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比特幣早期投資者撈底 章濤:真正升勢未來臨

2018/9/3 — 13:16

比特幣(Bitcoin)去年價格累漲14倍,但2018年初至今,被視為顛覆市場的比特幣風光不再,已累跌接近五成,連帶其他加密貨幣全線急插。作為比特幣早期投資者的章濤,繼續投信心一票,趁比特幣高位回落撈底。他相信,擁有加密貨幣投資者仍是少數,距離大眾參與仍然很遠,真正升勢(或泡沫)還未出現,「過去比特幣三次大升浪,都是在30、40日之內爆升幾倍,都沒有甚麼原因。」

相比期待突如其來的牛市,章濤更期望加密貨幣能夠由大眾眼中單純炒賣的投資,變成需求主導、真正落地的產品,「但這一天,一定不會很快出現。」

章濤2013年開始購入比特幣,當時比特幣只值200多美元,之後一直買入,直至比特幣上升至8,000多美元。後來比特幣衝上16,000至19,000美元高峯時,他選擇沽出部份投資獲利。經歷今年大幅回吐,回落至6,100美元左右,章濤決定再入貨。

廣告

高位曾沽貨 跌至6,100美元撈底

廣告

章濤未有透露持有幾多比特幣,但說最近買入的一注「唔係好多」,「暫時應該唔買住,夠喇。」

章濤並不認為,今年以來的回落是泡沫爆破或是恐慌性拋售,他的觀察是多數投資者繼續持貨,即使賬面輸錢,鮮有願意走人。在他眼中,這一浪回吐,是讓加密貨幣市場發展更健康的契機,「會令一班單純投機的人離場。」

他說今年初不少人以「純粹想賺快錢」心態加入市場,有不少魚目混珠項目出現,「那班人見幣價唔好,沒再搞這些project。」

未知數太多 不敢做ICO

章濤本身是本地科網公司UDomain創辦人,為推廣比特幣,UDomain去年底向員工派當時等值1,000港元的比特幣,是少見出錢出力推廣加密貨幣的本地公司。

隨着加密貨幣的興起,以ICO(首次代幣發行)名目的集資項目亦盛行起來,但章濤至今依然沒有開發ICO項目的意思。他認為,不是太多人了解ICO是甚麼一回事,「單是集到資,成件事仍未開始。」

ICO不同於IPO,IPO是投資在一家已有業務、有盈利公司,ICO只是投資在一份計劃書,一個尚未實踐、未經考驗的構想,設想未來有用途的加密貨幣,「集資之後,還要實踐整個生態,要建構技術點樣落地,開發時間好長。」

章濤強調,近期極受吹捧的名詞Fintech,Fin與tech在目前加密貨幣市場,仍然是分開的,「集資是fin的事,tech這件事就是實踐落去,tech的責任好大,要冒很多風險,包括市場對(新的加密貨幣)適應時間、適應程度,適應能力,太多未知數,我唔覺得自己能冒這風險。」

ICO建立生態系統需以年計

作為不少ICO項目的旁觀者,章濤倒是有驗證ICO是否可行的心得,「你試下將那種加密貨幣變做錢,美金又好,港幣又好,如果還成立,即是那種加密貨幣是不成立。」

以章濤有投資的本地ICO項目LikeCoin為例,主張透過創造力證明機制(Proof of Creativity)、區塊鏈和智能合約,回饋創作者。在LikeCoin體系內,能夠記錄作品的源頭,可找回作品與不同原創者之間的關係網,這是現金無法做到的事,其次LikeCoin容許小額拆帳,「如果是現金,是做不到,因為交易成本太高,不成立。」

集資只是漫漫長路的起點,章濤說要建立上述一套加密貨幣的生態系統,是數以年計的事。

直接買比特幣 風險較低

說到底,大部份加密貨幣的功能亦未大規模付諸實行。

章濤承認,部份工具就算行得通,不等於必定會爆升,「現在見到個別(區塊鏈)項目好好應用,但不代表有好投資價值。」原因是個別加密貨幣價錢太高,反而會阻礙它的功能。

所以章濤提醒,投資加密貨幣的基礎知識門檻高,「你要識好多嘢,先可以決定應不應該做。」

若了解過後,仍然看好這種科技,應該如何參與?參與挖礦、投資ICO、還是直接買入現行的加密貨幣。

「唔好借錢投資,做一些自己可承受風險的事。量力而為,直接買比特幣,風險低好多。」

「我本身都不是當(投資加密貨幣)是買股票,而是覺得這是一件會改變我們將來世界的一件事。」

政府不應只警告ICO風險

港府積極鼓勵創科,財經及庫務局近月卻在電視台、社交媒體推出洗腦廣告歌,邀歌手「唱衰」虛擬貨幣,強調是「信唔嚟」、「不安穩」、「風險高」。章濤說,明白政府有責任提醒大眾風險,惟手法有高低之分,「我們一方面說區塊鏈好正,改變我們的將來,另一方面會話唔好參與ICO投資,即是點呢?」

