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塵埃裏開出花

2018/11/16 — 11:57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一位創業的朋友最近遭遇重大打擊。一方面推出的新產品,反應未如理想;另一方面因為預期經濟逆轉,原有產品的表現也未如人意。資金週轉出現問題、團隊人心惶惶,朋友顯得非常焦慮,這關不知能否闖得過。

我們認識多年,知道他不是個軟弱的人,定能遇強愈強,化險為夷。但此刻危機逼在眉睫,除了說些蒼白的安慰的話,還能做什麼?我這個只懂紙上談兵的書呆子,腦海中出現一個字:Antifragile(反脆弱)。

Antifragile 是《黑天鵝》(The Black Swan)作者 Nassim Nicholas Taleb 發明的一個字,也是他繼譽滿天下的《黑天鵝》後,2012 年出版的另一本書的書名。英文 Fragile 是「脆弱」的意思,有小心輕放之意,否則事物很容易破損。人們通常以 Robust(強大、剛健)作為 Fragile 的相反,但 Taleb 認為不是。他覺得「反脆弱」的意思,並非結實、或在危機中能力保不失,而是事物根本能從動盪和壓力中得益。因為他所知的語言中,沒有一個字能表達這層意思,所以 Taleb 便以 Antifragile 名之。

廣告

這點很衝擊我們的固有想法。危機、動盪會帶來破壞、損傷,哪有可能令事物得益?太有違常理了吧。非也。「反脆弱」的例子不多,但日常生活中也不罕見。健身就是「反脆弱」的一種。通過一系列重力訓練和動作,我們令一些肌肉組織撕裂、受傷,但是,只要有足夠的休息和營養補充,被撕裂的肌肉將進行修補,結果比鍛練前更強大。身體通過壓力而變得更壯實,這就是「反脆弱」。

另一常見的「反脆弱」例子,是金融系統。我在報章社評版工作的日子,正值 2008 年金融海嘯,當時彷似天塌下來一樣,多國經濟危在旦夕,香港市面也一片哀鴻遍野。上司常在社評中提到一種思想:香港能躋身國際金融中心,正正「多得」一次又一次金融危機:由八七股災、九七金融風暴、千禧科網爆破、零三沙士……殺不死你的使你更堅強。每次死傷枕藉後,人們檢討制度漏洞,需加固的加固,需優化的優化,撥亂反正後,系統反而因為一次又一次的衝擊而更具韌力,更有條件安然渡過下一次危機。有些國家過份保護其金融系統,小心翼翼盡量「與世隔絕」,這反而使其更加不堪一擊,因為它無法中危機中升級。

廣告

說回創業。有些企業和創辦人,是「反脆弱」的表表者,可以從挫折中累積能量,例如蘋果電腦的喬布斯。如果沒有在少年得志時經歷重大挫敗,喬布斯後來未必有能力帶領蘋果電腦一度成為全球市值最大的企業。又例如最近備受困擾的 Tesla 創辦人馬斯克,也不止一次谷底翻身。偉大的創業者很少是一帆風順的,多半曾經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然後開出花。

 

本文精簡版 11 月 16 日見刊於《晴報》專欄「創業群俠傳」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