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方華爾街》沒有說盡的話

2018/7/16 — 12:31

圖片來源:《東方華爾街》Facebook 專頁

圖片來源:《東方華爾街》Facebook 專頁

一套戲劇之所以吸引人,不單因為它貼近時事引起共鳴,也因它為觀眾提供對現實想像的空間,舒緩了人們對社會的無力感。君不見歐美制作大量「踩界」題材影視就是這個原因。《東方華爾街》就是這種電視劇。第一季雖然只得五集,但其題材、節奏和角色刻劃等十分出色。對比起大台的離地「師奶劇」或沒完沒了的宮廷鬥爭更合這個網絡世代觀眾的口味。筆者不欲劇透太多,只想講出劇中沒有說盡的話。

看倌如有留意主角葉抱一桌面上不只一次出現《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一書,這書與《東方華爾街》的主題有相當關係。數年前《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出版時引起學界熱議,討論歐美財富集中、資產缺乏內在動力並將導致社會經濟不穩定的問題。《東方華爾街》與《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思考著同樣的問題,卻得出不同的結論。《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從較為溫和的稅制改革,以累進稅及遺產稅等手段暫緩財富集中的進程,加強政府發揮資産轉移的功能。《東方華爾街》卻提出更激進的答案:「everyone loses」由輸家定規矩,就能「restart」。不過,這種「金融游擊隊」的做法是否真的能夠拯救金融市場,令一般市民不致讓權貴予取予攜?

《東方華爾街》的制作團隊用心良苦,讓沒有留意金融新聞的百姓能一窺中港金融界的財技操作。由股市操控股價獲利,權貴干擾立法,以電影制作引入投資或政府基建項目圈錢等等。不過,這劇沒有說盡的是這些亂象源於政府對市場干預,也沒有探討政治和商界互動所扮演的角色,削弱了它提供答案的力度和深度。筆者認為可更深入討論兩點:

廣告

1. 監管被擄(Regulatory capture):因立法程序或人員受干擾,使立法機構為利益集團服務而犧牲了大眾利益。包括政黨和政府的交易、個人的黑材料或立法會分組點票等等。在劇中和香港不少立法會議員,尤其是功能組別,被認為只是部份利益集團的代理而非為市民服務。即使能夠重訂規則,在這政治環境下,怎能保證這問題不能再發生?

2. 左派對「大政府」與「官商勾結」的誤識:這是一個較為矛盾的論點。一方面左派支持政府以干預市場的政策使市民得益,但另一方面大商家能以手段從干預政策中得益。劇中的左派社運領袖竟然收受大財團的利益,他們的行為亦受其控制,抗爭避重就輕。另一個例子就是左派反對官商合營開發部份農地,結果繼續令土地供應有限,樓價持續飛升。效果並非左派常彈的「市場失效」論,而是市場在根本上被顛覆。其實,大政府比大市場更容易産生官商勾結,政策成為大財團的打手,左派竟成大財團壟斷助力的矛盾結論。

廣告

究竟如何重新向資本注入動力、減輕財富集中的問題,是全球經濟和社會政治學者都在探討的問題。筆者比較接受《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方法,但比稅收更深入的是重新維持市場—無參予者有足夠能力干預—的效能。透過公正的立法程序和法律、政府只作為定規與監管的角色,實乃不二法門。可是權力和金錢的利誘始終相當吸引,反市場的抗力太大。或許只有從稅收般溫和的方法出發,才容易令人接受,或許能産生一線生機。

可是近年香港為了維持不民主的政體而需要收買權貴,默許他們在社會上搜刮民脂民膏,加劇資產集中和貧富懸殊。大量「政治買版」把持朝政,早已裡應外合地使市場懸置。因環球低息至本地樓價急升演變成苛稅,人人為上車做樓奴,已使整個社會容不下另一個目標,把所有人都綑綁在權貴的一方。近年不少人投入創業和新科技都是好事,但在這畸形環境下所有顛覆性的事業也不被接受,那又如何有一番作為?從政府如何處理租車和民宿等政策可見一斑。當香港像《東方華爾街》結局般面臨下一個金融災難,到時香港如何收科?

寫在貿易戰和環球經濟陰霾之下,使人十分感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