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融風暴又再來? 梁伯韜 — 英雄遲暮的紅籌之父

2018/7/25 — 16:59

自90年代紅籌國企後,香港金融業再沒有新產品,梁伯韜認為金融市場發展大為落後。

自90年代紅籌國企後,香港金融業再沒有新產品,梁伯韜認為金融市場發展大為落後。

【文:尤翠茵 圖:香港電台】

1987年、1997/98年、2007/08年、2018年,這一連串年份,對不少股民可能記憶猶新,對金融圈中人,更可能是一份不能磨滅的記憶。

其中一位,相信是有「紅籌之父」之稱的梁伯韜。1988年,33歲的他和當年的前上司,在一些富商支持下創立「土生土長」的投資銀行百富勤。

廣告

1998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百富勤一夜間倒閉。

今年60多歲的梁伯韜,最為人熟識的,是帶來了第一隻H股「青島啤酒」,把這間在內地註冊的企業,於1993年安排在香港上市;也帶來了「紅籌」,包括首家紅籌股中信泰富、1997年市民「打哂蛇餅」申請的北京控股。

廣告

這條打通經脈的起點,就在八九六四之後。

「1989年六四之後,外國投資差不多『乾哂』,看中國看得很淡,只得香港繼續在國內的投資,中國的領導人也繼續講推動經濟改革,我也在這個時候,大約1990年就開始策劃紅籌股,嘗試融資。」

1997年,梁伯韜安排「紅籌」北京控股在香港上市,吸引大批市民排隊申請。

1997年,梁伯韜安排「紅籌」北京控股在香港上市,吸引大批市民排隊申請。

「食正條水、站在風口、豬都會飛」

大學畢業後,梁伯韜便加入金融行業,首份工作在匯豐金融服務前身獲多利,在金融界一做便是30年。在他眼中,經歷過幾個所謂的周期,見過泡沫、泡沫爆破到谷底、又再回來,很多時歷史都是不斷反覆,大家重複犯錯,當然可能是不同的一批人,但始終是都是「貪婪」。

他仍然記得很清楚,在90年代,很多投資者根本不認識中國,地圖上哪裡是中國都不知道,所以他的工作還包括要向投資者介紹廣州、北京和上海的位置,講解當地經濟環境特色,為投資者做很多教育工作。

「乘着中國改革開放,紅籌國企起來,那時我們做得早,是第一個做,就很專注,所以係『食正條水』,站在風口,豬都會飛。」

就算過了近30年,他還是記得很清楚,當年為國企上市的過程。

梁伯韜及其團隊當時要面對來港上市的企業,根本不是一個企業。「只是一個部門,甚至是整個城市、一個地方,可以出現有幾十萬人,有醫院、有公安、有消防、什麼都有,那是一個社會、是一個社區,所以那時國企上市,基本上要重組,將很多資產分離重組。」

更不要說,那時候中國根本沒有公司法和證券法。

梁伯韜在金融界打滾30年,經歷本港幾個股市周期。

梁伯韜在金融界打滾30年,經歷本港幾個股市周期。

港資投資銀行一夜間倒閉

97回歸時,香港炒了一陣紅籌股,紅籌和H股分別主要在於紅籌不在內地註冊,那時很多公司「染紅」,一聽到染紅便炒,香港和海外資金大量湧入。後來受到亞洲金融風暴的影響,中國證監會發出了紅籌股指引,所以1998年上市後模式,都是用H股國企為主,再後來,就是民營企業,包括阿里巴巴、京東、百度、騰訊等來香港上市的故事了。

百富勤倒閉前在業界與國際級投行平起平坐,卻於一場亞洲金融風暴付諸東流。香港也從此再沒有出現過土生土長的國際級的投資銀行。

梁伯韜看到的,不只華資不見了,歐資行也不見了,因為在亞洲金融風暴和全球化的情況下,都給美資行收購了。

他自己後來也到了美資行,前百富勤的手下們各散東西,加入美資銀行或自己創業。梁伯韜沒有說凡事有因果,但他說了數次,正因為國企紅籌拓闊了香港市場,美資銀行才加入。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梁伯韜和前上司創立的投資銀行百富勤一夜間倒閉。

