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守不住的底線(下)

2018/2/9 — 14:19

北京天安門廣場外 l 資料圖片 l Joe Hunt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北京天安門廣場外 l 資料圖片 l Joe Hunt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中國體制正在崩解,後果遠超前蘇聯加委內瑞拉,全世界將目瞪口呆。

金融系統是體制生存的基礎,也是體制崩解的核心環節。中國體制通過金融系統,打垮國內經濟,加速外儲消耗,最後走上絕路。隨著特朗普風暴席捲世界,體制後知後覺提出守住底線,但顯然守不住,加上體制製造的能源危機,推動體制快速崩解。

崩解主要分以下幾部分:一、實體經濟末日,社會長期收入的基礎被摧垮;二、民眾儲蓄被鯨吞,如存糧被劫;三、外匯加速流失,中國經濟四面楚歌;四、守住底線與政策大逆轉,體制垂死掙扎;五、金融系統全面垮塌,即國家破產。

廣告

實體經濟走向末日

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假冒偽劣肆虐。真實經濟的基礎不復存在,中國經濟從根上崩潰。

廣告

我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中通過金融指揮棒、吸金器和國際金融等三個部分,分析實體經濟走向末日的主要力量。在金融的強大力量作用下,實體經濟末日已經成功實現。

在金融指揮棒方面,通過匯率、人民幣超發、貸款導向、支持房價暴漲等手段,斷掉實體經濟的金融支持,並且不斷壓榨實體經濟的利潤,讓實體經濟從盈利走向虧損。在吸金器環節,體制通過地方政府、國企和金融創新等手段,導致實體企業提供產品和服務後血本無歸。

在國際金融方面,美聯儲帶頭,主要國家貨幣超發,發達國家中產階級迅速減少,貧富分化嚴重,導致對中國產品的需求不斷減少。同時,由於中國生產成本不斷提高,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進一步壓縮國際需求,中國外貿持續走下坡路。

隨著實體末日,假冒偽劣橫行。我在《實體末日》中有分析,只有假冒偽劣才能獲得生存空間,包括以假充真、以次充好、仿冒國際品牌、盜用國外技術、違反專利等。

實體末日意味著真實經濟的基礎崩潰。今天的中國人,用假錢買假貨過假面人生,假裝現世安穩,共同吟唱忠誠的讚歌。實際上,實體末日說明體制經濟正從根上崩解。

貪婪的民眾被榨乾

體制通過金融創新,鯨吞民眾儲蓄。中國經濟兵敗如山倒,金融系統失去生存基礎。

我在過去的多篇文章中,多角度分析過中國體制設置的金融騙局,想方設法誘導貪婪的愚民進套。體制大規模推出各種金融創新工具,大力支持各種民間創新。體制的金融創新涵蓋各個層面,支持全社會無死角的金融操作。最終,貪婪的民眾資金被榨乾,金融系統也自作孽不可活。

在地方體制層面,通過銀行理財、民間高利貸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手段侵吞民眾儲蓄。在地方體制負債累累的背景下,銀行為降低自身風險積極推出理財產品,引導民眾把儲蓄存款轉為理財,民眾的儲蓄被銀行和地方政府合作鯨吞。地方體制還單獨操作,主持或支持民間高利貸,支持各種傳銷活動,從中獲得巨額收益。比如汎亞和e租寶,就是地方政府主導,主要資金直接流入地方政府。南京錢寶網等高利貸以及各類互聯網金融,也都是地方政府支持縱容,相當一部分資金通過房地產等渠道間接流入地方政府。

在民間層面,體制鋪天蓋地宣傳創業創新。在實體經濟走向末日的過程中,體制鼓勵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尤其是支持大學生創業。由於實體艱難,大量經驗豐富的實體業主離場,體制必須鼓動既有錢又無知的群體進入實體,既支持經濟運轉維持高房價和高房租,又創造就業,充滿幻想和盲目自信的大學生無疑是最好的接盤俠。掏出僅有的資金甚至東拼西湊,虧光一波,倒掉一波,再來一波,民眾在創新創業裡前赴後繼,生命不息,追夢不止。

在國家層面,體制以股市大牛市規模化割韭菜。 2015年中國股市大牛市,吸引上億投資者,以及上萬億配套槓桿資金,共同火爆炒作。無數在艱難實體中掙扎的老闆,毅然縮減或者乾脆關掉工廠,投身股市。股災後,一地雞毛。

