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感言:好?壞?誰知道?(上篇)

2015/11/5 — 12:07

當年沙士,淘大花園是重災區,樓價大跌,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圖:BobChanhei Henry@wikipedia )

當年沙士,淘大花園是重災區,樓價大跌,後來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圖:BobChanhei [email protected] )

自己喜與老朋友聊天,多位友人,相識逾廿載,還時有聯絡。偶爾回望,驚覺世界變化極大,不勝唏噓。

記得初入職場,時為1997,當年還沒有電郵、互聯網尚未普及,那時因公司業務,要和海外顧客溝通,工序是先打信件,再傳真到外地。運氣好,翌日獲覆,否則隨時要等數日。現時whatsapp可即時辦妥的事,當年一次來回,隨時花上一周,還有傳真的成本,高得要命。

當年下班非常準時,沒甚麼特殊狀況,五時半便可離開,與同事喝酒,或打英式桌球,生活頗覺悠閒。以往資訊較少,不像現在,一通短訊飛來,便要即時跟進。回顧昔日簡單生活,其實比較快樂。

廣告

二十年後,朋友再聚,當然大家都比前富有。剛進社會,難免一窮二白。但也看出,友儕間,身家縱多N倍,比97年時更開心者,可謂鳳毛麟角。現今世界,彌漫着彷徨、焦慮氣氛,蓋大環境變得很複雜,資訊氾濫;觀點眾多,真假難辨。香港的事,與中、美、歐、日,緊緊連結,繁瑣不堪。讀書年代,從沒教過處理之法,如何應對千絲萬縷的亂象?

所以現時和朋友聚首,不二合,他們便「大呻特呻」。當老闆的,哀生意每況愈下,尤以國內廠家最甚,慘況數十年來未見;在美資公司上班的,則不停擔心裁員,因為美式管理,瘦身極頻。做本地生意,更「呻到樹葉落埋」,因為內地人流一降,生意奇差;在澳門幹活的,更不消提了。

廣告

自覺現在頗受友儕歡迎,因為能開解他們。其中一個經常用來開解他們的故事,也是改編自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不過套用了自己的個人經歷。故事的原型名為《好?壞?誰知道?》(Good? Bad? Who knows?) 。

話說第一次想買樓,時為2003,所選屋苑是淘大花園。當時開始學投資,每日讀《信報》,看曹sir曹仁超的專欄。當時最有名的地產分析員,好像叫王震宇,經常指地產股折讓很大、樓房很抵買,因為當時新地(16)市賬率也只是0.5倍。那時想買樓,選淘大花園,因為市區大型屋苑中,那裏入場費最低。當年和朋友討論,自己仍極保守,認為買樓屬高風險投資,不如三個人夾份,買一層六十萬的樓。其實自己也夠錢用現金買,不過為了降低風險,才打算與友人合資。

想法合理,但當時很流行「租霸」、「沒人承租,要自己死供」、「被裁員便要斷供」之說,最終還是放棄。後來的故事,大家可能都耳熟能詳,淘大成為沙士(SARS)重災區。疫症橫行時,認為自己很幸運,不然首次買樓,便慘遭滑鐵盧,必被恥笑不絕。當年的「好運」,事後回望,當然是歹運,不然數十萬,變成數百萬,回報以倍計,豈不快哉?同一件事,是好?是壞?其實不易知道。

就像Steve Jobs(喬布斯)被逐出蘋果(AAPL),結果由年少輕狂的天才,慢慢地磨練成霸而不傲的「教主」。事後回望,最壞的事,往往是最好的blessing。

 

美股隊長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