孫韻對本刊記者說,「他們希望能在初始階段就對亞投行的治理進行塑造。」

廣告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也肯定了亞投行在經濟上的合理性:「亞洲國家本身的發展願望就很強,人力資源充沛,人口年輕,資源條件也還可以,本身有需求,未來也有支付能力。歐洲國家現在是資本過剩,需要給資本找一條出路,亞洲應該是資本出路比較好的。歐美日這些老牌發達國家很安全,但投資回報率很低,非洲中東回報率可能高但不安全,也可能讓你血本無歸。」

來自一線的聲音或許更能說明問題。曾在緬甸參與基建項目的一位國企高層告訴本刊記者,中國幾年前啟動建設從中國雲南瑞麗到緬甸皎漂港(Kyaukpyu)的中緬大通道,包括一條油氣管道、一條鐵路、一條公路,過程中印度、韓國、日本也紛紛加入爭奪項目,新加入者中多是比較大的公司,想要參與投資、分包、承建、分紅。這位高管說,東南亞資源豐富,市場潛力大,華人在東南亞也比較有實力,很希望在中國崛起時代發揮他們的作用。

廣告

然而,這塊看似誘人的蛋糕卻也不那麼容易吃到。中國在緬甸的這些項目便經歷了種種挫折。2014年7月,籌劃近4年的中緬鐵路項目擱淺。這項由中國中鐵計劃投資200億美元、擁有50年營運權的項目,是泛亞鐵路網的一部份,如果修建成功,中國的進出口物資將不再受到馬六甲海峽的約束,可以直接從皎漂港進出。但項目卻遭到了緬甸國內不同黨派和社會組織的反對,認為對本地生態和環境有負面影響,並最終在抗議聲中擱淺。

「如何獲得投資收益、面對風險挑戰,這也是亞投行面臨的質疑所在,」孫韻說,「亞洲基礎設施建設周期長,需要的資金多,還有政治、經濟、環境、社會風險。」在她看來,中國假設亞投行能在基礎設施項目中獲得利潤,但這一點仍有不確定性,中國之前在非洲、東南亞的基礎設施項目對社會、政治等風險的考慮是相對薄弱的。

不過,歐洲國家的加入對於亞投行的治理與投資帶來新的變數與可能。「成員國多了,管理就複雜,談判也會很艱難,但歐美國家進來有個好處就是能帶來管理經驗,其專業知識我們可以學習,還可以增加亞投行的信譽度,」金燦榮說,「亞投行的本金是1000億美元,項目資金基本上都要到資本市場上去用發債等方式融資。融資的話信譽評級很重要,如果單是中國就是一個A,加了英國就是兩個A,如果有一天美國進來就是三個A,所以它們進來總體是好事。」

孫韻也持同樣觀點,在她看來亞投行的信用評級與其運作模式、資助項目息息相關,西方國家的加入使得亞投行的治理標準越來越高,這從長遠來看是好事。「亞投行不是什麼樣的基礎設施項目都可以接。只要一開始攤子不要鋪得太大,接一些好的項目慢慢搞,會形成比較良性的循環,」她說。

歐洲國家的加入也是對中國領導力的一個考驗。「領導力不是單邊強加於他國的,只有在不斷的互動中才能體現出中國是什麼樣的領袖,」孫韻說,「領導力體現在能夠考慮到大多數國家的利益,以一種大多數國家都能接受的方式做領導,大家才會服你。美國是超級大國,但很多事情也需要和其他國家商量著辦。」

孫韻的建議是,目前階段中國的重點是把亞投行建設成一個合法的、能被國際社會所認可的機構。它可能對中國的出口刺激不是那麼的直接,但能對中國的國際戰略目標起到比較好的推動作用。

「早期的宣傳裡,成立亞投行首先是對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促進,在項目執行中必然會涉及到承建方、供給方,對中國的基建業、與基建有關的水泥鋼鐵等行業都有好處,這對中國經濟轉型,尤其是下行的經濟趨勢是有積極作用的,」孫韻說,「現在有這麼多西方國家加入進來,中國再把亞投行作為自己的蛋糕來刺激出口的話,應該會造成很多內部糾紛並遭到外部譴責,所以這個階段中國不妨把自己的經濟利益先緩一緩,主要關注亞投行的治理。」——謝雪琳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