體制又操作樓市挖韭菜根。 2015股災後,體制以漲價去庫存掀起樓市新高潮。漲價去庫存從一線城市開始,逐漸蔓延到二三四五線城市,並且深入到縣鎮。私企老闆、中產人群、以及稍有實力的農民,掏出全部儲蓄,再挖空心思借貸,爭先恐後搶抓最後的接盤機會。

中國經濟兵敗如山倒。實體經濟像戰爭中的正規軍,以組織化成建制的方式作戰,攻下更多地盤或者堅守陣地。隨著實體經濟末日,正規軍被打垮。創新創業則如散兵游勇,自帶乾糧推著小車上前線。當成建制的部隊被打殘進而消滅,游擊隊必然快速消亡。股市和樓市的啟動如核彈發射,核平絕大多數剩餘實體。

實體經濟是被體制消滅。中國實體經濟不是被國外競爭打倒,也未遭國外政府圍剿,而是被體制通過金融系統加上各種稅費暗中打垮。體制再發動各種金融創新,大量消滅居民存款,降低民眾消費能力,讓負隅頑抗的實體更加困難。股市和樓市把居民消費和企業一起消滅,最終創造出新的赤貧社會。

金融系統失去生存基礎。實體經濟末日讓金融系統失去大量且穩定的現金流來源,對金融系統造成嚴重打擊。民眾儲蓄被挖空且高負債,金融系統的資產基礎崩潰,金融系統面臨生存危機。

留不住的外匯

隨著外匯加速流失,中國官方承認體制崩潰,隨後陷入特朗普製造的四面楚歌。

外債是中國的死亡線。 1990年代後,中國經濟增長主要依賴外資。外資不斷進入中國,支持外貿增長,支持中國就業和印鈔,中國體制才得以生存。中國通過外儲系統操作,顯得外儲越來越多,貌似越來越富,但外儲資產的背後是不斷增長的真實外債,且負債規模越來越龐大。一旦無法支付外債,中國立即財政破產。

對美負債是外債紅線。中國體制對內對外都是高負債,外部對美歐日韓等發達國家欠下巨債,內部對各類私營經濟體欠下巨債。中國體制可以用改變規則的方法消滅大部分外債和內債,只有對美國的欠債不敢一筆勾銷。中國欠美國的錢最多,而且還在不斷增加。
外匯加速流失。隨著體制加強金融操作,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中國的外匯收入不斷減少,而流出不斷增加。 2014上半年,中國從外匯流入國變成外匯流出國。體制以多得成負擔的外儲為槓桿,竭盡全力印鈔和放貸,股市和樓市先後大躍進式炒作,加劇外匯流失。
 
體制面對外匯危機反應遲鈍。 2016年是外匯出逃年,權貴、大戶和中小散戶集體行動,體制年底決定自2​​017年初收緊外匯。 2016年12月,美聯儲加息。 2017年3月,美聯儲繼續加息。美國經濟快速恢復活力,股市和樓市受到支持不斷上漲,進一步刺激資金回流美國。中國體制在美聯儲3月加息後推出房地產新政,收緊外匯出逃。

體制被迫提出守住底線。 2017年6月美聯儲再度加息,美國經濟形勢越來越好,大企業不斷宣布對美國大規模投資,股市不斷上漲,樓市甚至賣斷貨,美國對資金的吸引力越來越強。反觀中國,實體經濟沒有最差只有更差,股災和暴力救市後股市半死不活,3月樓市新政後樓市塌方式崩盤,京滬率先下跌,幸運的出逃者把資金轉移出境參與火熱的美國經濟。體制終於認識到生存危機,在7月召開的金融工作會議上,提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

守住底線就是明確不讓外匯跑光。體制內的技術官僚清楚,外匯不僅是中國金融的基礎,更是實體經濟的基礎,最重要是糧食和石油的基礎。所以危急時刻,中央通過金融操作阻止資金外流,保護外儲。在國內金融方面,中央嚴厲卡斷房貸,進而對資金外流採取超級嚴厲的打擊措施。在國際金融的外匯層面,體制採取幾個措施:1、要求在境外投資的權貴公司甩賣國外資產,資金匯回國內;2、利用中概股公司在美國股市圈錢、債市借錢,資金匯回國內;3、增加香港債務,為大陸外儲輸血。

