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你會錯

2015/4/2 — 10:55

有些事情只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別無他法。 (資料圖片)

有些事情只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別無他法。 (資料圖片)

根據一項關於美國駕駛者調查,82%被訪者認為自己的駕駛技術,在所有駕駛者中,位於前30%。另一項調查顯示,81%創業者相信自己會成功,但只有39%相信其他創業者會成功。不只駕駛和創業,牽涉自己的能力,包括健康、待人接物、投資表現等,我們對自己的表現大都感滿意,認為自己做得比其他人好。樂觀是一種美德,但過分樂觀是很多災難的源頭。

跟樂觀的人在一起是開心的,凡事有可能,永遠向好的方面看,四周圍充滿正能量。相反,跟悲觀的人在一起是受罪,世界是關於風險,自己總是不夠運,四周圍是灰暗的。在樂觀和悲觀的光譜上,兩個極端都不宜站,我們在光譜上游走,不過,我們都傾向樂觀,而這種樂觀未必符合事實。以駕駛為例,駕駛者衡量自己技術的指標,可能是根據發生意外次數;我聽過駕駛者說,超速不代表危險,因為他未遇過嚴重車禍。在投資世界,萬惡之中,過分樂觀排名甚高。過分樂觀影響每一個投資者,分別只是程度不同,如果閣下不認為過分樂觀影響投資決定,閣下可能已經是過分樂觀。

廣告

過分樂觀的投資者永不覺得自己過分樂觀,最大鑊的是,當信心指數上升,牽涉的成本愈大。投資者逃不開過分樂觀的宿命,我想到三個原因:第一、經驗不足。又以駕駛者為例,怎衡量駕駛技術,是一個複雜課題,可以理解各持己見的情況,因為沒有統一標準。某駕駛者很少接告票,是否代表技術超卓?抑或是好運?訪問投資者評價自己的投資表現,他們可能不知從何答起,大部分投資者從沒細心研究自己的整體投資成績,最後憑着一兩件較有印象的事,概括一個其實不簡單的問題。

第二、選擇性記憶。過分樂觀投資者的一個特徵,是交易頻繁。這類人經常有主意,認為坐着不動是消極行為,努力捕捉市場每一個轉角位。這類人對自己投資眼光充滿信心,因為選擇性記住自己的威水史,例如幾個月前看好某股票,事後證明料事如神。問題是,這幾個月來,這位投資者作出大量預測,其中大部分是錯,事後卻絕口不提。回憶總是美麗的,因為我們不想記住壞經驗,「唔好講啲衰嘢」是我們的口頭禪。

廣告

第三、錯誤因果關係。估中一件事,代表閣下是對,但不代表是醒,因為閣下可能是符碌。很多投資者從自己經驗得出一大堆理論,這些理論表面上是從實戰中提煉出來,但箇中的所謂因果關係,很可能是跟運氣有關。例子隨時可在賭場找到,賭客費煞苦心記錄結果,以為從中找到心得,或稱「路」。賭客根據「路」下注,贏了錢的話,「路」更加變成真理。誤信因果關係的投資者是危險人物,因為這些人信心爆棚,下的賭注愈來愈大。拯救這些人的唯一方法是,為他們祈禱,希望他們早點闖禍。我不是幸災樂禍,而是愈早闖禍,賭注愈細,輸了也有機會重新再來;愈遲出事,賭注愈大,付出的代價可能大至不能翻身。有些事情只能從失敗中汲取教訓,別無他法。

在過分樂觀和過分悲觀兩者中作選擇,大部分人選擇樂觀,因為樂觀令身邊人感到快樂,況且股票長遠趨勢是上升,樂觀者平均成績較佳。處理過分樂觀,只得一個方法,這方法是我認為投資中最重要的要訣:分散投資。無論閣下有幾大信心,也不應該瞓身。不幸地,有投資者視分散投資為不夠自信的行為,例如近年出現的投資詞彙「一注獨贏」。投資者須承認自己預測未來的能力有限,任何關於未來的事情,也有可能出錯。我接觸過的出色投資者的共通點是謙卑,接受自己不懂得預測將來,所以制定一套不依靠準確預測將來的投資策略,例如作長期投資,而放棄預測未來一個月會發生什麼事。

我不能理解「一注獨贏」的邏輯,因為我們都會犯錯。

 

原刊於《壹週刊》;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