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中心

金融中心

2018/11/26 - 18:46

失獨立關稅地位香港玩完? 與美貿易涉三萬職位 珠寶業重災

美國國會諮詢機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年度報告,建議美國商務部檢視及評估香港與中國分開獨立關稅區的做法,自由黨主席鍾國斌日前形容,若香港真的被視為一個中國普通城市,「香港可以話係玩完」,關鍵問題是若香港不再被美國視為有別於中國的獨立關稅區,實際影響會有多大?

《金融中心》訪問多名學者及商界人士,他們分析指若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地位,最直接受影響的就是香港出口美國貨品會被徵重稅,進出口貿易行業首當其衝。但最惹起他們擔心的,反而不是出口貿易問題,而是一旦美國對港政策轉移會引起連鎖效應,恐影響香港金融和國際商貿中心地位。

美佔港貿易 6.6%

廣告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曾國平表示,去年香港就業人數接近 380 萬人,其中進出口貿易及批發業有近 45 萬人,以香港出口美國貿易額佔總比重 6.6% 推斷,涉及 3 萬個本地職位,佔總就業人口約 0.8%,相對美國對港出口就業人口估計佔 0.1%,「一定唔係美國大鑊啲,一定係香港大鑊啲」。

而若細分到不同貨品種類,珠寶業估計會是重災區。根據去年數據,珠寶、鑽石和鐘錶是香港最主要出口貨品,佔整體出口 16.1%,而單計出口到美國的商品,珠寶、鐘錶和鑽石佔約 13.2%。

貿發局的數字顯示,從事這行業製造和進出口的公司近 2,600 家,僱員過萬人,每年香港有約 500 億港元珠寶出口及轉口,約三成是出口到美國,是香港珠寶出口最大市場。

中小企創文珠寶董事陳運鴻表示,旗下公司八成產品出口美國,「好多行家可能一心淨係做一個市場,就係美國市場,好多公司賴以壯大,都係靠美國市場」。他表示目前出口美國的珠寶稅率約 6%,若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地位,稅率可能會提高一倍,「點都要捱打一段時間」,但他認為業界仍有辦法「走盞」,相信這打擊不足以致命。

中小企創文珠寶董事陳運鴻

中小企創文珠寶董事陳運鴻

經濟學者關焯照亦認同,若單以香港進口美國貨品會被額外徵稅來考慮,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的影響有限,「因為香港本地生產出口非常少」。

根據工業貿易處數字,美國雖然是香港第二大貿易夥伴,去年雙邊貿易總額貨值達 5,439 億元,佔香港整體貿易 6.6%,但若單計香港本地生產出口美國的貨值只有約 34.6 億元。

恐失金融中心地位

惟關焯照指出,若香港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問題不單是對就業和出口有直接影響,「冇咗獨立關稅區啲人已經驚,會繼續差落去,最差嘅情況當然係取消《香港政策法》,香港變成另一個中國城市,對你信心會減低好多,香港金融城市地位一定會受到好大衝擊」。他預期若出現最壞情況,外國企業不會再在香港設立地區總部,企業不會到香港上市集資。

早前指若香港真的被視為另一個中國城市,「香港可以話係玩完」的自由黨黨魁、立法會紡織及製衣界議員鍾國斌認為,即使不考慮美國日後是否會改變《香港政策法》的優惠待遇,單是美中委員會報告的建議,已經足以令商界憂心,例如報告明確建議考慮限制高科技輸入香港,「?家實際上好多科技技術,包含好多唔同國家科技喺入面,你話同日本買德國買,原來件產品入邊有部份係美國科技,美國話唔准就唔得」。「起碼特區政府過去兩年講,話要打造香港成為科研中心,投放好多資金政策,已經可以同你廢咗一半武功」。

「港死穴一戳就中」

鍾國斌進一步分析,在目前中美貿易戰下,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在 G20 峯會和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將決定美國是否進一步對額外 2,700 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關稅,這情況下香港進出口和物流業已經面對威脅,一旦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甚至改變《香港政策法》,香港金融服務和專業服務這兩條支柱都「瓜得」,「直頭係香港死穴,一戳就中」,特區政府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鍾國斌亦承認是基於委員會報告的建議,決定撤回早前提出的 23 條立法動議,「唔好畀咁多藉口人哋搞你」。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

自由黨黨魁鍾國斌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回應時重申,香港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下享有獨特的地位和優勢,包括作為獨立關稅地區和以「中國香港」名義參與國際組織,這些獨特地位得到國際社會廣泛認同和尊重,證明一國兩制成功落實。

