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創業者的血淚汗

2018/8/31 — 15:31

資料圖片:elonmusk

資料圖片:elonmusk

Tesla 主席 Elon Musk 月初開車往機場途中,忽然特朗普上身,在 Twitter 上打了 9 個字,如下:

“Am considering taking Tesla private at $420. Fund secured.” (正考慮以 $420 私有化 Tesla。錢已備。)

廣告

可惜他並非翻雲覆雨的美國總統,區區 9 個字的痛快讓 Elon Musk 付出極大代價:Tesla 股價在一小時多之內暴升 7%、交易暫停,復市後全日漲 11%;翌日驚動證監要求解釋,後來還收到傳票;而事前對 Elon Musk 此舉毫不知情的董事局為此大發雷霆,放風指有意招聘一位二號人物分擔其工作云云。這一切令本已身心透支的 Elon Musk 百上加斤。

為力挽狂瀾,Elon Musk 其後接受《紐約時報》專訪展現柔性一面,自揭風光背後付出的淚與汗:他每星期工作 120 小時,而且自 2001 年起,沒放超過一週的假;他大部份時間留在 Tesla 生產基地或總部,不分晝夜,生日那天也不例外,24 小時都在工作中渡過,沒有人和他慶祝;弟弟結婚,他在婚禮前 2 小時才坐飛機抵達,事後又立馬飛回去工作。最糟的是如果不吃點安眠藥 Ambien,他無法入睡。

廣告

超長工作時間、巨大壓力、睡眠不足,這幾乎是所有創業者的家常便飯,尤其「無覺好瞓」,一位美國知名的創業者曾形容自己「睡得像嬰兒,每兩小時醒來一次並哭泣」,我曾把這句製成「金句圖」分享在臉書,許多創業朋友紛紛按讚,深表共鳴。箇中辛酸,過來人才明白。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不只 Tesla 這種世界級企業的 CEO,才有這麼大的精神壓力,即使只有幾十人甚至幾人的初創,CEO 一樣面對不足為外人道的無窮壓力。再小的公司,對外有用家、客戶要交代,對內有員工的生計要肩負、股東的要求要應付,還有劇烈的的競爭如影隨形,CEO 猶如驚弓之鳥,難以鬆懈。我有幾個朋友,認識了好長日子後,才知他們曾按樓、借錢或碌信用卡出糧給同事,自己孭上重債,每月捉襟見肘,壓力之大,不足為外人道。

在講究「小確幸」和「佛系」的年代,初創 CEO 的拼搏或使許多同輩大惑不解,他們沒有其他選擇嗎?為什麼偏要走這條路,犧牲健康和生活?據我觀察,他們真的「冇得揀」,即使人生可以重來,這些 CEO 們也會選同一條路。因為驅動這些人創業的,並非簡單的金錢或地位,而是對成就的巨大渴望、對夢想的熾熱追求,種種內在的動力使他們無法忍受過平淡如水的日子,非得轟轟烈烈大拼一場不可。他們是天生的鬥士,大概除了死亡或疾病,世上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他們不斷拼搏。

這樣寫可能有點誇張,但環顧中外,健康是唯一可以擊敗拼搏型 CEO 的敵人。他們即使一敗塗地、千金散盡,總有意志和勇氣捲土重來,Elon Musk 的前半生就已經歷幾次高低起伏,Steve Jobs 也如是。唯有曾與死亡擦身而過,才有可能使這些鐵人大徹大悟,產生成就以外的追求。我不是詛咒 Elon Musk,相反我希望他經此一役,會調整步伐、留力慢跑,有朝一日帶我們上火星。

 

相關舊文:
Elon Musk:小男孩的夢想成真
CEO 的快樂指數

上文精簡版同日刊登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