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民幣納入SDR 伯南克:好像老師在功課上貼星星 徒具象徵意義

2015/12/2 — 21:08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早前宣布,正式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籃子貨幣之內。不過聯邦儲備局前主席伯南克撰文,認為今次舉動只具象徵意義,情況有如幼稚園老師在家課上貼上星星貼紙,並無帶來實際利益。

伯南克:人民幣難挑戰美元國際貨幣地位

伯南克該篇題為「China's gold star」的文章解釋,SDR的成立目的是讓政府及央行作為另類外匯儲備,但實際操作上很少被用到,通常只會作為IMF的內部記帳之用。人民幣被納入SDR後,亦不會被賦予更大的特權,故此舉幾乎只有象徵意義。

廣告

雖然好像沒有多大用處,但伯南克形容,中國政府一向對象徵特別著緊(care a lot about symbolism),尤其是希望被視為全球經濟強國,「今次被納入SDR,等於認同了中國經濟實力正在提升;這同時認同中國多年以來實施的措施,例如開放資本市場以符合國際金融監管的準則,以及人民幣定價市場化的步伐。」

不過伯南克表明,即使人民幣加入SDR,短期內都難以挑戰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美元仍會是全球交易及借貸的主要貨幣,亦是各國官方儲備的主要貨幣,全球儲備當中60%都是美金。

廣告

伯南克解釋,歸根究底,國際貨幣的地位是由市場來決定,而非任何國際組織或協議。美元依然是最具流動性的貨幣,美國亦沒有在資本進出管制,加上美國政治穩定且金融監管制度健全,聯儲局亦一直確保通脹率處於低位,令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依然穩固。不過伯南克認為,國際貨幣地位的好處其實沒有想像中大,美元現時的貨幣地位,只代表美國經濟上的實力,但直接利益相當有限。

他又認為,如果中國未來繼續開放,深化資本市場,則人民幣在國際貿易及金融上自當比現在更重要。

克魯明:人民幣納入SDR 經濟影響微不足道

同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Paul Krugman ) 亦在《紐約時報》撰文,其立場和伯南克相近。克魯明形容人民幣加入SDR是姿勢大於實際,意味全球首個發展中國家可以獲得此金融地位,但實際上造成的改變近乎是零。

克魯明表示,外界有評論認為人民幣崛起,能有望取代其他國際貨幣的地位,但克魯明不同意有關說法。他強調美國在1913年時,經濟發展已有如整個歐洲大陸,二戰後情況更為明顯。而美元的貨幣地位,正正是反映了美國龐大的經濟。

克魯明又預計,即使人民幣加入SDR,亦甚少機會影響到更多人希望增持人民幣,或者是令更多人想購買人民幣債券。他形容今次舉動只是會計上的小改變,對經濟的影響微不足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