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升定唔升,睇埋數據先至傾

2018/9/20 — 15:03

近來有不少關於港元最優惠利率的評論(P),但不一定有數據支持其論點。為提倡貼地風管要看事實、再推論,我找了些公開資訊,並提出三個推論的切入點,供讀者參考。先此聲明,這貼文只是分析數據、繼而推論,並非預測。

一、P與美元政策利率的關係

評估銀行何時加P,可先參考歷史數據。2003-2006年是美元加息週期,在前段大部分時間,P都維持在5%水平,直至2005年3月22日美元政策利率加到2.75%,P才開始上升(表一)。另一個參考時段由2007年9月開始,是美國次按危機引發的減息週期,速度非常快,P明顯滯後,要到2008年4月,P才下調到5.25%,其時美元政策利率已降到2%。

廣告

現時處於加息週期,速度循序漸進,以本質論,2005年加息週期似乎較具參考價值。

表一

表一

廣告

二、P對銀行盈利的影響

如銀行加P,以P作為基準的銀行資產 (P-based資產,例如P-based按揭貸款)所獲得的利息收入就會增加。由於P是貸款利率基準,所以在負債方不適用。但一向以來,P和儲蓄存款利率之間的差距相當穩定,很多時間都維持在5%左右。一般分析可以假設儲蓄存款利率的變化跟P同步,銀行計算對盈利影響時可把儲蓄存款視為「P-based負債」。如銀行加P,儲蓄存款利率會跟加,相關的利息支出便會增加。

理論上,如果P-based資產較P-based負債大,加P有助銀行盈利,相反則對盈利有損。但要強調一點:P和儲蓄存款的關係並非合約或承諾,銀行有權只加P而不加儲蓄存款利率。例如2005年下半年,P的加幅比儲蓄存款利率大,兩者差距擴大到5.5%,直至2008年兩者差距才回復到5%(表二)。

表二

表二

用公開數據「斷估」,按揭貸款是主要的P-based資產 (註:同業拆息已升,絕大部分的按揭貸款實際上已等同用最優惠利率定價),所以這裡嘗試用「按揭貸款與儲蓄存款佔比」作為一個「替代指標」(proxy indicator),推斷銀行的P-based資產大過P-based負債(淨P-based資產)的機會。理論上佔比越低,這機會就越小。另外一個較常用的指標是往來及儲蓄存款佔總存款的份額,份額越高,代表儲蓄存款作為P-based負債的數額相對多,淨P-based資產的機會就越小。

表二列出這兩個指標在2005年及2008年的變化,用作2018年7月(最新數據)的參考值。用這方法「推敲」,銀行業整體出現「淨P-based資產」的機會似乎不高。若銀行同時加P和儲蓄存款利率,可能對盈利有損;但在未有息差壓力的情況下,只加P不加儲蓄存款利率又似乎不合理。

由於公佈數字只去到7月份,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留意往後數月這些數字的變化。但要強調一點,銀行的實際情況間間不同,加P有利與否就只有它們才知道。

三、其他考慮

銀行決定P不一定只看盈利。有些銀行的年報顯示其淨利差近來有所改善,理論上它們可以維持P不變,但調高儲蓄存款利率,讓存戶也受惠。但無論如何,有一個加P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就是同業拆息上升導致觸及按揭貸款的P封頂位。P封頂位是按揭貸款合約中銀行給予客戶的權利,如果銀行可以用這原因加P,就等於這權利任由銀行操控。有見及此,希望銀行加P時可以解釋一下背後的理由。

(資料來源:fedprimerate.com ; HKMA網頁)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