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投資心理學:老手的心理難關(一)

2016/4/15 — 6:54

《烈火戰車》,主角劉德華,是公路電單車之神,戰無不勝,卻在一次嚴重意外中差點斃命。

《烈火戰車》,主角劉德華,是公路電單車之神,戰無不勝,卻在一次嚴重意外中差點斃命。

香港有套老電影,叫做《烈火戰車》,是梁詠琪的出道作。故事男主角劉德華,是公路電單車之神,戰無不勝,卻在一次嚴重意外中,差點斃命。出事前,二百公里「入彎」,彷如食生菜,輕鬆自在。只是出事後,在吐露港公路,高速左穿右插於貨櫃車羣中,已嚇得渾身顫抖。最終面對恐懼,化解恐懼,重新振作,不在話下。

投資老手看此戲,必有共鳴:就是如何克服,轟天大敗後,內心的恐懼。其實每個人學炒股票,軌跡也差不多:新手時,自知無知、缺乏經驗,必定如履薄冰,步步為營。後來學了法門,屢戰屢勝,就會心雄萬丈,自信算無遺策,像電影《廿二世紀殺人網絡》(The Matrix)中的Neo,能避開每一顆子彈。然後,某一天,被子彈狠狠擊中,瘋狂出血,組合大蝕幾成,年少無知的階段,終於結束。如同戰場步兵,如何克服隨時死亡的壓力;交易員如何面對Risk of Ruin,是交易老手終生要面對的心路難關。

炒了十多年股票,根據經驗,很多交易員「烈火戰車」時刻後的心理演化,不離以下幾條路徑:

廣告

「宗教」求心安

世事無常,下次金融海嘯何時來臨,誰也說不定。繼續當交易員,卻不知下一顆子彈,何時打中自己,根據觀察,不少人會不自覺地,以類似宗教信念,去令自己心安。例子:有一戰友,海嘯大敗,近乎破產;2011年,再大敗,輸掉三成資本。高傲的他,本視自己為地球上最優秀的交易員,連巴菲特發達,也是走運,毫無技術,不像他貨真價實。但屢屢大敗,不得不承認,自己毫無預測宏觀危機能力。預測不到危機,股災一至,必不能倖存,被抬出場,怎麼辦?

廣告

結果,他選擇入了「科技教」。科技教是甚麼玩意?就是不斷擁抱以下的信念:某些傑出科技股(名單常轉),技術地球最好,護城河夠深,就算有宏觀危機,它們也能成為最後生存者,就像《聖經》中的挪亞,得到神的照顧,能獨自避開大洪水,無懼股災。他會反覆不斷地唸《主禱文》:「世界唔好,Facebook無事;世界唔好,Facebook無事。」

信「科技教」的好處,是自信能找到危機都不死的股票,大幅減輕無法預測危機的恐懼。換句話說,消除無常帶來的不安。

當然,就像漫畫《中華英雄》中,華英雄大破反派戰狂那幕:戰狂練成邪功「橫鍊不死身」,刀槍不入,擁有極強的不死信念,但當被華英雄,以觀音像直破喉嚨,第一次看見自己鮮血淋漓時,一直自我洗腦的信念,立時崩潰,這是非常、非常恐怖的經歷。

現實上有一幕,我畢生難忘。海嘯前,「銀行保險教」的信徒憑著信念,自信金融股不死,信心爆棚,多次「別人震走我加注」,稱霸股壇。但後來當中的龍頭,股價跌了七成,然後像乞丐般向股東伸手要錢,當時「銀行保險教」的老教主,羞愧、後悔、不能置信、憤怒、怨天尤人,還要繼續強逼自己,提起勇氣面對一眾心碎的教徒,現在回想,也替老人家難過。何苦於花甲之年,仍要受如斯重擊,致使精神、身體再也無法復原?

所以,投資「宗教」求心安,個人偏見,好處是很多年,都不用擔驚受怕,但黑天鵝事件一來,要一次過承受爆發性的心理痛苦,就像平日連傷風感冒都無的壯漢,忽然被告之,患血癌末期一樣。

信教,只是將面對恐懼的時間延遲,而沒有化解恐懼本身。

 

美股隊長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