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9/5/14 - 18:03

任 UNICEF HK 總幹事 不想再全職幫人賺錢 商界橋王陳立業 轉搞慈善

陳立業

陳立業

陳立業(Lambert),人稱「商界橋王」,曾一手打造不少品牌、廣告。2016 年他毅然離開商界,不再做管理層工作,成為「Slash 一族」,變身大學講師、電台 DJ、福音歌手、專欄作家及全職貓奴,擁有一個 3,000 粉絲的貓貓 facebook 專頁。陳立業想在人生下半場要做意義的事,又非常享受 Slash 自由,推卻了不少全職工作,「如果這工作是全職、幫人賺錢的,可能未必適合我了。」

最近這位中年 Slash 兩個月前轉做慈善工作,接下聯合國兒童基金香港委員會(UNICEF HK)總幹事一職。

縱橫商場 30 年,Lambert 曾經打造過「One2Free」品牌,亦曾帶領「謝瑞麟」重塑形象。而港人印象最深的,應該是他有份打造的電視廣告作品。例如 1997 年郭富城的電訊廣告,破天荒由觀眾電話投票決定劇情,連帶廣告歌《愛的呼喚》亦唱得街知巷聞。

廣告

曾成 Slash 族ㅤ任講師及 DJ 等

Lambert 足跡遍佈電訊業、銀行業及零售業,3 年前辭去謝瑞麟副行政總裁的職位,辭職的首要原因,是家人患上腦退化症,希望能抽多點時間陪伴,「第二,我覺得做了 30 年工作,都是商業機構幫人賺錢,為何不在人生的下半場,可以做一些更有意義的事,令我自己覺得可以將我的經驗,去回饋社會呢?」

辭職後兼職做大學教書、做音樂、做 DJ,Lambert 沒想過如此享受 Slash 生活,「不是純粹賺錢,也能回饋社會」,「這段時間,我推卻了很多工,如果這工作是全職、為人賺錢的,可能未必適合我了。」當與 UNICEF 接觸時,他最初都有猶疑是否放棄 Slash 生活,也認真考慮自己是否適合去做慈善機構。

Lambert 笑說自己早已習慣商業模式做事,「我過往是很商業主導的,every dollar counts,做不到這條數,就把他炒了」,少不免會擔心非政府組織(NGO)營運方式會否「較和諧、以人為本」,比起算盡分毫的商業模式,欠缺效益和質素。

陳立業

陳立業

KPI 若設計不良ㅤ反令員工消極

不過,上任不久的 Lambert 前往 UNICEF 日內瓦總部了解組織運作,親身體現到 NGO 都講求成本效益。樂於使用最新的營銷策略來籌款、提升品牌形象,亦會進行各式各樣研究,了解品牌強項、弱點,思考如何令捐款人留低,「這些都是很商界人的想法」。

「因為我們營運的基金不是賺回來的,而是別人捐獻回來的,所以我們會更加緊張,如何去很有成本效益地營運這件事。」過份商業化又會否違背 NGO 助人為先、以人為本的本質?他認為關鍵就是如何做到慈善、效益相結合。

Lambert 舉例指,UNICEF 和一般的商業機構管理一樣,都會使用關鍵績效指標(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s,KPI)來衡量管理工作成效,「例如成本效益夠不夠,能否把金錢用得更有效率」。

他覺得,設定 KPI 是一門柔軟的藝術,而非硬梆梆的科學。若果指標高不可攀,只會形成惡性循環,令員工消極:「究竟如何設定是一門藝術,而藝術是需要彈性的,不是設定了不能變……如果你設定了一個不現實的目標,勉強要堅持的話,只會令同事放棄」。

Lambert 認為 KPI 要設定得宜,最忌「為設定而設定」,導致指標氾濫,令員工無所適從。此外,員工對 KPI 的認同亦很重要。以他今次加入的新職為例,一上任,他已不停會見各階層員工,了解同事的想法後,制定未來百日策略的文件,「我叫做 one hundred day plan。100 日,因為拖太長沒有意思,太短也不合理……所以我覺得 100 日的計劃周期是好的做法。」這份策略文件會再向員工分享,待公司上下目標及方向一致,才去設計相應的 KPI。

