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業資本主義的秘密 —《資本的衝動》節錄之(二)

2015/1/6 — 8:30

"Capitalism kills, destroys, normates" in German
Frank Weber / flickr

"Capitalism kills, destroys, normates" in German
Frank Weber / flickr

以下是書中第一部分「論證篇」第四至六章的內容節錄:

第四章:貨幣、利息與金融的崛興

…貨幣的第三個影響是債務和利息的出現。要知在原始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賒借都是出於守望相助和投桃報李的精神。例如你的弓箭壞了,今天想借我的去打獵,則如果我今天不打算用的話,當然會本著助人為快樂之本的精神,樂於把弓箭借給你使用,只要你用後還給我便可。又例如你炒菜時剛巧食鹽用完了,我也會本著「自己方便、予人方便」的精神,拿我的一些給你用,並且不會要求你將來歸還,這是因為將來也可能出現我不夠食鹽而要跟你借的時候。這便是基於「禮尚往來」(reciprocity)的一種社群精神。

當然,如果借的不是少許食鹽而是較大量的糧食(例如你因大病不能工作導致生計出現問題),我們會期望賒借的人會在一段不太久的時間內向借出的人歸還等量的糧食。所謂「有借有還」,這當然也合乎鄰居及至朋友之道。

然而,由於借出的人可以決定借還是不借,而需要借貸的人則往往有燃眉之急,一些人便可趁此以圖利,亦即我今天借給你五斗米,但你還給我時則要還六斗米之多。猶有甚者,我更可規定歸還的時間愈遲,需要額外「歸還」的數量愈大。不用說大家也看出,這兒的「額外之數」便是我們今天所認識的「借貸利息」。

廣告


第五章:工業資本主義:利潤何來?

…工業資本主義的利潤何來?我們可以用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說明。假設一間工廠在一年內生產了值一千萬元的商品,亦即商品可以在市場上賣得一千萬元。而為了進行生產,資本家以五百萬元來支付廠房、機器和原料的開支,另以五百萬元支付工人的工資。且慢!如果真的是這樣,資本家的總收入與總開支相抵,那麼他豈不等於白做?他的利潤從何而來呢?

  由於商品的價格由乃市場所決定(也就是由自由競爭、供求相等所決定的「均衡價格」),資本家不可能隨意提升賣價以增加收入謀取利潤。他惟一能夠做的,是如何減低成本。但讓我們看看:廠房的成本是它的租金、機器的成本(即使機器一早便存在)是它的折舊(depreciation,即因損耗而消失的價值)、原料的成本是它的來價,而假設資金的一部分乃由銀行借得(借貸經營是現代企業的常規而非例外),那麼資金的成本便是必須支付的銀行利息。好了,我們可以清楚看出,這些成本都是「實報實銷」,亦即資本家本人也無法節省的。

那麼什麼是可以節省的呢?當然是剩下來的工資。也就是說,資本家支付給工人的工資,其價值(購買力)不可能等於五百萬元的商品,而必須低於此數,例如只得二百萬。至於其餘三百萬的價值,便成為了資本家的利潤了。

廣告


第六章:四個不等式

…我們已經看過,等價交換各取所需的本土性市場經濟不會產生利潤,而只有跨區的長程貿易、有息放貸、以及資本主義生產模式可以產生利潤。不錯,最後一項的關鍵特徵是「勞動力商品化」和「競爭性的商品市場」成為經濟活動的主體。正是這個商品市場,導致了「資本主義即等於自由經濟」這個誤解。

…法國歷史學家布羅岱爾(Fernand Braudel)是研究資本主義起源的權威,他對資本主義有這樣的描述:「生產是個大領域,消費也是個大領域,交換經濟就鋪展在兩者之間。…在市場之外的一切只有使用價值,進入了市場狹窄之門的一切才獲得交換價值。」他續說:「這兒有兩種市場交換:一種是普通的、競爭性的、幾乎是透明的;另一種則是高級的、複雜周密的、具有制宰性的。兩類活動的機理不同,約束的因素也不同。資本主義的領域所包含的不是第一類活動,而是第二類活動。…市場是小人物的領域,是自由的領域,市場進行著不斷的競爭,反對壟斷;而壟斷是大人物的領域,是壓制他人的領域,壟斷只有依靠國家的活動才得以存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