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勉勉強強的 2016 年

2015/11/26 — 6:25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PETER COY】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表示:「回歸強勁、同步的全球擴張仍然難以實現。」

等到2016年4月的某個時候,巴拿馬運河的第三套船閘將竣工投入使用,屆時,通過巴拿馬運河水道的最大船舶尺寸將可以達到目前的2.6倍。從紐約到德克薩斯州加爾維斯敦,美國的港口都已經著手為即將到來的大量船舶做準備。休斯頓港口管理局剛剛新裝了四台吊車,每台都有30層樓那麼高。「更多貿易意味著更多就業,」休斯頓港口管理局董事長隆戈里亞(Janiece Longoria)今年初表示。

廣告

巴拿馬運河新船閘的啟用只是諸多可能發生的事件之一,這些事件彙集在一起,預示著2016年對於全球經濟而言將是不平靜的一年。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可能在12國獲得批准,其經濟總量佔到全球經濟的40%。美國和台灣將迎來總統大選;巴西將舉辦夏季奧運會;中國將實施新的五年規劃。而最重大的事件可能是英國就是否留在歐盟而進行的公投(可能在10月份進行)。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與接受彭博調查的經濟學家預計,明年的世界經濟應該會比2015年強勁一些,基本符合長期增長平均水平。但正如IMF在10月份發佈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所說,「回歸強勁、同步的全球擴張仍然難以實現。」IMF的經濟學家們預計全球經濟2016年增長3.6%,高於今年的3.1%,與1980至2014年的平均水平3.5%基本一致。這些數據是基於IMF青睞的經濟產出計算方法,使用的是各國貨幣的實際購買力。而按照基於市場匯率的標準計算方法,IMF的預期和歷史數據都要低大約0.6個百分點。

廣告

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前局長、《債務與魔鬼之間》(Between Debt and the Devil)一書的作者特納(Adair Turner)表示,未來一年將「勉勉強強」。比大家更加悲觀的是,隨著歐洲和日本試圖通過貨幣貶值來提振出口和就業,相當於從貿易夥伴那裡竊取經濟增長,他擔心會爆發不宣而戰的貨幣戰爭。

概括而言,主流預期是:中國經濟將繼續減速;美國將繼續好於其他發達國家;隨著全球需求疲軟,資金成本(利率)、石油價格和其他大宗商品價格可能繼續保持低位;葉倫(Janet Yellen)、德拉吉(Mario Draghi)、黑田東彥(Haruhiko Kuroda)等央行行長將成為焦點,聯儲局(Fed)嘗試提高利率,而歐洲央行(ECB)和日本央行(BOJ)則會想辦法刺激經濟增長。

2016年最大的變量是中國,其GDP按年增速在2015年第三季跌破7%,是2008至2009年金融危機以來首次。發展中國家已經變得極度依賴中國,他們的自然資源仰仗中國的購買力,其中包括巴西、智利、印尼、馬來西亞、菲律賓、南非、泰國和越南。但與此同時,全球對中國商品的需求卻沒有同步增長,而且中國也沒有了以前那種建設更多基礎設施的緊迫需求。跟前任領導人一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面臨艱巨挑戰,要將內需打造成中國經濟新的增長源泉。「中國發現自己處於一個極其微妙的起點,」需求研究所(Demand Institute)所長基利(Louise Keely)在8月份的一篇網誌(blog)中寫道。需求研究所是尼爾森(Nielsen)與世界大型企業研究會聯合成立的研究機構。

IMF預計2016年中國經濟增速從今年的6.8%下降至6.3%。雖然看起來低於中國領導人10月份再次表達希望的「中高速」增長,但還是可以接受的。花旗集團首席全球經濟學家比特(Willem Buiter)更為悲觀。「我們認為中國面臨很高、且快速上升的周期性硬著陸風險,」他在9月份的報告中寫道,並提到了過剩產能和巨額債務負擔。比特警告,隨著俄羅斯和巴西已經陷入衰退,中國經濟的急劇減速可能拖累其他新興市場。他在報告中寫道,多數富裕國家較少依賴對中國出口,所以他們「自身不會出現衰退,但也只有更加低速的增長。」

廉價石油是讓多數經濟學家比比特更加樂觀的關鍵原因。雖然低油價打擊了俄羅斯和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等石油出口國,但對於發展中世界的石油進口國是好事——這些國家多數在拉美、非洲和亞洲,其中包括中國。廉價石油也會幫助美國等發達國家,但燃油成本在這些國家的總支出中所佔比例較低。

對宏觀經濟學家而言不幸的是,油價走勢比中國經濟更難預測,影響因素包括OPEC政治到中東局勢等。有一個理論認為,油價明年會跌破每桶40美元,因為石油市場供過於求,且世界上儲油設施都滿了。如今,裝滿石油漂在海上等待買主的油輪數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看漲石油的人認為,低油價對勘探和開採活動造成的打擊足以造成供應短缺、並最終推動油價回升。Eclectic Strategy駐倫敦的策略師摩斯塔克(Emad Mostaque)表示,油價到2017年可能達到100美元甚至130美元。在這兩極端之間,交易員們正在押注油價小幅回升,基準的布倫特油價到2016年底將達到每桶56美元,而目前大約每桶49美元。

