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好爸爸

2015/5/22 — 10:59

談兩個關於爸爸的故事。史君格(Howard Stringer)是前Sony CEO,是少數管理大型日本企業的外國人。Sony業務包括家電、遊戲機、手機、電子零件、電影、音樂等,分布全世界,近年業績不穩,管理Sony的困難程度,可想而知。幾年前,Sony拍攝一套宣傳片,其中一段是史君格在一間Sony工廠,跟員工談話,他說:「我很少見家人……」靜了幾秒,跟着說:「你們就是我的家人。」紀錄片的目的本是宣傳,無意中帶出企管人辛酸一面。

兩年前,全球最大基金管理公司之一Pimco的CEO埃理安(Mohamed El-Erian)突然辭職,理由是例牌的「多花時間在家人身上」,傳媒追訪下,發現原來是真的。兩年前,埃理安十歲的女兒寫信給父親,列出二十二件女兒生命中重要事件,但埃理安錯過的里程碑,包括女兒第一日上學、第一場足球比賽等。埃理安掙扎一段時間後,決定辭職,他的結論是,他對做一個稱職父親的渴望,強烈過做一個出色投資者。埃理安辭職的消息轟動投資界,當時很多人以為是煙幕,內裡其實是一場宮廷鬥爭,埃理安遲早在其他基金公司再露面。差不多兩年過去了,埃理安和妻子輪流每日接送女兒上學。五十六歲的埃理安不是普通基金經理,他被譽為當今最出色投資者之一,收入在投資界數一數二,年薪連花紅逾一億美元。最近埃理安接受訪問,談兩年前被女兒喚醒的時刻:「我即時反應是死撐,每一個錯過的重要日子,我都有充分理由,例如出差、開會……然後我說不下去。」埃理安得承認,是他有問題,所謂理由都是藉口。埃理安是出名的工作狂,凌晨三點起身,四點回到公司;現在,他沒全職工作,只是擔任多個不同機構的非全職顧問。所有爸爸看到這些故事,很難沒感覺。最初反應是否認,這是其他人的事,我善於分配時間,懂得平衡work和life,我的家庭沒問題。靜一靜,當誠實的自己浮現出來,會問:真的嗎?另一種否認方法是,打出現實牌,或者我是工作狂,但我這樣做無錯,全是為了家庭。今時今日,職場如戰場,我哪有準時六點放工的自由,然後續說,這段瘋狂工作時間是短暫的,很快會過去,遲些工作會變得正常一點,到時才享受家庭樂。愈講下去,工作狂爸爸知道自己在死撑。

否認以外另一個反應,是逃避。工作狂爸爸對自己說,老婆照顧家庭比我做得好,而且老婆享受母親的工作,家裡情況很好。爸爸一方面逃避,一方面為自己開脫。我這麼振振有詞談工作狂爸爸,因為我是積犯,案底劣績斑斑。工作狂爸爸眾多罪證之中,我認為最棘手,是出差。香港經濟是對外型,公司設在香港,業務卻是面向世界,出差是很多爸爸的例行公事。我是飛到成精的一種人,師承電影《Up in the Air》中的佐治古尼,對關於出差的一切都很敏感。例如我留意到回香港的一程,很多爸爸的手提行李中,有一袋現具,不用說,這是罪疚感發作。這位出差爸爸忙至唯一購物機會,是在機場。這位出差爸爸心裡其實不好受,飛來飛去,偶而感到空虛,問自己:為什麼?當這個問題在機場出現,場面加倍淒涼。人生是關於一連串取捨,工作狂爸爸的藉口是為了家人,實情是把自己的成就感放在第一位。當然沒有人承認自私的可能性,一切歸咎於生活逼人。我膽敢赤裸裸談論工作狂爸爸,因為我現在有機會重新做人。我工作的性質將改變,失去自欺欺人的機會。我能夠脫胎換骨,變成另一個人?不知道,慢慢變是有可能的,我會努力嘗試。久不久看到訪問,有些人能夠兼顧家庭和工作,兩邊做得好,不過這些人似是少數,更多人不敢公開自己的家庭生活。最令人心碎的例子是喬布斯,據聞死前他願意讓人寫關於他的傳記,是他希望他的兒女能夠進一步認識他是怎樣一個人。悲哀的地方是,一個讓兒女認識爸爸的簡單方法,是生前多跟他們溝通。

廣告

 

原刊於《壹週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