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補充,政府會繼續推動雙邊和多邊聯繫,駐海外經貿辦亦會繼續與當地政府緊密聯繫,但並無回應若美國不再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對香港經濟有多大影響。

鍾國斌:美報告非純吹水

「好多人話呢啲報告都係吹吓水,幾時有見過佢會有做嘢」。和美國做生意 30 年,自言熟知美國人做事方式的自由黨黨魁兼立法會紡織及製衣界議員鍾國斌認為,今次美中委員會的報告不光是「吹水」,「以往未見過,真係有建議出嚟點樣去做」。

港成中美角力籌碼

鍾國斌認為,無論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有共識認為中國是一個威脅,加上美國總統特朗普以生意人的方式思考,「唔會理你合作幾耐有幾好關係,為自身利益佢會做到最盡」,所以他由一開始就提醒特區政府,不能輕視美國真的對香港「出手」的危險性。

鍾國斌認為現時香港已經成為中美貿易角力的「籌碼」,「好似玩 show hand,晒冷就將你香港晒埋出去」。而若美國真的對香港出手,亞太區的日本、南韓、菲律賓以至西方國家都會跟隨,「你香港可以做到啲乜?」

他認為目前關鍵,除了特區政府加強游說本地美商外,亦要避免落人口實,「唔好畀咁多藉口人哋搞你,唔好咁多口水」,他強調美國的行動全部基於本國政治利益,和香港法治以至 23 條立法等無關,但他在報告公佈後決定撤回本來提出的 23 條立法議案,「23 條嚴格嚟講係冇關係,但我睇完(報告)後覺得唔多妥,唔好畀人咁多口實,因為佢個報告寫埋(23 條)喺度」。

時事評論員王慧麟就認為,美國現時提出關稅以至《香港政策法》,是在美中關係角力中打的「香港牌」,在美國透過日韓台灣等圍堵中國情況下,「你一定要靠香港,得返一個出口,袋喺袋度隨時拎出嚟,呢張香港牌非常好用」,到底美國會不會和何時會打出這張「香港牌」,視乎習近平和特朗普在 G20 峯會的會面結果影響。

王慧麟相信特區政府明白問題嚴重性,「林鄭月娥早兩日話下年多啲外訪宣傳一國兩制,就係發覺唔掂,但佢又唔可以口頭話你知唔掂」,但他質疑特區政府這類外訪的成效,例如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 9 月訪問游說未見成果,日後特區政府應考慮透過商界甚至民主派人士加入游說,「亦可以趁呢個機會同泛民改善關係,請泛民出手幫佢,泛民冇理由會推」。

 

✽ ✽ ✽

珠寶商:美市場成熟 難減依賴

「呢個世界淨係得呢個國家(美國)咁鍾意個個月去買唔同檔次珠寶首飾,你落機見到入境處個職員如果係女士,都可能戴緊四條頸鏈、四五隻戒指」。簡單一個例子,說明為何美國是香港珠寶業最重要的市場,作為家族第二代,創文珠寶董事陳運鴻 2000 年接手生意,美國一直是公司的主要市場。

開發其他市場有難度

陳運鴻過去亦曾經嘗試減少依賴美國市場,「有幾年係減到得一半,但係呢兩年歐洲經濟又差,美國個份數又增加返」。面對中美貿易糾紛,香港被捲入其中,陳運鴻認為香港珠寶業仍有辦法「走盞」,例如由不同原材料進入國直接入口美國,甚至在美國設廠加工,其公司目前有近半珠寶成品是在美國做最後加工,可以減少受關稅影響,「例如寶石戒指最貴粒主石,可能 100 蚊成本佔你 50 蚊,你就用 50 蚊去打稅,去美國先做埋個裝嵌加工」。

他解釋,繼續主攻美國市場亦有點迫於無奈,「美國銷售渠道好成熟,去到其他國家就要轉型」,陳運鴻補充,要轉為開發其他市場有難度,若改往歐洲,產品設計和市場網絡都要調整建立,「款式、用金重量、鑽石質素都要調整」;而大陸市場雖然消費力大,但奢侈品進口關稅超過 20%,稅制非常複雜,而要在內地生產後直接開舖內銷,經營管理壓力都不是中小企能承擔,「我估唔只中小企,好多大公司搞內銷都碰壁」。

 

原刊於《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