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日本旅遊熱對香港的啟示

2015/6/26 — 6:57

當香港現有的旅遊商業模式走到盡頭時,日本遊開始變得火熱。日本遊熱的作用在於,一方面證明,媒體宣傳佔中和反政改影響香港旅遊業是謊言,根本問題是香港旅遊業模式走到盡頭;另一方面給香港旅遊提供榜樣,讓香港旅遊有可以升級發展的發展方向。

2015年春節,中國內地旅客突然熱衷日本遊。日本遊變得極為火熱,也成為媒體反复爆炒的話題。與之相對比,內地到港遊客人數持續減少,而且平均消費持續降低。香港商家和旅游從業人員收入減少,壓力日益增大。港府和商家都在想出各種辦法,試圖恢復旅遊商業市場,但是收效甚微。大陸媒體趁機宣傳,因為香港佔中和敵視大陸旅客等行為,導致陸港矛盾嚴重激化。在內地的網站上,無數大陸人發聲,表示不願意接受「港獨」行為和香港對內地遊客的歧視行為,所以不再到香港旅遊購物。不少香港旅游從業人員受到大陸媒體和網民的輿論影響,也認為佔中和反對派的行為影響了他們的生意,對占中和反對派產生反感。隨著香港旅遊商業日漸蕭條,引發香港社會內部越來越大的裂痕。

但實際上,日本旅遊熱表明,佔中等活動並沒有影響香港旅遊業。在大陸,無數人叫囂著反日、與日本開戰,但是當日元貶值、日本旅遊成本降低後,立即形成日本旅遊熱。所以,如果香港旅遊能夠吸引遊客,即使佔中規模再大,因為訪港遊客很少去中環,也不影響內地人到香港旅遊。至於大陸媒體挑動起來的所謂港人歧視內地遊客,同樣不影響真正想到香港旅遊的人。因為,從香港發生的幾件事上,大多數的中等收入以上、學歷較高的內地遊客,也認為屬於大陸游客的素質問題。而且,低收入跟團旅遊的遊客,能夠到香港旅遊已經很高興,根本不在意所謂的港人歧視內地遊客,因為低收入人群在大陸更加被歧視。

廣告

香港旅遊業的核心問題是,現有旅遊模式已經達到產品生命週期的盡頭。從產品特性上,香港地理範圍極小,旅遊產品內容單調,無非是中高檔商品和奢侈品購物,遊覽香港影視劇上提到的不同地名,再到海洋公園和迪斯尼遊覽。除了很少數的富人可以選擇每年到香港購物之外,絕大多數人到香港一次兩次就已經夠了。而以香港的地理局限性,無法開發新的旅遊景點,所以大陸游客在多年湧向香港後,自然發生大幅減少的情況。而且,在大陸反腐開始後(大陸經濟崩潰的標誌),官員家屬和富人也顯著減少到港購物旅遊的頻次,引發香港中高檔商品店和旅店業的蕭條。在2015年下半年,隨著中國經濟全面崩潰的幅度加深,大多數官員和富人自身都返貧,到香港進行奢侈品購物的人更加稀少。

香港旅遊業對內地業務從2012年已經開始下滑,只不過整個行業假裝視而不見。從客戶分析的角度,內地遊客以觀光旅遊為主,也就是去那些以前沒有去過的新奇地方。而且,由於大多數人資金有限,哪里便宜就首先選擇去哪裡。另外,考慮到中國人鑑證較為困難,簽證也成為重要考慮因素。所以,人們根據觀光成本、簽證難易、地點新奇度等因素進行排序,選擇自己的旅遊地。按照旅遊成本從低到高排序,大多數人的選擇順序是港澳、新馬泰、台灣、歐洲、北美、日本和非洲等地。在2012年前,大多數大陸人沒有出過境,而香港又​​開放自由行,是地點最近、最便宜的地方,所以內地遊客蜂擁到香港旅遊購物。在這個階段,香港是內地遊客觀光旅遊和麵子消費的集中地。在這個階段,香港旅遊商業等於坐地賺錢,很多商店和酒店日進斗金。不過,從2012年開始,大陸中等收入以上人群大部分已經遊覽過香港,轉向其它地區旅遊。同時,內地中低收入階層開始大量到香港旅遊,表面上香港旅遊更加繁榮,但實際上旺丁不旺財。而香港旅遊業反應遲鈍,沒有意識到深刻危機的到來。旅遊業從業者仍然按照過去的思維,還在坐等人們再到香港,希望大陸游客重複中高檔消費。但是,隨著時間延續,除了到香港打醬油的深圳周邊人群,內地到香港旅遊的人數反而相對減少。在形勢日趨惡化的情況下,香港旅遊業整體變得恐慌和迷茫。

廣告

香港旅遊業與大陸旅遊市場同步。從嚴格意義上,香港在大幅放開自由行之後,實際上已經成為準內地旅遊。從旅遊模式上,香港遊與內地遊類似,都屬於面子消費。大多數人花錢到香港,主要是到圖片上的主要景點一遊,並且旅遊購物。而香港的高樓大廈與北上廣深的高樓差不多,只不過更高、更密集。香港的商店、賓館、小吃店,也與大陸的感覺差異不大。旅遊者走馬觀花,然後照相,表示自己到過香港。從2012年開始,隨著大陸經濟逐級崩潰,內地旅遊也開始下滑,基本與香港旅遊同步。而且,大陸經濟的逐漸崩潰具有鮮明的特點,首先是中低收入階層開始變得窮困,進而逐級蔓延到中高收入和富人階層(詳細內容參照我的文章「中國之亡道經濟」)。在前期,人們以消費降級的方式旅遊,也就是盡可能跟最便宜的旅遊團。在這個階段,雖然旅遊的人數還非常多,甚至旅遊的人更多,但是在旅遊時盡可能少花錢。隨著時間的推移,有能力旅遊的人顯著減少,越來越多的人更多呆在家裡,不再外出旅遊。另外,大陸國內游往往過於擁擠、宰客現象嚴重。而且,雖然經濟越來越差,但是景區收費日益提高,宰客現像日益嚴重。

