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奧巴馬的友人在賣無人飛機

2015/6/17 — 6:46

圖:美國費城 The Franklin Institute

圖:美國費城 The Franklin Institute

瑞銀集團美國分公司( UBS America) 前總裁沃爾夫(Robert Wolf)坐在他設於時代廣場的辦公室,向記者解釋他為何愛上無人飛機。他說,無人飛機能改變這個世界。它們可以協助公司噴灑殺蟲劑、監測綿延千百里的輸油管,還能幫著看管礦區。現在擔任Measure董事長的沃爾夫說,「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刺激的工作。」Measure是一家成立1年的顧問公司,它向客戶保證,能為他們解決一切涉及讓無人飛機升空的問題,包括為特定任務選擇適當機型、安排租賃、取得主管機構審批等。沃爾夫說,「要弄清楚的是,這東西會改變一切景觀。」

美國境內大體而言禁止用無人飛機進行商業性飛行。聯邦航空管理局已經為Amazon.com、陶氏化學(Dow Chemical)與聯合太平洋鐵路(Union Pacific)這類公司提供244項法外通融。今年2月,聯邦航空管理局提出第一套管理無人飛機飛行的法規。但有意使用無人飛機的公司,需要協助才能在這個系統中暢行無阻,沃爾夫與他的Measure團隊就這樣有了用武之地。

在2008年與2012年,沃爾夫為奧巴馬競選陣營募得100多萬美元捐款,是奧巴馬在華爾街最有力的盟友之一。他戴著飾有總統印璽的袖扣,用的是奧巴馬滑鼠墊,是不折不扣的奧巴馬粉絲。他同時也是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成員,曾至少6次應邀前往瑪莎葡萄園,與總統一起打籃球與高爾夫球。Measure的首席執行官布蘭登·托雷斯·迪克利(Brandon Torres Declet)在為麥卡利斯特與奎恩(McAllister & Quinn,華府一家遊說公司)工作以前,曾做過民主黨參議員範士丹(Dianne Feinstein)的顧問。Measure的總經理奧伯曼(Justin Oberman)曾在喬治·布希(George W. Bush)政府的運輸部任職,之後轉往新設的國土安全部。Measure的高級顧問魯特(Jane Holl Lute)在國土安全部擔任副部長,直到2013年。魯特說,「關係可以開創可能性與機會,不過有時也行不通。它們之所以行不通,是因為不搭配。有時你必須嘗試許多關係之後,才能找到一個好搭配。」

廣告

現年5 3 歲的沃爾夫在2 0 1 2 年離開瑞銀集團, 創辦3 2 顧問公司( 3 2 Advisors),業務包括提供經濟顧問、仲介基礎設施交易、為外國政府尋找適當投資人等等。前奧巴馬內閣成員古爾斯比(Austan Goolsbee)是公司經濟顧問部門負責人。32顧問公司之所以得名,是因為沃爾夫曾在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美式足球校隊打球,球衣號碼是32號。沃爾夫說,他從不曾為了商業交易,發電子郵件給奧巴馬或他認識的其他國家領導人。他的做法是結交領導人的高級幕僚,包括秘書與助理等等。

商務部部長普利茨克(Penny Pritzker)說,「他是個非常溫暖、非常和藹可親的人。我想與各行各業商界領導人談話,他就像商辦一樣,幫我搭線鋪路,一切做得好好的。」普利茨克在替奧巴馬助選期間結識沃爾夫,今年早先曾在紐約會晤沃爾夫與32顧問公司的客戶。

廣告

奧伯曼與迪克利於2014年找上沃爾夫,討論投資一家無人飛機新創公司的事,這是兩人與沃爾夫的初會。奧伯曼說,「談了約20分鐘,他就對我們說,『你們應該加入32顧問公司。』」沃爾夫當時告訴他們,他不喜歡他們所提自己擁有無人飛機,然後將飛機出租的建議。後來3人達成協議,決定替私營企業尋找可以搭配的無人飛機製造廠商。Measure是32顧問公司的子公司,沃爾夫目前仍是32顧問公司首席執行官。32顧問公司不願說明它有哪些客戶,只說它與百事可樂等大公司有往來。百事首席執行官盧英德(Indra Nooyi)說,「他的最終目的當然是想賺錢,但他的手段太高明了。」盧英德早在沃爾夫還在瑞銀時已經與沃爾夫相識。

Measure現正為美國農場局聯合會(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主持一項研究,瞭解如何運用無人飛機增加農作物收成與降低成本。4月21日,Measure發表一篇為美國紅十字會(American Red Cross)進行的緊急應變研究報告,贊助這項研究的廠商包括製造無人飛機的波音(Boeing)與洛馬丁(Lockheed Martin)。這篇52頁的報告說明無人飛機可以怎麼救火、怎麼協助搜救、怎麼運送食物。紅十字會說,用無人飛機投入緊急救難工作,對紅十字會而言還十分遙遠。替美國紅十字會擬定救災項目的瑞德(Richard Reed)說,「我不認為我們已經準備就緒,可以這麼做了。」

在非洲的一個項目,說明沃爾夫的政商關係脈絡之廣。去年5月在加蓬舉行的一次會議中,沃爾夫會見了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前副總裁羅斯(Devry Ross)。羅斯因為認識加蓬能源與水資源公司(Société d'Energie et d'Eau du Gabon )負責人,而成為Measure的非洲事務高級顧問。這家由法國威立雅環境集團(Veolia Environnement)控制的水電公司也成為Measure的客戶。加蓬能源與水資源公司負責人珍-保羅·加繆(Jean-Paul Camus)沒有答覆記者的問詢。

今年2月,迪克利與羅斯在加蓬會面,為這家水電公司進行一項無人飛機研究。根據Measure的分析,當地由于道路泥濘、地形崎嶇,電線線路查核工作備受阻礙。迪克利與羅斯於是建議這家公司使用具備攝像功能的無人飛機,每年進行兩次查線飛行,並表示可以安排其與有關官員──包括加蓬總統翁丁巴(Ali Bongo

Ondimba)的幕僚長──會面。沃爾夫說,「我與邦戈總統很熟,見過他許多次了。”美國國務院曾呼籲邦戈政府不要再貪污。沃爾夫說,「在與這些國家打交道的時候,你不能一味求其理想。依我之見,想讓這些國家走到你想要他們走到的地步,就務必得讓他們擁有適當的基礎設施。」

隨著無人飛機使用規則的發展,Measure的服務可能更加值錢。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政治系主任李伯梁(David Leblang)說,「你要找的,若不是規範上的漏洞就是法外通融,而這些都是可以辦到的事。它公平嗎? 簡單的答覆是,不公平。」曾在瑞銀與沃爾夫共事的菲爾·葛拉姆(Phil Gramm)說,企業看上沃爾夫的關係而向他求助是很自然的事:「如果我必須與政府打交道,而我像其他每個人一樣,也需要先請領一紙執照,找上像沃爾夫這樣的人,請他幫我把案子做到最強、最有可能成功,又有什麼錯? 不找他,難道應該找個開卡車、賣蘿蔔的人嗎? 」 葛拉姆原是得州共和黨參議員,在離開參議院以後加入瑞銀,擔任瑞銀集團投資銀行副主席直到2012年。

 

文:Max Abelson; 譯 譚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