環太平洋地區的惡劣天氣可能會讓低油價的一些好處蕩然無存。美國國家大氣研究中心高級科學家特倫伯思(Kevin Trenberth)表示,正在形成的厄爾尼諾現象,其強度可以位列1950年以來前三,將導致「重大破壞、大面積旱災和水災。」他估計1997至1998年的厄爾尼諾現象導致了至少3萬人死亡和100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對於美國,2015年被視為經濟終於康復、足以擺脫零利率支撐的一年。不過,聯儲局已經將首次加息日期推遲到最早今年年底(12月16日)。而2016年3月加息的可能性看起來更大,甚至有一絲可能會推遲到2016年底。

從痛苦指數判斷,美國經濟已經處於上世紀50年代以來最好水平。這個指數結合了最新通貨膨脹率和失業率,10月份報5.1%。但如果痛苦指數這麼低,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很痛苦呢?一個重大原因是工資沒有像以往失業率這麼低的情況上漲那麼多。根據Sentier Research的測算,經通脹調整,美國家庭收入中位數在9月份比2000年1月份低了1.7%。2016年工資增長預計會更快一些:第三季接受普華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調查的私營企業預計,他們明年會加薪3.1%,這種不低於3%的情況是2008年以來首次。

美國經濟低增長有利的一面是通脹不會過熱,所以聯儲局也無需急於加息、進而可能扼殺經濟擴張。「我們剛剛擺脫衰退,」嘉信理財(Charles Schwab)首席投資策略師松德斯(Liz Ann Sonders)表示。「我們依然在復甦階段,還沒有進入擴張進程。」

自2007至2009年的經濟衰退以來,美國家庭已經償還了負債,他們有需求需要得到釋放,尤其是住房需求。「千禧一代正在成家立業,」CUNA Mutual Group首席經濟學家里克(Steve Rick)表示。該公司的業務是向信用合作社會員銷售保險和投資產品。

消費開支的強勁可以鼓舞企業投資,對廠房、設備和軟件進行升級換代。而這種升級換代早就該進行。「在這輪經濟擴張中,消費和投資都一直太疲軟了,」德意志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斯洛克(Torsten Slok)在10月份發給客戶的報告中稱。「因此,我依然預計下一輪衰退的發生還得好幾年之後。」

歐洲和日本更加疲軟。同美國經濟2009年以來緩慢、但穩定的增長不同,歐洲和日本都遭遇周期性回調。歐洲央行(ECB)可能在2016年開始之前進一步下調已經是負數的短期利率,而日本央行正準備增加債券購買以壓低長期利率。

希臘債務危機現在已不是重點,但如果總理齊普拉斯在債權人要求的削減開支、增加稅收、改革勞動力市場和私有化等問題上沒有贏得國人支持,到2016年晚些時候希臘可能再度成為頭條新聞。在遠遠地目睹了希臘的悲劇之後,英國人民很慶幸自己保留了英鎊。明年10月,他們將就一個更加激進的行動進行公投:徹底退出歐盟。大型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的全球首席投資策略師凱斯特里克(Russ Koesterich)表示,如果英國民眾投票決定退歐,將嚴重挫傷歐洲的商業信心。

難民危機對歐盟是個新的考驗。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這可能會刺激短期增長,至少對德國如此。「我們認為這對GDP是一個提振,」德國經濟研究院(DIW)全球經濟預測主管里特(Malte Rieth)表示。該機構測算認為,政府會向難民提供援助,難民會花掉補助,多數用於德國國內的商品和服務,令GDP增速提高0.1至0.2個百分點。

發展中國家正在看著美聯儲,擔心一旦聯儲局加息,投資者將撤走資金、投資於美國。這種擔心可能用錯了地方。投資者至少已有兩年時間可以轉移資金。「等到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最終開始加息,肯定沒人會吃驚,這個加息可能會在3月份,」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經濟學家在10月份的報告中稱。

對於巴西和俄羅斯,2015年可謂諸事不順,巴西遭遇政治危機和油價下跌,俄羅斯則受到國際制裁和油價下跌。IMF預計兩國經濟2016年繼續萎縮,但萎縮速度不會這麼快。明年,其他主要經濟體都不會出現衰退。IMF預計印度增速再次超越中國,達到7.5%;墨西哥將增長2.8%,尼日利亞增長4.3%,南非也會盡力取得1.3%的增幅。

滙豐高級經濟顧問斯蒂芬金(Stephen King)表示,勉勉強強的增長可能就算不錯了。他認為,1950至2000年強勁的全球增長是不正常的,而全球經濟正在重返之前150年那種更慢增長態勢。換句話說,這不是這裡、那裡搞一搞刺激政策所能解決的問題。「問題在更深層面,」斯蒂芬金表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