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倒昨日的我】IMF罕有發文批新自由主義:擴大社會不公 危害持續增長

2016/5/27 — 16:31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在其新一期刊物《FINANCE & DEVELOPMENT》發表文章,狠批部分新自由主義政策擴大社會不平等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在其新一期刊物《FINANCE & DEVELOPMENT》發表文章,狠批部分新自由主義政策擴大社會不平等

主張以緊縮政策、削減公共福利開支、金融貿易自由化等方式解決債務危機的「華盛頓共識」,被視為是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的「政策宣言」。不過當年有份推動「華盛頓共識」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近日在其新一期刊物《FINANCE & DEVELOPMENT》發表文章,狠批部分新自由主義政策擴大社會不平等,不單沒有帶來經濟發展,反而危害了持續增長。

有充足財政的政府 應保持高債水平以推動發展

該文章是由IMF研究部副主任Jonathan D. Ostry、宏觀經濟發展部主管Prakash Loungani等人撰寫,分析新自由主義造成的影響。對於新自由主義提倡的金融貿易自由化,文章指出部分資本流入的確有助經濟發展,例如是外商直接投資就能將技術及人才引入國內。不過部分的資本流入,例如是證券投資及債務資金,卻對國家的經濟發展沒有實質幫助,亦無助國家分擔風險。

廣告

同時,開放資本帳等金融市場化手段,亦有明顯的壞處,例如導致經濟波動加劇,以及令金融危機更為頻繁,亦有研究顯示金融開放與社會不平等有關。文章認為國際社會已愈來愈接受政府出手限制短期借貸資金流入,有足夠證據顯示開放資本流動需要付出龐大代價。

對於新自由主義鼓勵私有化、推行緊縮政策以削減政府開支,文章認同部分歐洲國家由於無法不斷借貸度日,在別無選擇下只能緊縮開支,但不應要求所有國家都一刀切作緊縮政策。對於有良好債務紀錄的國家而言,減債的好處其實非常小,但加稅及削減開支的代價卻極大。

廣告

文章解釋,對一個國家而言,債務造成負擔是已經發生且不能恢復的沉沒成本(sunk cost)。 有充足財政空間的政府應選擇保持一定債務水平以推動發展,而不是強行增加盈餘來減債。

IMF一直反思新自由主義

文章強調,不論是開放資本流動或是推動緊縮政策,都會導致社會內收入不均的問題加劇,從而阻礙經濟發展。研究已證明社會不平等對經濟的總量及可持續增長均造成損害,政府有需要更大力推動再分配的政策,同時在教育等方面著手,盡力為國民提供平等機會。

該文指出,研究反映大家要對新自由主義有更細緻入微的看法,而IMF亦一直為此作反思。例如IMF前首席經濟師Olivier Blanchard早在2010年已指出,很多先進經濟體都不應強推緊縮,而是要作中期的財政整頓。

對於資本自由化,IMF的態度亦已改變,由原本幾乎肯定資本管制有害,到如今較為接受政府出手控制資本流動的波動性。IMF亦意識到完全的資本自由流動,不一定是適當的終極目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