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俄羅斯天然氣 正失去影響力

2016/1/31 — 6:43

( 天然氣設施 — 資料圖片 )

( 天然氣設施 — 資料圖片 )

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是一家總部位於莫斯科的國有控股天然氣巨頭,該公司長期以來一直發揮著雙重作用。一方面,它是克林姆林宮的外交政策工具;另一方面,它也是普京政府的主要稅收來源。

然而,如今情況已經改變。Gazprom曾長期習慣於憑藉其規模來發號施令。這家俄羅斯公司為歐盟供應約30%的天然氣,但如今它發現,由於利潤下降了70%,在佔公司1000億美元收入三分之一的歐盟市場,它已經需要為保護市場份額而戰。當客戶擁有更多選擇時,Gazprom已不再是一個強有力的外交工具了。

國際能源署(IEA)稱,到2025年,歐盟的天然氣進口將從佔其消耗量的63%增加至77%。但這些額外的進口量未必來自Gazprom。美國企業將從明年起為歐洲電廠供應液化葉岩氣。國際能源署執行董事比羅爾(Fatih Birol)表示:「美國頁岩氣將為歐洲消費者提供一個提高話語權的重要機會。」靈活液化天然氣航運商Engie Global LNG的行政總裁奧利維爾(Philip Olivier)稱,到2020年,美國的出口可能佔到歐洲進口靈活液化天然氣用量的一半。「靈活」是指天然氣可被運輸到任何地方。

廣告

競爭對手不只是美國。道達爾(Total)行政總裁潘彥磊(Patrick Pouyanné)在10月份表示:「競爭將來自美國、俄羅斯、阿爾及利亞和中東的天然氣。」去年,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動導致歐洲各國政府對俄羅斯實施了制裁(制裁沒有涉及俄羅斯天然氣),當時,Gazprom對歐洲客戶的態度十分強硬,然而,為了應對競爭,公司已經改變了這種氣勢洶洶的態度和威脅語氣。相反,該公司將更多精力放在了客戶需求之上,它宣佈計劃建設一條將天然氣直接輸送至歐盟的管道,並力求讓一起可能耗資數十億美元的歐盟反壟斷案達成和解。

除了這種新態度外,俄羅斯還試圖緩和因烏克蘭問題造成的與西方的緊張局勢,並推動在打擊敘利亞恐怖份子方面的合作。這些努力收效甚微,但俄羅斯仍在堅持。第一副能源部長泰克斯勒(Alexey Teksler)說:「Gazprom和俄羅斯方面的立場正在因不斷變化的形勢而靈活改變,不僅要維護我們的利益,也要考慮歐洲方面的需求。」

廣告

在努力安撫歐洲客戶的同時,Gazprom也在尋找新的客戶。布魯塞爾智囊機構Bruegel的能源研究員泰格利亞派特拉(Simone Tagliapietra)說:「在烏克蘭危機之後,天然氣多樣化成為歐盟和俄羅斯共同的口頭禪。」但是,「俄羅斯對歐盟天然氣市場的需要至少與歐盟市場對俄羅斯天然氣的需要程度相當。」

Gazprom的回旋餘地較為有限。它供應歐洲的所有天然氣都由管道運輸,這意味著俄羅斯無法將天然氣轉移到其他市場。運輸至中國的管道預計最早也要到2019年後才能完工。11月,土耳其人在近敘利亞邊境處擊落了一架俄羅斯戰機,之後,俄羅斯擱置了從土耳其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計劃。

公司發言人庫普里亞諾夫(Sergei Kupriyanov)表示,Gazprom的「出口政策一直是平衡且可調整的。」他表示,鑒於歐洲天然氣產量的下降,歐洲客戶對俄羅斯天然氣的興趣有增無減。

去年,因烏克蘭危機導致俄羅斯與西方關係達到冷戰後最緊張狀態,當時,克里姆林宮對客戶的態度表現出傳統的強硬做派。Gazprom行政總裁米勒(Alexey Miller)在與中國簽署首個天然氣供應協議後表示:「歐洲已經迷失了。」他表示,在「不久的將來」將會達成另一項協議,該協議能讓俄羅斯把一部份西西伯利亞深處的天然氣從歐洲轉送至亞洲。

2014年9月,Gazprom開始限制對波蘭和斯洛伐克等部份歐盟成員國的天然氣供應。在俄羅斯因為與烏克蘭的價格爭議而切斷供應時,這些歐盟國家曾向烏克蘭供應天然氣。俄羅斯警告說,與烏克蘭的衝突可能導致向歐洲的供應中斷,就像2006年和2009年曾經發生的那樣。在那兩次事件中,Gazprom都曾切斷向烏克蘭的供應。由於供應歐洲的大部份俄羅斯天然氣都取道烏克蘭,Gazprom的行動也導致了歐盟天然氣供應短缺。

2015年1月,米勒告訴歐盟能源事務新負責人賽弗考維克(Maros Sefcovic),在當前的管道合同於2019年到期後,Gazprom將不再經過烏克蘭向歐洲輸送天然氣。這種做法將迫使客戶建立新的管道。目瞪口呆的賽弗考維克在莫斯科對記者表示:「我們不是這樣做事的。」

但今年春天以來,Gazprom面臨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天然氣價格暴跌的影響開始顯現。Gazprom預計2016年在歐洲的營收將下降16%,創下11年最低記錄;其龐大的西伯利亞油田正遠低於產能運行。該公司表示,由於需求疲軟,今年的產量將下降至創紀錄低位——需求下降主要受烏克蘭影響,後者的購買量已經很少。

今年4月,歐盟開始受理一項反壟斷申訴,Gazprom被指以高出平均水平21%的價格向波蘭和波羅的海國家出售天然氣。莫斯科的VTB Capital估計,如果指控被證實,該天然氣巨頭可能要支付高達38億美元的罰款。Gazprom否認了所有的指控。

關於向中國出口更多天然氣的談判已陷入僵局。在9月份訪問中國卻再次未能達成擴大出貨量的協議後,Gazprom與石油巨頭殼牌和公用事業公司E.ON等五家歐盟企業匆忙簽署協議,擬在波羅的海下方建設一條通往德國的管道。俄羅斯官員說,他們準備向幫助為管道建設融資的客戶提供較低的天然氣價格,並給出一定的優惠,以確保該協議獲得歐盟的批准。隨後,該公司正式就歐盟反壟斷指控提出和解方案。

米勒已不再公開威脅2019年後停止通過烏克蘭輸送,Gazprom也在對歐洲客戶更靈活定價的要求作出讓步。Gazprom正在慢慢學習如何像一個重視客戶關係的普通公司那樣營運。

 

——Elena Mazneva、Anna Shiryaevskaya、Kelly Gilblom、IlyaArkhipov、Tino Andresen、 Alex Morales;

原刊於彭博商業週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