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外資投行的日子」

2016/7/13 — 7:00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及亞太區行政總裁張宗永

思博資本高級合夥人及亞太區行政總裁張宗永

「我在外資投行的日子」    張宗永

原來張宗永和我同一時期在多倫多的投行工作,他在專欄指1990年代,在投行仼交易員,那時候我做股票分析,工作上未曾交手,不過當年在卑街走來走去,不知曾否相遇過?張宗永回憶當年投行文化以白人為主,雖說不上是明刀明槍的種族歧視,但所謂玻璃天花肯定存在,影響非白人的晉升機會。我認為張宗永的形容相當準確,雖然90年代多倫多已經是先進城市,加上加拿大深信多元文化,然而在傾向保守的商界,種族帶出來的差別,的確存在。

張宗永回憶有一年多倫多棒球隊進入總決賽,公司安排包廂招呼尊貴客戶,他有份負責招待客人,三小時在飲啤酒、食熱狗、談棒球經,感覺是「如坐針氈」。我看後大歎嘥料,那時候我熱愛棒球,是多倫多藍鳥隊的標準球迷,屬於「連汁撈埋」的死硬派,那時候藍鳥隊當紅,入場券千金難買。不知張宗永是指總決賽的哪一場,93年藍鳥隊在主場贏得世界冠軍,第6場我有入場 (當然不是私人包廂),視為人生最難忘經驗之一,袓卡達打出全疊打之後的瘋狂情景,歷歷在目。

廣告

後來我在投行轉到負責分析消費品股,其中重磅股是啤酒股Labatt,Labatt擁有藍鳥隊,公司為了取悅分析員,不時遊請分析員入包廂睇波,因此我也有包廂睇波經驗。有人請睇波,請飲啤酒,仲有糧出,我彷彿在天堂。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