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哈佛中國通分析: 強國不強

2016/10/10 — 2:26

《強國不強?中國國力與經濟成長的極限》中文版封面

《強國不強?中國國力與經濟成長的極限》中文版封面

美國三位重量級中國專家Regina Abrami、William Kirby及Warren McFarlan,先後都曾經是哈佛商學院教授,專攻中國企業及政經發展研究,在政商界有廣泛人脈,於2014年合著Can China Lead? Reaching the Limits of Power and Growth,通過大量個案分析認為中國發展已經到了瓶頸極限,此書最近出了中文版《強國不強?中國國力與經濟成長的極限》,閱讀此書會從新角度理解港中兩地矛盾。

強國崛起的宣傳近年充斥香港媒體,大家鸚鵡學舌地「擦大陸鞋」,一切只求政治正確,但西方研究已正在為「中國模式」埋單,香港認知上的滯後、精英階層的無知及政治正確,正令香港人對內地已經來臨的經濟危機毫無準備。這三位來自哈佛商學院的中國通,對中國模式作出定論:中國政治體制擋住了轉型之路,這種黨控制一切的狀況,促使中國奇蹟走到了終點!因為這令經濟發展動力消失,難以永續。

站起來的迷思

廣告

我認為William Kirby寫的第一章是香港人必讀,他從歷史角度破除中共偉大民族復興論的迷思,指出中國既是一個新興國家,同時亦是碩果僅存的帝國,因為共和中國繼承並仍繼續佔有大清的版圖,同代的鄂圖曼、羅曼諾夫、哈布斯堡的多元民族帝國已經消失,歷史上的中國王朝,大一統及分裂是交替出現,統一並非常態。從薄熙來案中,作者看到勉強維持的統一帝國,地方區域權力相當大,省委書記尤如民國初年的軍閥,集權不一定可以順利行使權力。

其實數百年來中國人均熱衷於貿易及市場經濟活動,商業發達,國際化程度亦高。真正摧毀中國商業文明的是中共,在五〇至七〇年代把中國經濟往後拉。「促進中國經濟增長的基本元素都還在。但是,黨為了鞏固其權力和正當性,建構出一套迷思,宣稱1949年之前的中國處於黑暗世紀,實則是為了維持1949年後的中國才是解放和自由的印象,強化中國必須要先跌倒、才能再站起來的說法。」實情是抗戰後中國成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已經站了起來,反而毛澤東閉關鎖國,自我孤立,才是令中國陷入近乎災難的情勢。即使近幾十年在經濟發展上是站起來,但結果是區域發展不平衡、所得不均惡化、貪腐、專制、國企壟斷,其本質仍是作威作福的列寧式黨國體制!

廣告

強國的標準

黨國體制已形成層層利益關係網,完全談不上自主的文人政府,改革開放三十年,形成的紅色資本主義,就是以維持黨的自主及利益為目標,民間私營企業無法與黨企業公平競爭。為了GDP經濟、就業穩定等政治指標,低效的黨企業繼續存在,國有資產不斷增加,國進民退,民企出現而釋放的生產力已無以為繼,工程師治國下狂谷基建的策略效益也正急速下降。危機在前,黨愈要加大控制,自然不會將權力過渡予司法機關及文官政府,在習近平上場後,這情況更加嚴重。

作者相信黨國體制可以工業化、可以軍事化,但自身無法「文明化」,即建立持久的文官治理制度,及持久的人性價值,讓文明超越政治控制、物質發展和軍事力量。「文明化」才是真正領導國家、地區及世界的條件。作者定下幾條簡單易明的強國標準,供大家檢測:

.國家最成功的公民不會想要帶着財富移民國外、把子女送到國外唸書
.國家需要法治,不是只有秩序或藉由法律統治
.國家不能不相信公民,竟然到了每個部落格都要監視的地步
.國家不能既要領導,卻又害怕承認自己國家的諾貝爾獎得主
.國家必須在國內外都有道德領導的能力

強國根本不強,港中矛盾,其實是文明衝突!

 

原刊於讀書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