沒人意識到,2017年7月是體制崩潰的第一步。在此之前,中國體制在政治外交和經濟金融上都高歌猛進,突然提出守住底線,意味著經濟金融大潰敗,只能收縮。而體制在政治上仍然堅信大國崛起,中國將赶超美國成為未來的世界領袖,所以體制在外交上,一方面與歐日等發達國家聯合,試圖與特朗普風暴對抗孤立美國,另一方面中國加強與亞非拉等落後國家的關係,以獲得石油和其他原材料的保障。 2018年元旦,中國最高領導人重申,中國將成為世界新秩序的領導者。中國經濟金融的大潰敗與政治外交的高調擴張,造成體制內部的深度割裂,是體制整體崩解的第一步。
體制整體崩潰表現在金融系統無法支持體制運轉。從古典經濟學開始,一直都是政治經濟學,即政治與經濟密不可分。馬克思進一步強調,經濟是基礎,政治是上層建築,經濟基礎決定政治上層建築,政治再製約經濟。隨著經濟發展,金融業成核心環節,維繫經濟與政治。在過去,中國金融不斷通過操作給政治和外交的擴張提供支持,包括中國體制日益強大,對外的金錢外交和未來的一帶一路。突然之間,金融提出守住底線,即面臨系統崩盤,金融崩盤的根本原因是實體經濟走向末日。金融系統崩盤,把大國崛起的政治體制掛成空中樓閣,更把世界領袖式外交幻化成海市蜃樓。

更嚴重的是,特朗普政府把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者。特朗普就任總統後,對中國的態度一度友好,這個姿態讓中國體制產生錯覺,為體制對特朗普的威脅兼欺騙戰術取得成功而沾沾自喜。稅改實現重大突破後,特朗普很快發布國家安全戰略,把中國視作戰略競爭者。特朗普在國際和國內場合都把中國視作競爭對手,一是中國在經濟上嚴重威脅美國利益,包括偷盜知識產權、不誠信和設立大量貿易壁壘以及政府提供不合理補貼等,二是中國野心勃勃要做世界領導者,威脅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美國除了保持無與倫比的軍事力量外,還必須以強硬的政治、經濟和金融手段,保持全球領導者身份。

特朗普絞索快速收緊。美聯儲不斷加息縮表,美國資金不僅不再大量外流,還大量回流美國。稅改通過後,特朗普的官方立場明確,開始收緊絞索。特朗普政府首先推動美元貶值。 2018年1月,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到6.3,當月升幅超過3.5%,比最低時接近7的水平升值10%。中國出口商一片哀嚎,外貿型企業大規模停產,而美資從中國回流獲利更多。特朗普還正式實施貿易制裁措施,並強調將採取針對中國的大規模貿易制裁。
特朗普絞索與四面楚歌異曲同工。垓下之圍,漢軍四面遊走,說著親切楚言,唱著哀傷楚歌,呼喚楚軍官兵回家,母親妻子等著你們。特朗普絞索則深情呼喚美元回家,美國人民等著你們。

美資回流是中國經濟的奪命索。中國外匯已然危急,游資繼續從中國流出,實體企業出口創匯被壓制,境外融資能力急劇降低,中國體制只能採取日益嚴厲的外匯流出管制。但外匯流出畢竟不能卡死,中國外儲必然見底,無法還錢給美國,屆時美國對中國將全面封鎖制裁,歐日韓跟上,中國經濟不可避免地破產。

政策大逆轉

體制雖然提出守住底線,但茫然無措。幾個月的醞釀和整合後,體制決定依然採用自己熟悉的方式操作,刻舟求劍。

體制提出空泛的守住底線後,並沒有相應的政策措施,系統性金融風險和底線都沒有清晰定義。具體操作上,除緊縮房貸外,其他都是空泛的指導性意見。這表明,中央體制意識到形勢變了,但不知道變到什麼程度。各部委和地方體制仍熱火朝天地慣性操作,絲毫不看中央的眼色。

幾個月後體制內兩個主要派系共同製定出可執行政策。體制內由兩個主要派系製定政策,一是中共傳統派,二是技術官僚。傳統派生長於1976年前,即思想知識和物質都極其匱乏的時代,中國歷史上最黑暗最愚昧的時代之一。傳統派最熟悉的模式是各種運動,比如全民大煉鋼,上山下鄉。技術官僚則擅長1990年代後的血汗工廠模式。血汗工廠依賴低智和兇殘,對自然環境和奴工殘酷壓榨,走斷子絕孫路,賺斷子絕孫錢。面臨危機時,一方面砍掉非體制核心群體,另一方面加大對血汗工廠的壓榨。兩個派系的力量組合起來,守住底線的政策初步形成。

