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探索利潤的起源 —《資本的衝動》內容節錄之(一)

2015/1/4 — 9:00

epSos .de / flickr

epSos .de / flickr

二零一五年元旦,筆者收到了一份最好的新年禮物,那便是《亞洲周刊》將我的新著《資本的衝動—世界深層矛盾根源》選為2014年度「十本好書」之一。由今天起,我將會把這書二十六章的內容逐一節錄,以讓大家能夠對這書有一個概略的認識。以下是全書第一部分:「論證篇」頭三章的節錄:



第一章:人類早期的社會經濟活動

…人類學家和歷史學家的共同研究顯示,無論在原始的採集—狩獵型社會,還是在最初期的畜牧和農業社會,雖然領導者在資源分配上享有特權,他們大都會繼續與族人一起參與自足性的經濟生產活動 — 無論這是採集、狩獵、畜牧還是耕種。而即使部族的成員會向領導者獻上各種物品,這些物品基本上屬錦上添花,而不會完全等於生活所需。(相傳我國堯舜時代,身為「共主」的堯、舜便親自下田與民耕作。)

然而,隨著農業社會不斷發展,這種情況很快出現了變化。由於糧食出現盈餘導致人口增加社會分工,領導階層也隨之不斷膨脹,並出現了專職的祭司階層以事神衹、專職的戰士階層以備防禦、以及各級官吏以解紛爭等。而透過了制度化的武力,領導階層逐漸轉變為統治階層。

廣告


第二章:壓迫與剝削的歷史

綜上所述,在同一個社群內,當權者是否對人民進行壓迫與剝削,當由三個因素所決定:(一)他們的生活水平超越人民多少?(二)政府的開支是否用得其所?(三)賦貢對人民的生活水平影響有多大?這三個因素固然有其獨立性,但在歷史上卻往往一起出現:例如當權者窮奢極侈(因素一)、同時亦好大喜功窮兵黷武(因素二)、最後是橫徵暴斂民不聊生(因素三)。

…明白了問題的複雜性,或者我們可以將問題這樣簡化,「壓迫」是強迫別人做他不想做的事情,而「剝削」(指統治階層對被統治的人而言),則是指人民繳納的賦稅令當權者的生活水平遠超人民的水平,或人民納了稅但生活卻沒有得到應有的保障。從這個角度看,自有文明以來,剝削便一直存在,即當權者其實可以生活得樸素一點而令人民的賦稅輕一點。當然,剝削的程度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的空間可以有頗大的不同。

廣告


第三章:市場經濟與利潤的起源

…大家可能看出,我們至此的分析未有包括貨幣的使用。但只要我們稍為想想便會看出,即使我們加入了貨幣的使用,上述這種市場經濟的性質並不會因而作出根本性的改變。貨幣這種「一般等價物」的媒體固然令市場交易的方便性和靈活性大大提高,但市場交易仍然是一種你情我願的等價交換。我們今天所理解的「利潤」在這種交換中無從實現,而它也不是交換者背後的動機和目的。(交易中的詐騙當然偶有出現,例如馬匹明明已有六歲,我賣出時卻說牠只有兩歲。但這種獲取額外回報的詐騙終究不能持久。)明白這一點對了解現代文明的性質致為重要。因為不用說大家也清楚,今天的商品生產完全以盈利 (profit making) 為目標。這正是資本主義的主要特徵。

那麼什麼是利潤呢?簡言之,利潤便是某人透過市場運作而獲得的額外財富。且慢!我們方才不是說過市場交易不會創造額外財富的嗎?對!在公開的、透明的、面對面的市場交易中,沒有人能夠長久地從交易中獲得多過他所付出的。(一時的詐騙當然可能,但最終會被人拆穿。)但有一種交易,它的中介者可以從中獲利。這種交易便是長程貿易,而中介者便是進行這種貿易的商人(由於其間涉及長途旅程,故又稱商旅)。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