考慮到香港的中間地位,到香港旅遊的內地遊客經歷先增加、後蕭條的情況。在人們對國內游審美疲勞之後,更多開始出國遊。隨著國內游市場價格日益昂貴、宰客嚴重,人們更願意選擇價格更便宜、運作更規範的出國遊。所以,出國遊變得更火熱,顯得中國人更有錢。而真實的情況是,出國遊是國內游客的消費降級行為,並且以國內游快速蕭條為代價。香港夾在出國遊和國內游市場中間,成為過渡型旅遊目的地。在最初,國內游向出國遊轉移的時候,香港承接了一部分市場,讓香港的旅遊人數屢創新高。但是,隨著內地進一步向出國遊轉移,香港這個中間市場也開始變得蕭條。另外,出國遊的人們既要選擇觀光遊的新奇,更要考慮旅遊成本。當歐元對美元升值時,到歐洲旅遊的人數急劇降低。而當日元大幅貶值後,快速掀起日本旅遊熱。

日本遊更傾向於里子消費,與香港的面子消費具有根本的不同。 2014年下半年,隨著日元再度暴跌,人民幣兌日元已經從2012年3季度之前的12日元以下,暴漲到2015年一季度的19-20日元的水平。由於日本遊變得比較便宜,內地旅客進行計算後,紛紛轉向日本遊,讓日本旅遊顯得非常火爆。在日本遊的過程中,旅客可以到多個城市,感受到不同城市和鄉村的風情。這些遊客在日本購物,也主要以生活用品為主,選擇各種精緻的小件日用品。馬桶蓋和電飯煲因為質量好、價格僅是中國大陸價格幾分之一,因此成為大多數內地遊客的選擇。日本遊這種大多數人精打細算、到不同城市遊覽、體會不同地區文化、主要購買生活用品的模式,更傾向於里子消費。與香港遊地域狹小,最初更多是購買中高端服飾或者奢侈品的特點,具有顯著的不同。

更重要的是,日本遊的遊客相對更注重文化。在中國反日情緒高漲的情況下,受政府和媒體控制的群體反日態度堅決,基本不考慮日本遊。另外,隨著中國經濟崩潰的深入,大多數土豪階層快速變窮,而且官員家屬消費受限。這些人是面子消費的主要群體,到日本遊的相對較少。而到日本旅遊的人中,相當一部分有自己的主見,不受媒體的影響,而是按照自己的觀察,去認識和體會日本風景、社會與文化。這個人群收入較為穩定,知識和學歷較高,受到經濟崩潰的影響也較為靠後,仍有餘錢旅遊。所以,在香港的內地遊客素質越來越低、而且人數衰減的情況下,日本遊的遊客猛增。雖然一些遊客因為不遵守基本的禮儀,也遭到日本人的反感,但是大多數人在素質上相對較高。而且,遊客普遍對日本印象非常好,並且積極向親戚朋友和其他熟人推薦。他們推薦的理由不僅僅是日本吃住不算貴,或者吃住條件好。而且還有日本乾淨,文化古蹟多,公共秩序好,人與人之間關係感覺好,所以更給這些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簡言之,香港目前的旅遊商業模式已經過時:一方面是進行面子消費的有錢人急劇減少,而且中低收入旅遊者也同樣減少,香港旅遊和商業不可避免地走向衰敗;另一方面是,香港旅遊業缺乏對市場的認識,缺乏旅遊產品創新能力,無法吸引更多的人重複到香港旅遊、進行消費,自然對衰退的市場束手無策。而日本遊的火熱不僅僅是日元貶值的結果,更代表旅遊者的里子消費潮流。到日本旅遊的人群更具有獨立思想、更會精打細算、會享受生活、體會不同文化差異。而且,這個人群在旅遊之後,會向其他類似人群進行推薦,讓日本旅遊業獲得更多的收入和利潤。

所以,對於香港旅遊業來說,強化香港的文化特色,以文化帶動香港旅遊業是唯一的出路。從這個角度,如果香港歸順大陸,實施一國一制,甚至成為深圳市香港區,結果將是香港完全失去文化特色,進而變成大陸極為低劣的共產文化,香港旅遊業也自然走向死亡。

反之,香港堅持佔中、反政改等行動,保持香港的獨立性,隨時會產生各種社會文化事件,吸引全世界的眼球,尤其吸引大陸中有獨立思想和一定經濟基礎的人到香港旅遊。例如,學生是香港的未來,只要學生採取向佔中這樣和平理性的行動,旅遊業就應當支持學生。而當旅遊業向外傳達信息,支持學生,更表現出香港人民團結一致,為了共同的未來而奮鬥的文化精神。這樣文化精神的表達,將對強化香港正向文化宣傳,樹立香港獨特文化地位,支持香港旅遊商業的文化營銷起到關鍵作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