政策主要包括幾部分:第一,對外交,中國既反對美國,又要美國支持中國。傳統派說,中國將赶超美國,奪取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搶占美國的勢力範圍。技術官僚說,中國經濟需要美國,離不開美國的支持。傳統派對美國一無所知,爭取美國支持的動作由技術官僚執行。技術官僚延續克林頓時代的做法,去美國找華爾街和大企業,並想方設法找門路給特朗普個人輸送好處,妄想特朗普支持中國。

第二、對外資,中國既要壓榨外企,又要對外資流出關門,還要熱烈歡迎外資來中國。中國經濟狀況日益惡化,體制不斷對外資採取措施,從油水充足的外資身上榨取更多稅費。當外資想離開,中國就採取外匯管制,後來聲稱以人民幣結算。與此同時,體制宣布對外資更大程度開放,歡迎來到市場廣闊的大中國。

第三、對整體經濟,既要宣傳市場經濟,號召民眾的自主創業,又要強化計劃經濟比例,增強體制壟斷的剪刀差。隨著經濟形勢持續惡化,體制能剪的羊毛和能割的韭菜越來越少,通過各種計劃壟斷方式打壓私企和外資,支持體制單位低價買進高價賣出,以保障體制利益。

第四、對實體經濟,既要大力宣傳營改增給企業減稅,又要對實體暗中增加各種稅費。在特朗普稅改吸引製造業回流美國之際,體制既提出高質量發展,又鼓勵假冒偽劣,把山寨當創新。

第五、對體制內,既要對體制單位甩包袱減輕負擔,又要提高內部計劃經濟比例,保持體制對經濟和社會的控制。尤其在國內金融行業、基礎原材料、流通和出口生產等領域,體制試圖提高控制能力,斷胳膊斷腿求生。

第六、對體制外,既要民眾下鄉創業,又要建立合作社系統。城市經濟已經無法維持,強壓農民回鄉,從事更低附加值的勞動,包括把血汗工廠轉移到落後地區,鼓勵農業生產,向半小農經濟回歸。在縣域和農村建立合作社系統,強化體制對縣域和農村經濟的控制。

政策看起來很美,但存在致命問題,那就是體製過於一廂情願。在政治上,中國體制正在崩潰的路上狂奔,拿什麼與美國爭霸?體制以為可以收買到特朗普,全然忘記特朗普不是克林頓。在經濟上,體制加強對外資的壓榨,阻斷信息渠道,並對外資關門打狗,還期望外資流入中國。在民意上,絕大部分篤信體制的人已被榨乾,少數持有較多現金的清醒富人正絞盡腦汁換匯,對體制描繪的美好藍圖無感,不進圈套。

政策對觸動體制利益隔靴搔癢。守住底線意味著對體制徹底肢解、縮減和重組,才可能有一線生機,而上述政策中體制把便宜佔盡,比如想讓美國、外資和民資都為中國體制服務,唯獨不想對自己動大手術。中央缺乏大刀闊斧的意願和意志,權貴希望砍掉別人保住自己,中下層體制則根本不知道什麼是守住底線。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體制的既要又要還要,根本不可能實現。

體制全面崩解

中國金融系統正在快速塌方,體制正在全面崩解。

大多數人不能理解金融系統性崩潰,但若有心,輕易就能看到金融系統各環節的爆破。比如,海航的流動資金枯竭,上萬億貸款理財股票基金等資金風險全面暴露,長期號稱零不良貸款的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曝出775億黑洞,南京錢寶網高利貸爆破引發南京和周邊地區千億以上的民間高利貸倒閉,互聯網金融大量跑路,大量理財和債券到期產品違約,銀行全面抵制大規模債轉股,股市頻現閃崩跌停,大量股票接近甚至低於抵押貸款線威脅到銀行資金安全……以上只是冰山之角,但足以反映金融系統多領域和多層次的連環崩潰。

國內金融系統全面快速垮台。金融系統各領域連環崩潰,金融危機已經爆發,只不過體制通過限制媒體報導和系統分析淡化金融危機。在金融危機中,如果實體經濟健康發展,能很大程度上承受衝擊。但在中國,體制是通過金融系統,以各種手段和方式推動實體經濟走向末日,然後爆發的金融危機。而且,中國的金融危機不是少數領域的危機,而是各層級、各領域、各環節集體爆發危機。在實體末日的背景下,處處爆發的金融危機,即是整個金融系統垮台。