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梁伯韜和前上司創立的投資銀行百富勤一夜間倒閉。

國企上市只選名氣

受訪時將口頭襌「你明唔明?」放嘴邊的梁伯韜明白到,中國國企在投行的選擇有所改變。

「當時的組合是美資加一個『自己友』,完全沒有港資,國企在投行的選擇跟華資有些不同。國企會以品牌來選擇,選一些有名氣的,就算不能上市都不要緊,因為已經選了做大行。」 

「這三四年間,中資興起得很快,其實中資的勢力已經蓋過了美資,尤其是在做國企舊經濟企業那方面,但美資在新經濟企業仍享優勢。」

2006年,梁伯韜離開工作20多年的行業,「在我事業上是一個很大的轉變,我畢業後就加入投資行,一直沒有轉行,為什麼會在當時有這個決定?因為我當時對市場的感覺不好。」

他在2006年看到泡沫信貸,錢銀瘋狂湧入市場,也見到那時美資銀行在重覆他們於亞洲金融風暴時所犯的錯誤。「因為我經歷過那錯誤,所以感受很深,我覺得好像不大對路,和亞洲金融風暴的形成很相似,所以我選擇離開這間投資銀行。」

另一個個人原因,就是替國企上市的人已經改朝換代,搶國企上市要爭的,不是靠本事,讓他無法待下去。

2007年香港股市交投暢旺。

2007年香港股市交投暢旺。

做成生意靠官二代

「那時候很多大投行,包括美資那些,他們請官二代、一些友好關係的人加入投行,當時做得成生意不是因為本事,而是靠關係,我覺得沒有意義,而且也沒有必要跟年輕人去爭。後來問題出現,2008年後,美國證監會調查,也懲罰那些美國投行。這些官二代離開外資投資銀行後去了那裡?去了中資機構。」

「以前我做投行,和企業關係友好,老闆尊重我,把我當作可值得信賴的顧問,大家建立很好的關係,令我很有滿足感,到後來並不是這樣。」

多年來的經驗,令他深信香港要擔當的並不只是一個如經紀般的聯繫人角色,而是deal maker,「你做一輪跑一輪是徒勞無功的,必須自己去參與,包括拿出資金去做成一單交易,這跟做中間人是很不一樣的。科技也在發展區塊鏈,漸漸去中心化,我們是否還要扮演中間人的角色?擔當中間人也需要增值,需運用技巧把兩方牽引聯動。」

「大家的人民幣都有毛澤東」

2008年,梁伯韜決定親自落場「做deal」,投資初創企業。不過,他也承認,今天全世界的錢都想投入中國科網企業。「所有投資者都要面對同一個問題,就是錢。錢是沒有分別的,你拿的鈔票和我的鈔票,大家手上都拿著有毛澤東頭像的人民幣。」

過去,梁伯韜的名字不時和李嘉誠扯到一起。李嘉誠時代是否已經過去?梁伯韜沒有正面評論。他感到沒趣的,是看到香港金融業自90年代紅籌國企之後,再沒有新產品,認為香港推動金融市場的發展大為落後和脫節。

自言人微言輕、英雄遲暮的「紅籌之父」,認為香港不能只甘於成為中國獨有,而是要保持競爭,不只要與中國金融中心競爭,還要與美國競爭。「90年代幫助香港轉型,迎合中國經濟發展,為我帶來滿足感,到今天我還是有一個情意結,我覺得香港蹉跎歲月,失去了很多機會。」

港台電視節目《講錢。講呢啲》(本集於7月25日播出)節目逢星期三晚上8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出。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