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店衰亡的惡果

2015/3/16 — 7:03

近年幾乎每個星期,都會聽到一些老店小店捱不住結業的消息,基於集體回憶也好,街坊感情也好,大家往往會懷念一番,在結業前幫襯一遍,未幾新的連鎖財團進駐,大家又視之為時代進步之必然而回復日常。不過,當一個社會大面積地去小店化去小企化,卻有加劇貧富懸殊的副作用,到頭來時代的洪流沖走的不止小店,可能還有自己。

新一期《經濟學人》引用了三位美加學者的一項研究,以說明一地的企業平均規模越大,當地收入不均的情況越嚴重,研究指出美國最大一百家公司的僱員數目,在一九八六年至二○一○年間急升53%,英國的百大企業,僱員增長亦達43.5%,同時間,兩地的收入不均情況亦明顯惡化,同樣關係亦見諸於經合組織的十五個成員國。

公司規模越大 貧富懸殊越勁

廣告

為何公司規模增大,會令公司內部、以至社會整體的收入不均惡化?照計,大公司享有規模效益,意味員工的生產力較高,亦即更有能力出更高的工資,若公司上上下下一起水漲船高的話,雨露均霑,繁榮共享,應不會導致收入不均惡化,但實情卻是,公司變大時,高層與中低層的收入差距開始擴大。
學者認為有兩個因素促成這現象,一來是因為公司壯大了,資本運用的選擇多了,自動化工序的成本相對較低,可以被機器代替的低技術工人首當其衝,工資被壓低了。最近常見連鎖快餐店積極推廣全自動點餐機,還要收銀姐姐幫手落力推介,宛如自己親手摧毁自己的職位,看着不無欷歔。

再者,相對中小企而言,大企業的新入職員工會更願意接受一個較低的起薪點,因為他們以為在大公司會更有前途,平步青雲的機會會較細公司多。
其三,管理一家跨國公司確實與管理一家中小企,技能上有所分別,而且更罕有,久而久之,又會進一步推高高管的薪酬。

廣告

港府偏心大財團 小店冇運行

總言之,一地經濟的大企業比例越大/中小企比例越低,對中低階層的打工仔越不利,因為即使公司做得成功,大了的餅都會由管理層分掉,其他員工只能分享剩下的餅屑。

這對貧富懸殊頗為嚴重的香港,是否同樣適用?我稍稍翻查了一些資料,似乎本地的中小企萎縮情況,也頗為厲害。回歸前的一九九六年底,中小企聘請的打工仔人數,原來高達整體就業人口的60%,去到二○○○年已劇減至53%,到二○一一年再跌至46%,去年則在47%。換言之,回歸十八年間,五個中小企打工仔中有超過一個,轉而要幫大企業打工。

中小企的萎縮嚴重,我相信與香港經濟經歷了數次金融危機不無關係,資本較弱的中小企,往往是在銀行關水喉時的開刀對象,再加上政府的政策從來偏向大財團,間中或對中小企有些小恩小惠,受惠的卻往往是業務基地在內地的廠家,而非街角那些刻苦經營的小商戶。當然,近年租金的狂升,更令中小企難以與大財團競爭。

若小店小企之亡,副作用是貧富不均惡化,對政府而言,也是相當頭痛的難題,因為除了會導致社會怨氣沖天外,長遠的財政負擔亦可能會較大。不過,要港府改變思路,在政策上由向大財團傾斜,改為偏向中小企,並不容易,一來大企業已吃慣政治免費午餐,而且強國的思維,也是鼓勵國企做大做強,寧願容許壟斷也要打造世界冠軍,看來在中港融合之下,小店的集體回憶只會越來越多。

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