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睇《人民日報》

2015/4/23 — 11:51

最近和家人度假,適逢港股急升,遠在海外也有所聞,回港後更加感受到熱炒氣氛。電視台重播《大時代》,身邊平時不談股票的人都在數冧巴,魚翅撈飯日子彷彿重臨。

我追溯資料,港股急升的原因是,內地政府准許內地公募基金直接以「滬港通」機制買港股。訪問十個股民,沒有兩個說得出這具體原因,大部分股民只知道是「阿爺放水」。股市急升通常是基於一大堆原因,然後由催化劑引爆,或者公募基金買港股只是一個催化劑。政府部門辦事,由獲批到籌備到行動,即使是以效率聞名的內地政府,也需要一段時間,因此很多人認為,近日湧入的「北水」,是來自內地個人。言下之意是,國家隊仍未出動,出動時港股盛況不只於此。

升市後,財經演員紛紛提供分析,例如,相對內地股票,港股估值偏低,即抵買,因此升得有理。又例如A股過去三季急升,A股和H股之間累積巨大差價,港股急升是因為內地股民湧來買平貨。港股抵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去年中內地股票開始急升,兩地股票估值一直出現差距,但恒指一直在兩三千點波幅之間牛皮,全無炒味。過去幾年,歐美政府輪流放水,歐美股市升完又升,屢創新高,但香港依舊拒絕跟隨。這一切香港股民已接受為常態,美國升,日本升,內地升,但香港不升,是正常的。我離開香港兩個星期,放假之前沒有人預期香港股市即將轉勢,放假之後出奇的急升,忽然間,來自五湖四海的股神紛紛浮出,我覺得有點問題。一件東西忽然抵買,我覺得有深入看看的必要。內地股民為何忽然覺得港股抵買?

廣告

有人認為內地股民財經知識不高,喜盲目一窩蜂做事,集齊散戶缺點在一身。也有人認為內地股民習慣內地股市遊戲玩法,深明內地股市是徹底政策市,基本因素、技術走勢等估值工具全無效用,所以分析股市靠分析京官動態。以此為論點,港股抵買是因為部分內地股民看到內地政府的一連串身體語言,將會有利港股,因此預先炒起恒指。

廣告

內地推行政策,直接或間接炒起港股,曹仁超和林行止提出兩種看法。曹仁超認為內地政府看到出口下降和樓價回落已成定局,自去年出手刺激A股,目的是抵銷經濟下滑壓力。過去一年,內地股市翻了一番,內地股民開始有戒心,因此轉移資金炒港股。林行止提出一個政治角度,北京樂見炒起港股,製造財富效應,因為港人見錢眼開,牛市改善香港人因政改產生的鬱悶。假如政改不獲通過,政治資金可能收水,到時股市大跌,港人把怨氣傾注到民主派身上。炒起港股是一項政治行動,用來向民主派增加壓力。

這些假設當然難以證實,但如林行止說,箇中也讓人看到一點道理。港股A股化,我相信真正意義是,港股也變成政策股,傳統估值工具效用頂多是輔助性質,左右大市是內地政策。港人分析內地政策能力屬小兒科,內地人始終習慣了另類玩法,不管是國家隊或大媽大叔,掌握北水是掌握港股的唯一方法。最近看到一個有意思的報章標題:「你睇基本因素,我睇《人民日報》」(應正亮,《明報》,2015年4月16日),一矢中的,在政策市中,政策指揮股市,基本因素只得靠邊站。

對於半生奉獻給基本分析的分析員,這時候放棄一直陪伴的工具,除了不捨得,還存在必無他法的無奈。美國聯儲局2008年實施量化寬鬆政策,其間美股不停升,美股市盈率由約10倍升到現在18倍,其間美國分析員同樣落後形勢,唯有不斷調整美股估值,提出一大堆理論,例如新一代科技股帶來新經濟,以支持不斷上升的市盈率。股市一路升,分析員一路追,這段期間,分析員的實際工作是,不停自圓其說。我相信港股分析員也會陷入同一難題,港股市盈率也有可能上升,未必能找到基本因素支持,為了自圓其說,唯有學人睇《人民日報》。

 

原刊於《壹週刊》;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