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執生學

2015/4/9 — 13:40

資料圖片:鍾普洋,圖:香港大學畢業同學會

資料圖片:鍾普洋,圖:香港大學畢業同學會

最近遇到一個情況,我給同事的指示,是執生。說後心裡有點不自然,好像是不負責任,但想深一層,執生是管理技巧的一種,也可能是這情況下的最合適解決方法,我想起DHL創辦人鍾普洋。一年多前,我訪問鍾普洋,一個創業者想當年,說到眉飛色舞,我很記得他一對精靈的眼睛。鍾普洋指DHL成功之道,是懂得用人,而這套方法是環境逼出來,早年DHL沒資源發展完善管理系統,一切靠對人的信任。

信人,即是現代企管人談的empowerment?不是,鍾普洋糾正我,empowerment意思是上司把自己擁有的權力下放予下屬,DHL的一套是把權力向下推,從開始,上司便不擁有這權力,這份工作由始至終都是屬於下屬。鍾普洋認為服務業的靈魂是員工懂得執生,服務型機構的成敗,跟員工的執生能力有直接關係。

廣告

執生是員工視自己為決策者,給予自己權力下決定,處理不停變化的情況。鍾普洋告訴我,執生英文是improvisation,較詳盡是dealing with an unpredictable outcome on the spot。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執生作為管理技巧,自此之後,我對執生有不一樣的看法,不時思考執生的意義。在「執生學」專家鍾普洋面前,我想對執生加進一些看法,為歌頌執生盡一點力。很多人以為執生是滑頭小聰明,或是可一不可再的特殊情況,其實都不是,執生內藏學問。

首先,出現一個執生情況,即代表執生者事前未預見的事情發生了,這時候很重要的工作是聆聽。聆聽看似簡單,但大部分人做得不好,因為我們都自以為是。聆聽在執生情況中非常重要,如果這時候仍不肯聆聽,這件事衰硬。聆聽甚至是需要學習,執生者第一步是聽清楚究竟什麼須執生,須怎樣執生。不肯聆聽,是很多災難的起源。

廣告

武俠片經常出現秘笈,擁有秘笈的人有機會成為武林盟主。如果秘笈是關於長青道理,還勉強說得過去,但如果秘笈是教導武功招式,用處大極有限,因為時代變,人變,所以招式也要變,一本書不可能顧及所有情況。執生者須接受事前未預見情況發生了,此時過往一套行不通,無謂糾纏在師傅教落的武功,執生者當家作主,使出自成一家的招式。執生者須擁有兩種「力」:權力和能力。執生者須把自己當成領袖,給予自己足夠權力,並知道上司同意自己的做法。執生困難之處是,員工不敢視自己為領袖,還沉迷於師傅教落的招式,看不到在某些情況下,自己就是師傅。有一句老套說話「機會只降臨在有準備的人身上」,講出來有人反白眼,但是千真萬確。執生者的能力是事前累積的功力,發生時已是太遲,之前沒準備的話,愈執愈亂。在執生時刻,蠻勁和對自己過分信任都只會亂事。

執生者看清楚問題所在之後,必須誠實,誠實地計算自己擁有的資源,例如有多少時間、工具和幫手。這時候執生者須承認自己不足及團隊的重要,自己可處理的問題自己立刻處理,其他問題則靠人。很多人不肯信人,一人做事一人當,但世上很多事一個人就是做不成。

執生者懂得動用所有資源,包括自己的和別人的,本科的和雜家的,不堅持某一套。冒險是執生的必然部分,犯錯很可能是執生的結局,但執生過程中,每一個錯誤都變得特別深刻,因為執生者記得自己曾經當家作主。「冒險、犯錯、學習」的周期是珍貴經驗,企管人夢寐以求的創意,源頭很多時是冒險。企管人相信控制命運,冒險是須避免的行為,因此最常見的冒險經驗是從執生過程中被迫累積,執生可以是創意的泉源。執生是關於放手,最重要放手的東西是期望。企管人害怕行差踏錯,所有事情事前建立期望,但原來期望可完全落空,想也想不到的情況就是會出現。肯放手,肯給下屬多些權力,肯冒險,執生是磨練企管人的重要歷程。各位企管人,挺起胸膛對下屬說:「執生吧!」

 

原刊於《壹週刊》;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