以首次代幣發行(ICO)為例,政府目前未有就ICO有任何規管,當局僅指如項目發售的數碼代幣屬資本市場產品,須受證監會監管。

章濤認為,既然市場有明確需求,倒不如仿效其他市場如新加坡,推出監管指引,說明政府鼓勵或不鼓勵甚麼類型ICO項目,令外界不致無所適從。指引並應傾向寬鬆,促進市場發展。

「香港難得擁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法律專才、金融專才、科技專才,所謂人才港,是否應該不放棄這個難得地位。」

應舉辦講座讓公眾了解

章濤說,目前創科公司推行ICO項目,面對眾多困難,單是投資者認購虛擬貨幣,向發行人存入款項已會引起銀行注意,而發行人兌換虛擬貨幣作法定貨幣,用作人手等開發成本,銀行會追問資金來源,「銀行又唔識,會覺得唔明不如唔好做,甚至唔做你生意,要你搬錢走。」

章濤建議,政府在提醒風險外,應同樣提供資源讓機構、學府推行課程、講座,讓公眾理解虛擬貨幣、ICO等,「在法律下,甚麼叫非法集資,起碼讓大眾了解多少少這是甚麼一回事?」

✽ ✽ ✽

計過數 挖礦做唔過

去年加密貨幣狂潮,引發「挖礦風潮」,不少人推薦用挖礦賺快錢。「挖礦合約」是其中一種方式,即租用挖礦器材及運算力挖掘加密貨幣,賺取回報。經過加密貨幣今年跌勢,掘礦合約業務瀕臨爆煲,高回報落空,挖礦投資者頓變苦主。

「我不敢講,這是不是一個騙局,你只可以說,這是不好設計。」章濤解釋,挖礦面對最明顯問題,是在逆市中難以回本。例如在以太幣高位約1,000美元時投資挖礦合約,以太幣現時幣值只有三分之一,回報自然大跌。其次是挖礦算力問題,當越來越多人參與挖礦,對挖礦電腦算力的要求提升,同樣影響回報。

章濤以專門用作挖礦的高算力ASIC礦機為例,ASIC礦機幾乎接近三個月推出新一代,每更新一代,加速數倍,舊機的算力便大幅下跌被拋離,「我現在入一張合約,半年後算力可能只有原本的十分之一,合約已經打靶。」

有部份幣種如以太幣,禁止ASIC礦機挖礦,但挖礦日子越久,對電腦算力的要求,基本上是不斷提升,回報自然相應下跌。

新興貨幣價格易被操縱

也有些人鼓勵針對新興的加密貨幣「挖礦」,但章濤指新興貨幣價格容易被少數人操縱,即使賺到頭啖湯,難以維持下去,「我第一個做,咪可挖到賺錢,越來越多人做,就會挖到蝕錢。」

章濤說,自己年初也心動,甚至到台灣親自參觀礦場,考慮投資,但計過數之後,還是覺得挖礦業務「做唔過」。 

✽ ✽ ✽

TVB前主播加盟虛擬幣區塊鏈企業

雖然加密貨幣價格今年全面回落,但仍有不少人前仆後繼,希望開拓相關業務分一杯羮,有startup更羅致昔日的新聞主播出任高職,以求打響知名度。

羅鈺文任幣升CEO

好像TVB前主播羅鈺文,便擔任了一家香港加密貨幣交易所的CEO,該交易所名為香港幣升(upcoinex.com),今年中才開業,主要從事加密貨幣間的買賣,暫時宣傳不多,只有早前與服務供應商的簽約儀式,及開設了facebook專頁。羅鈺文於今年2月才離開TVB。

另一無記前主播葉昇瓚,最近則加盟了區塊鏈服務企業BITWORK,出任公關經理,BITWORK在九龍灣近萬呎的辦事處剛剛開業,向企業、團體提供共享空間,業務性質類似WeWork,但較針對區塊鏈的初創企業。

章濤

章濤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