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平貿易的幕後真相

2015/6/17 — 13:06

墨西哥小農户的子女要幫父母篩選咖啡豆

墨西哥小農户的子女要幫父母篩選咖啡豆

【文:麥華達;圖:香港電台】

喜愛品嚐咖啡、又關心社會公義的你,總會選購有公平貿易標籤的咖啡豆,或光顧支持公平貿易的咖啡店,就是為求一石二鳥! 美味咖啡喝過了,行善積福的良好感覺退減後,作為消費者的你可曾想過,在地球某個貧窮國家的小農户及工人,是否曾經受惠於你的抉擇?

咖啡豆、茶葉、香蕉這幾種農產品,在全球的公平貿易中佔有相當高的比重,而咖啡豆更是帶領公平貿易在歐洲市場成長的旗艦產品,所以這些農產品的生產及供應,最能夠反映公平貿易營運的實際情況,法國傳媒亦就此事於2013年作深入的調查。

廣告

現時公平貿易的市場領頭羊,是源自荷蘭的Fairtrade Max Havelaar商標,是由荷蘭神父弗蘭斯霍夫與及經濟學者尼可諾森於1980年創立。這兩名公平貿易的先驅雄心壯志,為獲得商標認證的產品尋找零售網絡,又游說荷蘭各大超級市場售賣公平貿易產品,大幅拓展產品的市場。時至今日,歐洲百分之七十五的公平貿易產品,均印有Max Havelaar商標,而該商標在北半球二十五個國家均設有代理機構,又大力擴充旗下的產品,包括朱古力、茶葉、咖啡豆、香蕉、玫瑰花等。印有這個商標的產品,在2011年總共賺取了五十億歐元的收益。

超市售賣各式各樣的公平貿易產品

超市售賣各式各樣的公平貿易產品

廣告

公平貿易 忘卻初衷?

公平貿易的產品訂價較一般產品高,但其目的是希望供應鏈的每個細節都是公平,讓所有持份者,特別是自由市場中最底層的小農戶和工人,得到合理的回報,但在擴大規模的同時,Max Havelaar又會否忘掉初衷?商標雖然要求獲得認證的產品列明來源地、對環境的保護、合作社的工作環境和民主成份,但卻沒限制大型零售商的銷售手法。從事咖啡貿易多年的菲臘朱格拉指出,兩包同一品牌、同款包裝、同樣重量、價錢相若、但不同品種的咖啡豆,印有公平貿易商標的那包,反而讓超市等大型連鎖零售商賺取更高利潤。消費者通常只會憑商標或品牌選購產品,甚少會探究供應鏈的各個環節,有否涉及不公平或不公義的事情。在消費者對產品的生產及供應實況全不知情下,公平貿易也許難以誠如初願借助消費者的主導權,改善貧窮國家小農户及勞工的生活。

公平貿易香蕉是Max Havelaar最成功的產品

公平貿易香蕉是Max Havelaar最成功的產品

公平貿易下的隱形工人

公平貿易香蕉是Max Havelaar最成功的產品,在2011年,全球賣出了三十二萬公噸。而多米尼加共和國出產的香蕉,佔當中的百分之三十三。於2000年獲得Max Havelaar商標的認證的合作社Banelino,最能夠代表Max Havelaar在多米尼加的成就,它由四百名小農户組成,協助小農户每月賺取約一千二百歐元,這相等於當地農場工人月薪的十倍。但為這些小農戶工作的海地工人,每天只賺到不多於五歐元,工資不足以應付生活所需,而工人與資方簽訂的勞工合約上也没有列明工人權益。組織總監瑪麗可佩納也直言不諱公平貿易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有組職的小農戶受惠,透過公平貿易是難以為不屬於商業供應鏈的工人爭取更好的生活條件。

更讓人驚訝的是為了供應大量公平貿易香蕉給大型零售商,Max Havelaar背棄了維護小農户的原則,准許大地主使用其商標。當中有地主透過其名下公司擁有二百一十五公頃的香蕉園,又在2012年出口了二百七十萬箱的香蕉,賺取超過二千六百萬歐元。雖然作為條件交換,Max Havelaar要求大地主需給予工人最好的待遇,但事實是工人就只有每天六歐元的工資,並與家人棲身於臨時搭建的木屋。究竟有甚麼道德理據,讓Max Havelaar面對大地主、小農户、及工人時,立場會出現如此大的落差?

聯合利華僱用大量肯雅女工採摘茶葉

聯合利華僱用大量肯雅女工採摘茶葉

公平貿易的光環  市場營銷策略

熱帶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這個美國認證機構看準商機,與跨國企業合作,為他們度身訂造、發展了一個「符合道德標準」的農業計劃,其中一個合作夥伴,就是聯合利華(Unilever)的旗艦品牌立頓(Lipton)。聯合利華在肯雅擁有一萬四千公頃的茶葉種植園(面積媲美巴黎市),雇用一萬二千五百名長期員工,與及四千名季節性散工。所有工人一年四季都在種植園內的村落居住及工作,雖然園內提供一切生活基本需要,但工人在保安森嚴的種植園與世隔絕,而採茶女工每天只賺到約三歐元工資,更要長期忍受性騷擾與及各種不合理的待遇。頗有名氣的荷蘭非政府組織SOMO亦曾於2011年發表報告,猛烈批種植園的工作環境。不禁令人困惑的是,熱帶雨林聯盟的認證雖列明資方不可憑籍任何原因以心理或肢體方式苛待員工,但這些行為均不會令認證被取消,反而破壞生態會導致認證即時被取消。聯盟雖然提倡公平貿易,但面對園內發生的事,卻選擇以視而不見的態度應付。商業市場漸漸懂得借公平貿易的形象謀取利潤,但對公平貿易以人為本的目標則視而不見。

種植咖啡豆的墨西哥貧窮小農户祈求得到合理的回報

種植咖啡豆的墨西哥貧窮小農户祈求得到合理的回報

消費者的角色

我們作為關心社會公義的消費者,又何以自處呢?法藉的皮埃爾神父 ,是公平貿易運動的另一位先行者,為後人樹立了好榜樣。巴基斯坦於1971年爆發內戰,水災與飢荒接踵而來,導致上千萬的難民逃亡到印度。內戰結束後,難民回到孟加拉這個新成立的國家。為了讓他們能夠活得有尊嚴,皮埃爾神父毅然創立「世界工匠」,收購難民製造的手工藝品、然後運去歐洲售賣,往後更發展成跨國組織及品牌店。我們是時候反思,是否應該效法這名神職人員,要有肩負使命的道德勇氣,願意承擔維護貧窮、弱勢群體的責任,又要敢於質疑、挑戰既定的商業觀念及行為,拒絕盲目地追求利潤、規模及效益。這樣我們才能夠靈活地運用市場機制,貫徹實現公平貿易的理想。

一連六集的港台電視31外購紀錄節目《金錢國度》將以不同角度探討世界不同國家和社會階層與金錢的關係。本集【公平貿易的幕後真相】將於6月17日(星期三)晚上8時 30分於港台電視31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文章原刊於信報 

未經篩選的墨西哥咖啡豆

未經篩選的墨西哥咖啡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