冀夥商界推動家庭友善政策

被稱為商界鬼才的 Lambert 又會在 NGO 有甚麼搞作呢?他指出,作為 branding 人,希望多些宣傳品牌理念。

在他眼中,UNICEF 本身已經擁有良好的形象,但香港社會未必了解機構的實際工作,以及機構與香港的關係,例如香港有份簽署《兒童權利公約》,讓孩子擁有良好的早期發展,積極在香港提倡家庭友善政策,都與港人息息相關。

UNICEF 致力推廣「#EatPlayLove」,希望鼓勵父母向孩子提供「營養(Eat)」、「自由遊戲(Play)」、「良好親子互動(Love)」的機會,讓孩子擁有良好的早期發展。Lambert 用自己公營及私營機構服務經驗,與商界共同合作,推動家庭友善政策的倡議;「營養(Eat)」所指是提倡餵哺母乳,「例如可否在辦公室內可否(向母親)提供母乳餵哺房間,令她們可以安心地餵哺、泵奶?」;要達到「良好親子互動(Love)」,公司能否安排父母彈性上班,「讓爸媽不用太緊張,可放工接小孩放學呢?」

他也坦言,理念以外,這些做法實際層面是否可行,也是另一個問題,「有些中小企或者手停口停,可能只有 10 個、8 個員工……可能其他同事會覺得,為何某同事可離開崗位,這是否有特權?為何她可以工作期間去照顧小朋友?」UNICEF 現正進行關於家庭友善政策的國際調查,全球超個 30 個國家及地區參與其中,當中包括香港企業,並將於 7 月中發表研究。

Lambert 希望利用自己從商經驗及能力,在新職位影響社會,「我辭職就是想回饋社會,我希望自己這個平台發揮得多點,真正用到我的能力,不是為了邊個賺錢。」

對年輕員工要放手和信任

陳立業在 2016 年離開謝瑞麟,他隨即展開了「Slash 生涯」。期間走入大學校園執起教鞭,令他有更多的時間與「90 後」交手。對於企業管理年輕人,他自有一套方法,認為關鍵在於「放手」與「信任」。

Lambert 目前是理工大學客座助理教授及香港大學講師,講授企業傳訊、品牌、廣告等課程,「除了在知識上可以和他們分享,其實人生價值觀都可和他們分享」。

Lambert 亦坦言,在過往的管理生涯中,不少下屬會對年輕人的處事方式有意見,認為這種對青年的不信任很普遍,「很多人未必接受到 free hand 給年青人,覺得『我的經驗比你多,所以你要聽我說』,這是很普遍的。」

他認為管理年輕人有特別的方法,若果硬性要求他們跟着指令去做,反而令年輕人失去滿足感。作為上司應該放手與青年嘗試,並適時在旁提點:「如果是他能力範圍之內,不要等我給指示。我見到有危險位會提醒他,好過所有也規定他怎樣做。」 


✽ㅤ✽ㅤ✽
 

商界工作 30 年ㅤ人生起跌改成音樂劇

Lambert 除了被稱為「商界橋王」之外,亦有「商界歌王」之稱。本身是基督徒的他,30 年前已經開始其福音歌手之路。最近他的故事被改編成為音樂劇,預計今年尾於溫哥華公演。劇本將記錄他在商界起跌,同時見證香港發展變遷。

曾做旅遊銀行零售業

Lambert 音樂之路的起點,要數到約 30 年前在加拿大讀書時,在偶然的機會下加入香港的福音組合「轉捩點」。從此他與福音歌結下不解之緣,除了推出多張大碟外,近年亦有在世界各地舉辦音樂佈道會。

他透露,近期有導演將他的人生故事寫成音樂劇劇本。他雖然不會親自上陣參與演出,但將會錄製音樂劇主題曲。音樂劇預計今年年尾,將於溫哥華正式公演。

Lambert 在商界縱橫三十年的起跌,正好見證香港發展與變遷。九十年代他加入電訊行業,推出了大受歡迎的「One2free」品牌。

2003 年沙士襲港,當時 Lambert 每日為工作拼搏,忘記家庭,也離開信仰,是人生最迷失的時間;同年香港開放自由行,任職旅發局的 Lambert,見證香港旅遊業 V 形反彈;2007 年他加入星展銀行,之後遇着金融海嘯,翌年他不幸被裁;2010 年他轉戰零售行業,加入謝瑞麟,遇着大陸客買珠寶金器的蓬勃浪潮。

「我經歷的 30 年,正正是香港發展的 30 年。」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