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看李伯 (下)

2018/3/18 — 19:01

資料圖片:李嘉誠

資料圖片:李嘉誠

李伯於記者會上,形容長和多年來的發展策略是:「『搵定』中求進步」,這是我聽到的。但當然他講的是:「穩定中求進步」吧。老實講,搵定求進步更準確李伯的營商哲學啊。

李伯如何發迹毋用我多說。簡單來說,李伯「癡膠花」,做膠埋……,噢,打錯,做埋膠,再因加租問題索性涉足房地產,第一桶金第二桶金滾滾而來。有了資本,「搵定了」,李伯便開始發揮他真正本領、「求進步」,即不斷併購擴張、善價而沽,再簡單講,做~大~Deal。

做「大鵰」

廣告

無錯,與其說李伯善於經營,倒不如說李伯更善於做Deal,低價買入,高價沽出,基本上只要是價錢對了,他便會出手。由早期購和黃、買港燈、買赫斯基,再投歐洲3G,賣「橙」(Orange),賣碼頭、賣屈臣氏股權。多年來長和系幾乎每年都會有買賣,記得當年看和黃業績,總有一項大約叫「撇除投資收益後溢利」的數字,因為和黃每年買賣太多了,要看他實際生意的營運情況,必先撇除他的買賣收入。

而長和多年來,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大Deal,當然是1999年悉數出售持有Orange股份,勁賺1180億元。118,000,000,000元是什麼數字?即是你中六合彩頭獎一注中派5000萬,都要足足中2360次先賺到啊。

廣告

李伯是沒有什麼堅持不賣的,屈TER早前說,除了長江中心,全部都可以買,其實他只說出了九成,長江中心不可以賣嗎?非也,只是價錢未到吧。

一愛快錢二愛壟斷

李伯一方面不停買賣,但是有前提的,便是先確保有穩定的現金來源。長久以來李伯喜愛的生意都會有兩項特徵:一,是營運資金週轉期短,最好日日收回現金,例如超市。李伯偏好賺快錢,保持集團有充足現金流。例如,做房地產也是好賣而不好收租。相較其他本地發展商,以長和的規模,其投資物業佔比其實相對較低,尤其是旗下住宅物業的商場部份,幾乎都是有得賣,便早早賣走。故不難發現、談起本地知名商場當中,幾乎沒有長實的名字。早年曾聽長和內部人士講過,做商場要管要做,花神花時間,回本期,怎樣也不及起樓、賣樓快。

這情況近年有些少轉變(又關屈ter事?),長實也願營運商場,不過,長和自己不做,主力都交由附屬公司做,例如泓富、置富、又或匯賢等房託基金。

(長實住宅物業商場部份多早早分拆出售,反而做成這些商場「無王管」,各自修為,小店小商舖充斥,極具本土特色,例如天水圍新北江,又有如匯景商場等等,這是題外話。)

二,也是重中之重,壟斷。李伯愛壟斷、或近乎壟斷的行業,有法定利潤回報的公用事業、入場門欖較高的大型基建、可確保集團有較穩定、及可預測的長期收入保證。供電供氣供水、碼頭都可納入這範圍。

那麼電訊呢?香港、歐洲電訊業競爭不是相當激烈嗎?答案一半一半,首先流動電訊業先天受頻譜所限、不能無限發牌,加上投資金額不少,自然限制進場人數,先天便是一個半壟斷行業。否則早年電訊管理局,便毋須經常調查各電訊商之間,有否非法協商電訊收費吧。況且,時間到了,價錢對辦了,又可把供應有限的電訊牌照賣掉,有得諗。李伯多年來的「賣」,電訊業務肯定是當中的「活躍份子」。

其實,講李伯做生意,不談壟斷,還有什麼可說呢?壟斷為李伯帶來「穩定」、那李伯先可以「求進步」吧。所以你明白「百X」超市多年來,都不停被人鬧,因為百佳是「穩定」的部份,沒有「進步」可言的。

太早買英意3G悔不當初?

