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股大時代

2015/4/20 — 6:00

《大時代》劇照

《大時代》劇照

《大時代》應該是我最後一套追看的港劇,雖然很多細節不復記得,但每次與人談起,還是有種毛管戙的感覺,可知神劇的威力。也因此,昨日財爺曾俊華寫網誌,提到港股已進入大時代,立時勾起我的聯想,劇中的港股,像一個鱷魚潭,多過一個正正經經的集資場所。

正如金管局總裁陳德霖上周呼籲,散戶要適應港股A股化的新常態,市場會表現得大起大落,雖然我當時有點奇怪,為什麼港股匯聚全球資金,我們從來也沒有適應問題,唯獨現在內地的資金來多了,我們反而要嘗試去習慣,但過去一周發生的事情,又讓我明白到,置身主場,仍然感到水土不服,是怎樣的一回事。

好像剛過去的周末,散戶便很易被內地監管機構的消息弄個暈頭大浪,周五傍晚中國證監突然出招,要求規范A股的孖展及沽空活動,消息令期指夜市一下子急插逾七百點,當財爺都以為今日大市勢將裂口低開之際,人民銀行昨日又突然宣布,大減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釋放1.2萬億元資金進入市場。那些以為快人一步沽了期指的人,恐怕禍福難料。一邊潑水一邊撥火,叫散戶如何解讀,比起那些朝中有人、線路靈通的大鱷,我們是否像火中取粟?

廣告

另一個例子,是總理李克強上周在一個座談會上,說了一句「現在很多人,到什麼地方先問『有沒有WiFi』,就是因為我們的流量費太高了!」話音甫落,中移動北京分公司便立時把手機數據費大減逾半,更以「聽總理的話」作為廣告標語,而江蘇省更出現三家網絡商齊齊調整收費的局面。

這些重要的訂價決定,在在影響企業未來的盈利表現,竟然是總理一句話說了算,查實有沒有人理過股東的感受?國企老總雖然一直戴著兩頂帽,既是幹部又服務股東,但真正老闆是誰從來都不含糊。

廣告

過去儘管不時會有這種「球員又係你,球證又係你」的感受,但在滬港通之後,越發感覺強烈,坊間已有人戲謔「看年報不如看人民日報」,刨業績不及刨政策,可算傳神。

當然,我不懷疑當下中央托股市的決心及需要,尤其是經濟疲態畢現,又不敢再硬谷樓市,唯有希望藉股市的財富效應來刺激消費,順便帶動經濟轉型,幫助企業融資翻身,這個大方向一年半載之內應該不會有大差池,不過,過去續有研究認為,股市的財富效應,素來不及樓市的財富效應大,諾貝爾經濟學奬得主席勒(Robert Shiller)更曾發表研究指,股市財富效應僅及樓市財富效應的一半,可說事倍功半。為了保住經濟,中央可以去到幾盡?我不敢小覷,但從A股的歷史看中央操盤的能力,又很難稱得上得心應手。

更難猜的,是當下的升市,有多少政治考慮,如果像林行止先生所言,現在的港股升市,也有為袋住先營造氣氛的作用,一旦政改否決,部份資金便會偃旗息鼓,再多的基本分析或技術分析都難以參透。

還記得,劇集大時代中的「股票必勝法」,最後被主角方展博破解,結論是四隻字「及早離去」,我不希望今趟港股大時代也同樣適用。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