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中國消費者需要加把勁

2015/11/27 — 18:3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 :DEXTER ROBERTS】

領導層正試圖改變重點,同時訴諸老式的刺激措施

中國制定五年經濟計劃的做法是毛澤東時代留下的傳統。因此,作為共產黨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的傳統,官員們在10月份齊聚北京,為這個全球第二大(但正陷入困境的)經濟體敲定2016年至2020年的五年規劃。

廣告

政策制定者有兩大目標。2016年,他們將繼續把消費者視為期盼中經濟復甦的主角。他們還要用盡一切辦法確保國內生產總值(GDP)不會急劇放緩,哪怕這涉及到向過度負債的夕陽產業注入更多信貸。在10月29日討論新五年計劃的會議結束後,共產黨在發表的公報中表示,中國將以「中高速水平的經濟增長」為目標。

但是,發展消費經濟和對GDP採取短期刺激手段這兩大目標是互相矛盾的。發展消費驅動型經濟就意味著,要準備讓增長率低於過去幾年7%以上的水平,因為那些增長率實現的部份原因在於,國有銀行和地方政府的融資平台為企業提供了低價信貸,去建設往往不需要的工廠以及開發房地產。對於許多經濟學家而言,轉變成增長較慢、但更可持續的模式是不需要考慮的事,這種模式依靠的是強勁的服務業和穩健的家庭消費。過去35年的急劇增長已造成嚴重的產能過剩、環境污染,並導致生產力下降(儘管勞動力規模在縮減)。

廣告

10月,中國宣佈第三季GDP比上年同期增長6.9%。這是2009年以來的最低水平,就在數據公佈後數天之後,中國央行宣佈了今年以來的第六次降息。央行還降低了對銀行持有準備金的要求,讓它們能夠增加放貸。經濟規劃者們放寬了地方官員的借貸限制,並增加了鐵路和高成本環保項目的審批力度。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中國經濟與企業研究中心(Conference Board China Center for Economics and Business)高級經濟學家波克(Andrew Polk)表示:「降息並增加財政支出只能是針對更大問題的臨時措施。領導層很難阻止明年增長的下滑。」

2015年第一季,包括從律師到導遊在內的服務行業首次佔到GDP的一半以上。服務經濟在前9個月增長了8.4%;製造業的漲幅僅為6%。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和Chang Liu在10月29日的報告中寫道:「中國經濟沉淪還是堅挺,答案取決於中國的服務業。」

就創造相同的GDP而言,服務業企業聘用的員工多於製造商。服務業員工不僅數量更多,他們的收入往往也高於工廠工人。如果更多的中國人擁有越來越多的收入,這應會促進消費。但迄今為止,這樣的良性循環卻一直很難啟動,居民們將30%的可支配收入儲蓄起來,形成了世界上最高的儲蓄率之一。家庭消費僅佔GDP的三分之一略多。(在美國,消費佔經濟近70%。)中國大部份人口處於工作年齡,這一年齡段也是儲蓄最多的年齡段。此外,中國人也不信任官方的社會福利體系。總部位於北京的諮詢公司龍洲經訊(Gavekal Dragonomics)中國研究主管巴特森(Andrew Batson)表示,儘管政策制定者已花費了數十億美元來改善醫療、擴大養老金計劃、建立學校並聘請教師,但消費者在過去十年仍將儲蓄率推高了約7個百分點。中國人在為醫療、子女教育和退休預留資金,幾十年的計劃生育政策更是增強了這一趨勢,因為該政策導致退休人員在老年時可依靠的子女更少。10月下旬放開的二胎政策預計不會在近期內大幅提高出生率或家庭消費。

成都的西南財經大學經濟學家甘梨表示,中國大量的低收入家庭消費能力有限。他表示,約三分之一的人口(即4.3億中國人)都在為生活掙扎。「你不能強迫富人花錢,他們已經有錢了,不需要刺激。窮人需要刺激,但他們又沒有足夠的錢去消費。」他的研究顯示,中國的堅尼係數為0.61,位居世界最高國家行列。堅尼係數是衡量貧富差距的指標。

諮詢公司牛津經濟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駐香港的亞洲經濟負責人高路易(Louis Kuijs)稱,消費和服務還不能取代經濟對房地產的依賴——若計入鋼鐵、水泥和玻璃等相關產業,房地產仍佔中國經濟的四分之一。在中國政府放鬆了抵押貸款的限制並取消部份購房者的營業稅後,商品房銷量近日出現回升,然而,因為產能過剩,房地產建設活動並未隨之復甦。甘梨估算,中國的空置商品房達5000萬套。高路易說:「房地產、鋼鐵、礦業等整個實體領域的表現都非常糟糕,且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不大可能出現好轉。」他預測中國經濟明年的增長為6.3%,低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11月3日宣佈的不低於6.5%的目標。

最終,要實現再平衡,中國政府就要給農民更多出售自己土地的權利,讓農民工能自由選擇永久定居的城市,並且要向民間和國外投資者開放保險、銀行等國家主導的服務行業。到目前為止,種種跡象都令人沮喪:國有企業改革計劃旨在通過企業合併建成國家冠軍企業,而不是讓國有企業私有化或縮小其規模。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教授帕克(Albert Park)說:「為了保持發展勢頭,他們真的需要不斷改革。經濟增長的結果取決於他們將採取的路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