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服裝工廠升級 產品線多速度更快

2015/2/22 — 6:02

「1116秒,這是縫合一件男式襯衫所需精確時間,」香港聯業製衣(TALGroup)工廠經理李國仁(Eugene Lee)清楚點出。因為他的工作就是讓他管理下的聯業製衣(東莞)工廠達到日本式的精準度。這裡的工人每30人為一組,每組都有自己的目標。縫上衣領,應該在23秒內完成。一隻袖口,20秒。李國仁的生產線主管時常會站在縫紉機旁工人的後面,手拿碼錶,評估一個小組的工作是太快還是太慢。這些資訊公佈在一塊白板上,方便經理們發現問題。李國仁比較,「過去,管理者靠直覺,但很多時候直覺都是錯誤。現在真實資料。」

聯業製衣是試圖從工人身上提升更多生產力的諸多公司之一。服裝、玩具和電子產品等廠商這樣做,是反映勞動力成本持續上升。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從2009年至2013年,城市製造業工資累積上漲了73%。總部位於上海的中國市場研究集團(CMR)董事總經理、《山寨中國的終結》(The End of Copycat China )一書作者雷小山(Shaun Rein)說,「你不能浪費勞力,因為現在工資水準太高了。與德國或美國的工廠工人相比,一般中國工人的工作效率僅相當於前者四分之一。」他表示,對於尋求提高生產率的企業而言,「有很多簡單易行的方法」,例如加強培訓工人、投入自動化設備等。

廣告

作為世界最大的男式襯衫生產商之一,聯業製衣在中國、越南及其他東南亞國家和地區擁有超過2.5萬名員工,2014年銷售額達到8.5億美元。客戶包括Burberry、L.L.Bean和Eddie Bauer。

和其他服裝製造商一樣,聯業製衣也在適應「快時尚」的興起。H&M和ZARA每隔數周就會有新款推出,促使其他零售商也要急趕直追。訂單量變得更小,但要求卻更加複雜。原本只要一個標準款的襯衫如今可能需要經典、修身或超級修身的板型。

廣告

L.L.Bean負責供應鏈事務的高級副總裁迪策爾(Jim Ditzel)表示,品牌和供應商之間的聯繫更加緊密。他在提到聯業製衣時表示,「他們以往只負責裁剪和縫製。」但現在,兩家公司也開始「分享流行趨勢信息及市場心得」。高周轉率零售環境的特點是,客戶對交貨延遲的容忍度低得多。「過去一年只有兩季,(商品)會在貨架上擺放6個月時間,即便錯過交貨期限兩周時間也沒什麼大不了,」香港聯業製衣行政總裁李國權(Roger Lee)說。如今,貨物哪怕晚交付一天,一些客戶也會要求支付10%的罰金。

聯業製衣借用豐田汽車等日本企業流行的精益生產理念,如今擁有產品線更多,但每條產品終生產數量小。這樣一來,如果一個工人或一台機器出現問題,受到影響的產品只有數10件,而不是數百件。小組的規模是之前的三分之一,薪酬是基於小組而非工人個人的產量計算。每個小組都有一個流動成員,稱為「水蜘蛛」,「因為他們在四處跑來跑去,」李國仁說,他們可以執行各種任務,比如協助一位進度落後的同事,或是去取標籤。

隨著投入更多培訓,企業因員工離職而造成的損失也更大,當然,給員工更好待遇的動力也更強。香港理工大學紡織及製衣學系副主任陳志駒(Allan C.K. Chan)表示,如果待遇差,「工廠就招不到人」。儘管如此,在中國勞工通訊(China Labour Bulletin)通訊主管郭展睿(Geoff Crothall)看來,生產週期縮短的新特徵也自有其代價。「供應商從品牌那裡受到的所有壓力都被轉嫁給了工人,」他說,「生產線主管壓力很大,他們要確保品質控制和散裝發貨,這些都要在很短時間內完成。這不可避免地引發了工人和管理人員間的緊張關係。」

越來越多的物流和發貨工作開始由聯業製衣自己接手,公司常常使用客戶提供的銷售資料來確定生產數量,直接將成品發貨到商店。去年10月,它牽頭完成了對英國公司Metail的1200萬美元融資。Metail是一家開發虛擬試衣間的初創企業,網上購物者只要上傳自己的照片、輸入身體測量資料,即可生成本人的電子化身MeModel,隨後可試穿各種衣服。Metail希望建立一個尺寸和體形資訊庫,供零售商和時裝品牌付費使用。李國權預計,隨著電子商務在時裝業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對聯業製衣這類製造商的需求也將會越來越大。「款式將會更多;訂單規模將越來越小。這將是一場持久戰,」他說,「一切都取決於我們可以讓自己的效率變得多高。」

 

文:Bruce Einhorn、Dexter Roberts;

譯:永年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