體制無力阻止大勢。 2017年12月,體制採取更加嚴厲的資金措施穩定金融系統。 2018年1月,體制進行超大規模的貸款(傳聞2.7萬億),但除了通脹加劇股市指標股上漲之外,並沒明顯效果。與此同時,美聯儲加碼縮表,美元對人民幣大幅貶值,特朗普開始對中國具體採取貿易制裁行動。體制被迫急剎車,隨即A股開始暴跌。在其他金融環節,收緊貸款也產生直接影響,金融系統完全失去自我運轉能力,大勢已去。

隨著金融系統垮台,體制隨之土崩瓦解。每個體制單位都對應相關金融環節,接受相應金融部門的資金支持。當金融系統各部門各環節連鎖爆破,各體制單位即失去相應資金來源。由於大多數體制部門都債務壓頂,沒有資金來源馬上癱瘓。如果中央不及時救援,各單位將不聽中央指揮,鋌而走險以求自保。各單位各自為政,必然爆發嚴重利益衝突,進而發展成不可調和的敵我利益矛盾。至此,體制內部完全失控,分崩離析。

必須再強調的是,實體末日意味著經濟上山窮水盡。如果實體經濟能健康運轉,甚至部分健康運轉,體制內部的敵我矛盾即使非常尖銳,還可通過壓榨實體延長壽命。然而實體已死,特朗普政府又促使美資回流,體製家底吃盡當光,還欠下巨債。沒有實體經濟,體制無可壓榨,只能等死。

能源危機使形勢雪上加霜。體制終於正視中國的環境危機,2017年推進環保風暴。從整體的合理性角度,環保風暴首先應該關閉資源消耗和污染嚴重的國企,但體制為了自身利益,假裝看不見胡作非為的國企,只整治私企和民眾,關閉私企和煤改氣成主要手段。 2017年,華北地區實施大規模突擊式改造,壓縮取暖煤生產和消費。由於煤改氣的推廣規模過大過快,脫離中國多煤少氣的國情,以至於燃氣嚴重供應不足。進入取暖季後,出現更嚴重的氣荒。西南、東南甚至廣東等地,犧牲當地的工業生產,減少各種燃氣消耗,以支持北方。

小冰河期加劇能源危機。地球進入小冰河期,冬天變得極其寒冷。 2018年1月寒流多次南下,全國氣溫驟降,用氣用電需求大增。燃氣和煤的低庫存推高價格,創出歷史最高價。如果小冰河期趨勢過強,寒冷時間將延長,氣荒煤荒將迫使更多燃氣和燃煤鍋爐停轉。屆時,不僅工業生產大範圍停工,居民生活也受很大影響。能源危機進一步提高社會成本,加速體制崩解。

中國體制崩解的後果將遠超前蘇聯解體和委內瑞拉。前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是各加盟共和國無法從中央得到利益而和平分手,中國體製表面上大一統,內部卻矛盾叢生且尖銳,遠超前蘇聯,關鍵前蘇聯沒有對歐美負債。前蘇聯解體後,美國給予前蘇聯國家大量援助,俄羅斯繼續給歐洲供應能源,有來有往。而中國不僅自身走到窮途末路,還對美歐日等國企業欠下巨債,屆時這些國家將對中國落井下石嚴厲收債,而不會伸出援手。委內瑞拉是天主教國家,土地肥沃資源豐富,中國的自然資源和環境為發展經濟早已破壞殆盡,社會狀況和自然環境都遠比委內瑞拉惡劣。隨著體制崩解,中國社會毫無自組織能力,民眾互害更加慘烈,局面更加混亂。

中國體制崩解令世界目瞪口呆。中國是世界人口第一和GDP第二的國家,也是世界最大的淨投資引進國。 2008年後,中國被視作世界經濟的主要發動機,被普遍認為將赶超美國。中國出現的各種問題,都被世界解讀為發展中的正常現象,中國體制具有超強動員能力,能解決西方國家都無法解決的問題。所以,一旦中國體制崩解,將震撼整個世界,不僅是心理上的驚訝,更涉及到巨大的實際利益。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投資瞬間化為烏有,與中國聯繫緊密甚至嚴重依賴中國市場的國家和企業,將遭受重創甚至破產。

 

PS:本文不是《守不住的底線 (下)》的正版分析,只是對分析版的關鍵結論予以闡述。考慮到詳盡分析版可能會被某些不可言說者參閱,暫時不發。對於我的長期讀者來說,迄今為止所發布的內容已經足夠參考。

2018年2月6日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