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地產首富王健林的 體育版權生意

2015/2/21 — 1:05

當2009年盈方體育傳媒集團在一片爭吵聲中結束與中國足球協會的合作,盈方董事長小布拉特(Philippe Blatter)不會想到,7年後中國最有名同時也是最富有的足球球迷會將盈方這家瑞士公司收歸囊中。

2月10日,經歷與11家競爭者的博弈,中國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正式宣佈以10.5億歐元價格收購盈方集團。根據王健林的介紹,此次交易由萬達牽頭三家知名機構及盈方管理層,收購盈方體育傳媒集團100%股權,其中萬達集團控股68.2%。

廣告

根據官方資料,盈方體育傳媒集團是全球第二大體育市場行銷公司,也是全球最大的體育媒體製作及轉播公司之一。小布拉特雖然拒絕透露更為詳細的公司財務狀況,但他告訴《彭博商業周刊/中文版》,2014年盈方收入超過8億歐元,也有盈利。盈方的主要業務包括媒體版權銷售、電視信號製作、數位媒體與娛樂、節目內容製作、賽事運營、品牌推廣以及贊助等各項業務,擁有版權的媒體轉播總時長高達每年4000賽事日,日均轉播賽事超過10個,涵蓋25個體育賽事項目。

正是由於盈方在國際體育賽事中擁有的轉播權和代理資質資源,萬達此舉也被視為在戰略上介入體育與傳媒的交叉板塊,「文體不分家,這次併購有利於萬達做大文化產業,」王健林說。對於在體育產業中雄心勃勃的王健林來說,體育賽事中變現能力最強的優質版權部分十分重要。根據官方介紹,盈方目前擁有2015至2022年期間亞洲26個國家和地區的FIFA足球賽事轉播獨家銷售權,以及2018年、2022年兩屆世界盃的銷售權。另外,盈方還是全球冰雪項目的版權大戶,在冬奧會項目所屬的7個國際體育協會中,盈方代理6個。盈方公司還擁有分銷中國職業籃球聯賽的媒體權利。

廣告

體育賽事轉播繼影視劇和綜藝節目之後,正在成為中國媒體競相追逐的版權內容。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總監江和平將剛剛結束的亞洲盃視為「中國體育轉播歷史中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賽事」。2015年亞洲盃經銷版權在中國市場選擇了更為扁平化的分銷處理模式,除了被央視五套和CCTV5+體育賽事頻道購買以外,還由北京、上海、廣東、天津四個電視台的體育頻道分享;樂視體育、新浪體育、搜狐視頻等則獲得了網路轉播權。「正是在不同層面的多個平台的作用下,2015年亞洲盃才創下了中國足球近十年來罕見的高關注度,」江和平分析。

「全球體育賽事版權分佈十分集中,版權方對於播出平台擁有較強的議價能力和主動權,」優酷土豆集團董事長兼CEO古永鏘在2月4日接受《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採訪時說。而中國媒體對體育版權的新一輪追逐在一定程度上導致優質版權價格更為快速上升。今年1月30日,騰訊與NBA公司共同宣佈,雙方將簽訂一份為期5年的合作協定,騰訊將擁有大陸地區NBA獨家網路播放權。

根據《新京報》得到的消息,騰訊為此付出的代價是5年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1億元),這意味著騰訊NBA獨播合約的平均版權成本是此前新浪NBA直播合約近5倍,也成為NBA聯盟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國際數位媒體合作。「體育版權毫無疑問會經歷這個階段,這是市場競爭的選擇,」樂視體育公司CEO雷振劍告訴《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樂視體育也開始在體育版權方面發力,「快速地拿下盡可能多的優質賽事,築成我們自己的護城河。」王健林也將從體育版權價格上漲過程中獲得收益,他表示盈方的版權合約有效期大都遠至2018年左右,「已經鎖定了未來相當比重的業務業績。」

隨著體育賽事版權正規化和價值回歸,王健林可以為職業聯賽等體育賽事提供更多的商業回報。從世界範圍來看,賽事轉播權、廣告收入、門票和賽事衍生品是職業體育賽事的四大收入來源,而賽事轉播權的收入是職業體育聯盟生存的基礎,也是體育產業中最重要的組成部分。「最主要的商業回報是通過版權轉播費的方式返還給職業聯賽,促使職業聯賽發展,再一次提高賽事版權的受歡迎程度,形成一個良性迴圈,」樂視體育公司首席內容官劉建巨集對《彭博商業週刊/中文版》說。

盈方在與中國職業籃球聯賽CBA的合作中正在打造此類商業模式。從2008年中央電視台原體育頻道主任馬國力擔任盈方(中國)董事長兼總經理後,盈方(中國)有意識地開始推動CBA包裝模式的改進,例如提升CBA全明星比賽轉播技術、大幅增加CBA轉播場次、加深籃協和贊助商的溝通等,特別是在2011年盈方(中國)還成功地讓CBA通過OWS(One World Sport體育電視網路)在北美大陸進行每週兩場的直播。王健林表示,目前CBA各俱樂部從聯賽中獲得的分賬收益,已經為中國職業聯賽中最高。

不過,曾經創造最強中國足球職業俱樂部大連萬達卻又黯然離場的王健林,瞭解中國體育職業聯賽形成良性迴圈的難度。而早在2006年4月,盈方就和中國足協簽訂過協定,獲得「中國之隊」的商務開發權。當時雙方商定的合作期限是5年。隨後中國足球持續陷入低迷,並且衍生嚴重的內部腐敗問題。2009年2月,盈方宣佈退出「中國之隊」,由此引發與中國足協的官司。目前,中國體育多年舉國體制遺留下來的管辦不分、行政色彩過重等情況依舊存在。而在更大層面上,全球體育版權交易並非處於完全自由的市場之中。盈方手中最為昂貴的世界盃賽事轉播權,也被長期跟蹤國際足聯的BBC資深調查記者詹寧斯(Andrew Jennings) 稱為「維繫在一個『家庭關係』之上」,意指小布拉特是國際足聯主席白禮特(Sepp Blatter)的侄子。

在這種情況下,盈方在體育領域積累的經驗和人才資源是其可以倚重的部分。馬國力曾表示,在談判過程中,以小布拉特為代表的管理層對萬達的支持,成為收購成功的關鍵。王健林透露,盈方管理核心層也斥資3000萬歐元參與了收購,並且在併購後全部選擇留任。

但隨著國際足聯內部腐敗問題調查的升級,盈方是否還能保留如此高數量和高品質的足球賽事轉播權仍有風險。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買家在與盈方接觸過程中表達了此類擔心,「如果國際足聯的領導層換人,盈方體育傳媒集團可能喪失一部分世界盃相關權利。」或許出於某些顧慮,王健林對管理層的未來業務目標設定略顯苛刻。根據他的介紹,管理層與萬達簽訂了到2020年的長期經營目標,將保證每年兩位數的業績增長,「達不到目標,就沒有獎金,這個條件對於歐洲公司來說是罕見的。」

 

文:王卓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