那麼李伯有失手嗎?很多人會講他早沽了中人壽,但其實只是賺少了,不是虧。何況及後中人壽股價大瀉,事後孔明都去了五丈原了,李伯則每朝仍在做晨操。

最近、長建電能合併被獨立股東推翻,不過這個「失誤」,始乎都由屈ter埋單。(屈ter,請振作,下次不要機關算盡自會成功,不過暫時長建電能已無逼切合併的需要吧。)

在我看來,多年來李伯買賣時機準繩,唯一可以講講的「失誤」,應屬英國意大利3G。老實講歐洲3G目前已成為長和最大的增長動力來源。但不要忘記早年和黃的歐洲3G年年蝕入肉,動輒百億元計,要全數回本仍要時間。長和有條件守業,但如果那是你和我,已一早蝕至魂歸天國,要繳交天界凡間通訊漫遊費了。

衰在哪?便是衰在李伯老人家太前衛、比市場看得更快,走過龍,早早以超高價投得英意3G ,但及後科技急促發展、3G牌價急急而回。況且離開老家,流落異鄉,要成功突圍實非易事。

當年記者會上李伯曾被問及,如果再給一次機會你,你會否再早早投入歐洲3G市場?當時他自然答會。不過我始終認為,午夜夢迴,李伯或者仍會舉頭望明月,低頭輕思語:「阿霍NING,唉,你話呢,瓦如果遲多幾年先去歐洲買手雞,你話幾巧呢……。」

香港至今仍只一個李嘉誠

說是時勢做英雄,抑或英雄做時勢,千古之爭論難定矣,但我認為,仍是以時勢做英雄例子較多,李伯亦如是。(近代說英雄做時勢的,我只想到蘋果電腦創辦人Steve Jobs。)

逃避戰亂來港,刻苦耐勞,靈活拼搏,是香港上一代菁英的縮影,伴隨他們的大時代,是港英政府六七暴動後,由消極治港轉為積極,起公屋、立廉署,奠定香港走向垷代化國際都市之基、再至九七問題,英國部署撤出,港資乘機佔據上層位置。李伯連同一整代香港人,借時代的機遇,走向小康、邁向富裕。當今的年輕人,沒辦法了,要學李伯癡膠花發迹的話,你便只有癡膠花,別談發迹。

但即使時代份外寵愛李伯一整代,但老實講,李伯的個人實力及眼光,環顧戰後香江,仍是首屈一指。當城中各大富豪仍滿足於中港境內買賣磚頭時,李伯早已把生意拓展至各行各業,全球各地。當你仍學習玩Facebook,李伯早已買了Facebook,又或者AI什麼、大數據什麼,他都早已涉及。莫忘記當年他已七八十歲,其魄力的確要值得一讚。(這點我會想起邵逸夫爵士。)

澤鉅接班

最後,簡單談談小超李澤鉅,說要簡單,因為接觸他機會實在不多,他較「cool」嘛。上回講到他做生意做得更盡。在我看來,他完全承繼了李伯「穩陣」的一面,他也會買賣,但由他話事的長建也好,近年長和的買賣也好,都傾向以公用事業為主,似乎都反映了屈ter的謹慎性格。反之他弟弟楷楷便仿如承繼了李伯「進取」的一面,這是題外話。

做生意謹慎並非壞事,屈ter睇數相當緊、對長和營運運作亦已相當熟悉,一如李伯早幾年講,即使當時即刻交棒,長和也不會有太大問題。但若說長和今後要為投資者帶來驚喜的機會,我估計或會減少,長和目前涉及新經濟的部份也相對較少(李伯自己個基金會是另一回事),這是往後屈TER要面對的一個決擇。而且承接近年的趨勢,想來長和「一路向西」的發展方向,應不會有太大變動。所以,香港、東南亞的電訊、或物業資產,未來幾年都可能陸續退場。

因此最終可能連屈ter也會變得「親切近人」。事關你知我知,近十年香港紅色資本泛濫,財大氣粗、不依法規的人和事沒完沒了。一如上回講到,當有一個更討厭的人出現了,那麼屈ter其實也……,不過先講明,「海之戀」這個名字我是永遠接受不了。

最後…

李伯退休了,時代改變了,想來要再重複李伯的成功,悲觀講句,香港已再無條件。當下禮崩樂壞、政商領袖只談愛國、一味靠北,缺承擔魄力、乏宏觀視野,令香港近十數年發展幾乎停頓,只餘樓價不停上升。

李伯早年都有講買樓自住沒問題,但今年問他樓價見頂了沒有,李伯不說,師父明白了。

在此祝李伯退休生活愉快,和家人,和周姑娘好好享受人生。也希望你老人家基金會既然做那麼多善事,也不要忘記幫幫香港的年輕人啊。

最後:「嗱,您老豆唔係瓦,計得腥期一準時返工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