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柴靜穹頂下的中國經濟

2015/3/4 — 17:15

《穹頂之下》片段截圖

《穹頂之下》片段截圖

一.柴靜商業啟示錄

柴靜就像一陣龍捲風一樣席捲神州大地,在前有央行加息,後有兩會召開的情況下,依然突出重圍,成為億萬人矚目的焦點。中國社會一直有「鳴鑼開道」的傳統,也就是當權力走上舞臺的時候,其他閑雜人等是不能喧賓奪主,有礙觀瞻的。柴靜的 《穹頂之下》選擇在這個時候平地一聲雷的大紅大紫起來,這體現的是何等的霸氣和實力。霸氣和實力都是百姓給的,人心所向的背後中國經濟的投資格局也在醞釀大變。

改革開放30多年,追逐財富的機會很大很多,但絕大多數都被特權階層獨享,一般百姓只能在一旁流口水。現如今,發展嚴重透支環境,霧霾天成了新常態,北京也成了「人類最不宜居城市」。財富不公,但霧霾是公平的,特權階層和一般百姓同樣受罪,有錢有權的可以買張船票移民去亞美利加,沒錢沒權的就只有留下來得呼吸道疾病了,同呼吸共命運,此之謂也。不難料見,未來20年,治理污染和治療污染造成的疾病將成為相當大有可為的一個產業空間。

廣告

根據DX諮詢的市場調研,2013年中國空氣淨化器的銷售額達到35億元,比2012年增長了80-100%,其中超過40%的銷售額是在污染最嚴重的11月和12月實現的。根據電商平臺天貓的數據,去年2月27日為止的七天內,共有21萬7千人購買了防霧霾的口罩,美國工業器材供應商3M的天貓旗艦店裏的29款防霧霾口罩更是有26款賣斷貨。防空氣污染市場在中國呈現出瘋狂增長的態勢。根據TechSci諮詢的最新研報,2013年至2018年,中國空氣淨化器市場將實現34%的年均增長,最終達到220億美元的規模。治理污染產品遠不止空氣淨化器,還有汽車尾氣淨化器等等,仔細觀看柴靜的《穹頂之下》,你會發現許多綠色商機。

廣告

二.霧霾下的商機

在霧霾肆虐的眾多地方,天子腳下的北京,承受著最嚴重的空氣污染。上海社科院去年發佈的《國際城市藍皮書》指出,在全球40個國際城市中,北京生態指數僅高於莫斯科,排名倒數第二,污染指數逼近極值,已達到不適合人類居住的程度。

實際上,霧霾不僅僅只臨幸北京,而是波及全國100多個大中型城市,2013年平均霧霾天數更是達到過去52年來的最高紀錄。為躲避中國霧霾的鋒芒,許多跨國企業派駐中國的人員紛紛辭職,而天朝的有錢人也如過江之鯽的展開了浩浩蕩蕩的移民之旅。

中國人做事喜歡做到極致,去香港買奶粉買到香港人無奶粉可買,移民也不遑多讓,2014年加拿大收到的每十分投資移民申請中有9個就來自於中國。這股黃禍嚇怕了加拿大政府,當年年初在2014年預算案中宣佈,停止自1986年開始執行的投資移民專案,宣佈一次性一刀切6.6萬聯邦投資移民積案,向投資移民申請人退款2百萬加元。對不起,中國富人,楓葉國不需要你們的財富。

加拿大雖然對中國富人關上了門,但這卻無法阻止中國洶湧澎湃的移民潮。只要咱國家的環境、社會、教育和政治等方面無根本改善,移民潮就不會甘休。

富人走了,會帶走財富和人才,對中國很不利,而要留下富人首先就要解決以霧霾為特徵的環境問題。

2014年李克強總理責成中央財政撥出100億元設立專項資金,專門用於治理大氣環境污染問題。國務院要制訂重點行業能效和排汙標準,對達標企業予以激勵;完善購買新能源汽車的補貼政策;大力支持節能環保核心技術攻關和相關產業發展。

這樣一來,環保概念中能拿到政府環保訂單的企業,比如光大國際這樣的,會錢景大好。另外火電比率會因為污染問題而下降,這對煤炭行業來說很不好,但會利好風力發電企業,比如像華能新能源這樣的。許多人嘲笑巴菲特投資比亞迪的決定,因為自股神投資比亞迪之後其股價表現就長期萎靡,但是比亞迪重倉投資電動汽車,這在幾年前或許看上去有點不知所謂,但眼下在人們的環保意識越來越強的情況下,其前景很有可能會越來越好。去年比亞迪在英國拿到了英國減碳車輛聯合會的重型載重車大獎。不畏嘲諷,默默努力,醜媳婦熬成婆,巴菲特和比亞迪的環保豪賭終於要引來大豐收的曙光。當然這也要感謝柴靜們的努力。

