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需要做體檢 而非看醫生

2015/6/6 — 5:55

隨著Fitbit (圖)和Apple Watch等產品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加精確的健康監控手段,人們對於醫療保健資訊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大。 ( 資料圖片 )

隨著Fitbit (圖)和Apple Watch等產品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加精確的健康監控手段,人們對於醫療保健資訊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大。 ( 資料圖片 )

兩年前,作為一名在紐約工作的持照臨床醫學社工,迪戈尼(Erena Di Gonis)拜訪了一位專家,後者拒絕為她預約有關甲狀腺狀況的實驗室檢測。於是,迪戈尼自己上網預約了這項血檢服務。「這仿佛讓你感覺到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健康。」她這樣評價與實驗室檢測服務公司Direct Laboratory Services打過的這次交道。

越來越多像迪戈尼那樣繞過醫生直接預約血檢服務的患者,受到了Laboratory Corp. of America Holdings(簡稱為Lab Corp)公司的重視。這家公司是美國最大的醫療診斷公司,也是檢測從醫師辦公室所採集樣本的主要企業。該公司將於明年向消費者開放網上預約檢測、前往服務中心抽血,並且在網上查閱自己的檢驗結果的服務。

可以在家中進行的迅速診斷是醫療保健市場中不斷壯大的增長點,DirectLabs和WellnessFX這樣的公司吸引了那些希望私密地獲得敏感診斷結果,或是想在傳統診斷室之外檢查自己健康狀況的患者。「我們要重新奪回自己的地盤。」LabCorp公司的行政總裁金(David King)說道,他的公司為一些直接面向消費者的檢測承擔實驗室工作。「這些是我們已經在做的事情,我們的能力得到了發揮,但卻沒有在品牌建設方面得到好處。」

廣告

LabCorp直接面向消費者的業務將從網上起步,儘管這家公司也在探索與一家未公開名字的連鎖藥店展開合作。它沒有說明將會提供何種檢測,也沒有透露收費情況。根據派傑公司(Piper Jaffray)的資料,在美國,有20多個州允許居民可以不出示處方預約血檢服務。

隨著Fitbit和AppleWatch等產品為消費者提供了更加精確的健康監控手段,人們對於醫療保健資訊的需求變得越來越大。整個行業的規劃目前依然寥寥,但全球行業分析公司(Global Industry Analysts)在2012年預測,到2018年,僅基因檢測一項,直接面向消費者的實驗室服務年銷售額就將達到2.337億美元。

廣告

一些醫生表示,很多患者可能沒有足夠的知識來充分理解檢測結果。DirectLabs在自己的網站上稱,結果中包括了受檢生物標記物的正常值參考範圍,也會標明異常狀況。它會建議患者聯繫自己的醫療服務提供單位,進行評估和診斷。

如果支付額外費用,WellnessFX還可以為患者安排20、30、40或50分鐘不等的諮詢時間,讓患者同營養學家、註冊營養師或內科醫生通過電話探討他們的生物標記物檢測情況。根據該公司網站的說法,患者們可以撥打有安全保證的諮詢專線,隨後還可以發送後續的問題。

「我們進入了一個病人可以更多參與自身醫療保健的時代。」拉姆(Steven Lamm)這樣說道,他是紐約大學蘭貢醫療中心(Langone Medical Center)普勒斯頓·羅伯特·蒂施男性健康中心(Preston Robert Tisch Center for Men' sHealth)的醫學主任。「讓人擔憂的是,當你希望掌握自己的健康時,你沒有被正確地告知你檢測的到底是什麼。」

Direct Labs提供的日常檢驗有價值29美元的代謝生化檢驗——包括葡萄糖、腎功能、體液、電解質、鈣質、肝功能,還有要價49美元的前列腺特異性抗原檢測,該公司表示這種檢測可以用來篩查癌細胞。其他檢驗的價格則沒有這麼便宜。WellnessFX最全面的一套檢查項目收費988美元,包括Omega-3脂肪酸和纖維蛋白原(一種肝蛋白質)等指標的檢測。消費者們可以前往當地的醫療中心進行血檢,並且還可以附加一個40分鐘長的諮詢時段,同醫師探討檢驗結果。

LabCorp和Quest Diagnostics等大型實驗室運營商正在尋找新的收入增長點,因為它們從保險公司及美國醫療保健和醫療補助服務中心(Medicare)獲得的補償金越來越少。近來醫療企業對醫生醫療服務的採購,也奪走了一部分傳統上由這些主要運營商提供的實驗室工作。

Quest曾在2002年嘗試開啟一項大規模的面向消費者的業務,通過CVS公司在佛羅里達州和俄亥俄州的商店提供血檢服務,但在2006年以失敗告終。如今它在網上直接為一些州的消費者提供少量的檢測服務。但現在對於LabCorp來說時機更好,派傑分析師夸克(William Quirk)說,「毫無疑問,比起5年、10年、15年前,消費者們的知識水準更高——這多虧了互聯網、智慧手機和手機應用程式。」但誇克還是不確定,有多少消費者在搜尋自己的醫療資訊時是有把握的。「這跟『你想要什麼顏色的iPhone手機?』是不一樣的,」他說,「你拿處方去實驗室做檢測是有道理的,因為醫生要獲取資訊做出診斷。」

 

文:Cynthia Koons;譯 江源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