三.低碳經濟厚積薄發

告別高碳高污染的增長模式,明顯已成不可阻擋的趨勢。國務院在去年9月4日頒發了《關於進一步推進排汙權有償使用和交易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提出為了減少碳排放量,將從2016年開始運行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中央準備持續降低碳強度(單位GDP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爭取在2020年前將碳強度降到2005年水準的55%-60%。也就是說在接下來的15年間,碳強度每年要實現2.7-3%的降幅。要實現這個目標,中國必須大幅度提高能源生產和化石燃料使用的效率,必須更多地使用可再生能源。

如果實現,這將是個了不起的成就。但是由於中國GDP總量增長的緣故,中國每年的碳排放總量從2014年到2040年將一直增長,主要的增長將發生在從現在到2020年期間。根據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的【世界能源報告】,從2010年到2020年,中國與能源使用相關的碳排放總量將平均每年增長5.3%,與此同時每年消耗的能源總量將以平均5.5%左右的速度增長,由此也可以看出碳強度在逐年改善。而且中國將建立的全國統一碳交易市場將比今天世界上任何其他的碳交易市場都大許多,中國的低碳經濟真的要進入了快車道了。

碳排放限額交易是控制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個主要手段,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對含碳的燃料直接徵稅。碳排放限額交易體系會給每年的溫室氣體排放設一個封頂值,並且逐年降低這個封頂值。能源利用率低的企業將在碳交易市場上從能源利用率高的企業手裏購買碳排放許可,而能源利用率高的企業則可以售出自己富裕的碳排放許可,這樣的供求關係就會確定碳排放的價格。

眼下全球已經有幾個碳排放限額交易體系在運轉,不過其運營效率參差不起。歐盟的碳排放交易體系由於分配的碳排放許可總量過大,所以好些年都形同虛設。而美國更是連針對溫室氣體排放的監管法案都沒有設立。但美國最近有個喜人的變化,那就是聯邦政府已經提高了對汽車燃料使用效率的要求,並且頒佈了草案要求電廠減少碳排放量。美國聯邦政府在碳排放限額交易方面覺悟的似乎晚了點,但美國有些州已經先行一步了,美國東北部的9個州簽訂了一個區域溫室氣體排放協議(The Regional Greenhouse Gas Initiative/RGGI),RGGI在其框架內運轉著一個效率不低的碳排放限額交易體系,遺憾的是RGGI的減排野心不大,而且這個協議適用範圍太窄,只適用於大型電廠。加利福尼亞州在低碳經濟方面步子邁得最大,全州有一個統一的碳排放限額交易體系,而且效率頗高。

如無意外,中國的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將成為全球最大的。中國早在2009年就已榮升為全球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而且隨著中國經濟的穩步增長,其化石燃料的消耗量勢必穩步增加,這意味著中國低碳經濟的努力更多將體現在碳強度方面,而其碳排放的規模幾乎是毫無懸念的穩定上升,這意味著中國的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的潛力無限。

近些年,中國每年消耗的能源總量一直在顯著增長,碳排放的問題也越來越嚴重,這是霧霾問題已經波及25個省份100多個城市的最直接原因。美國能源資訊管理局估計,從2010-2040年,中國的年均碳排放增長率將達到2.1%。中國碳排放增長率這麼高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煤,因為中國需要煤滿足其70%的能源需求。在所有的化石燃料裏,為獲得等量的熱能,煤要比其他燃料多釋放50%-90%的二氧化碳。

根據【第十二個五年規劃】,從2011-2015年,碳強度將實現17%的改善,而本文開頭已經提到,在第13個五年計劃期間,碳強度將降到2005年水準的55%-60%。國家將逐步提高在能源總消耗當中非化石燃料的占比,這個占比在第十二個五年規劃期間將達11.4%,在第13個五年計劃期間將達到15.0%。這可以說是包括光伏企業在內的可再生能源企業的大好機遇。中國的一次能源消耗量年均增長率將從第11個五年計劃期間的6.3%降到第12個五年計劃期間的3.75-5%。對於產能過剩的煤炭業來說,形勢相當嚴峻。

第12個五年計劃期間發改委已在7個省市開展了碳排放權交易試點工作,這將為最終建立全國統一的碳交易市場提供寶貴經驗。鑒於全球氣候變暖和碳排放增長的嚴峻形勢,中國有必要和其他國家確立一個更實際的全球減排目標,因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確立的目標已經遠遠落後於事態的發展。雖然中國在碳強度方面進步斐然,但在碳排放總量上依然是穩步增長。新的全球全球碳排放減排目標協議可能在2015年達成,在2020年生效。中國的低碳經濟已如箭在弦上,蓄勢待發。

霧霾下的投資格局已經開始變化,“掙錢要摸著良心”不再成為道德負擔,而是適者生存的投資導向。柴靜的 《穹頂之下》等於是給中國低碳經濟的火箭裝上了一個馬力強勁的充滿社會共識的助推器。低碳經濟雷聲大雨點小的這麼多年,引來了柴靜的這一部經典大作,這是中國經濟轉型之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