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河蟹全世界

2014/11/17 — 14:49

中國交通部2004年曾經提出過一條駁通福州及台北的大橋,更預計2030年可以落成這條橫跨海峽兩岸的150公里大橋。講到基建項目,他們的創作力量同幻想,真係會嚇你一跳。因此最近被熱議的「一帶一路」(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我已不感到驚訝,倒是對一眾工程基建股乘勢炒一回,感到有點不以為然。

近日頻頻成為國際舞台焦點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連連推銷新絲路概念,更提出了一系列配套,包括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及400億美元的絲路基金,野心之大,被視為中國的馬歇爾計劃,以媲美二戰後美國為振興歐洲經濟推出的援助計劃。

新絲路隨時幾頭唔到岸

廣告

這條新絲路,包括海陸兩段,陸路是由西安到德國的杜伊斯堡(Duisburg),距離1.1萬公里,途經中東、俄羅斯等多個國家,水路則由福州經越南、印尼、印度,再繞過非洲到里斯本、威尼斯。

要令絲路通暢,涉及大量基建工程,中國希望透過主動提供廉宜資金,為自己的過剩產能找出路,同時間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兼夾刺激區內貿易引發新商機,再提升中國在歐亞大陸的影響力。一舉幾十得,不過貪多嚼不爛,隨時幾頭唔到岸。

廣告

不要忘記,國企到海外搞這些大項目,不時焦頭爛額,失手案例多不勝數,即使到最近也不似學乖了。剛剛墨西哥總統便宣佈取消了給予中鐵建(1186)的44億美元高鐵招標合約,有傳便是因為總統剛落成的600萬美元豪宅,被揭發是由中鐵建牽頭財團內的建築公司興建的。瓜田李下,總統礙於民眾壓力,惟有重新招標項目。

另一未能收科例子,是國開行向委內瑞拉這幾年提供的近500億美元貸款,本來以為用石油還錢尚算穩陣,誰知現在油價下跌,委內瑞拉經濟危危乎,最近當地政府撒賴,既停止再向中國供油,又不還錢,目前還未知如何善罷。

稍早一點的經典個案,則有中鐵旗下的中國海外工程,2009年取得華沙到德國邊境的公路合約,項目被吹噓成創先河之舉。結果開工不足兩年,已因為工程超支及違反當地環保法,被波蘭政府取消合同。

本來,用低息去津貼人家做基建,對方沒有不歡迎之理,不過,中國一拋便拋下一個大藍圖,中亞、南亞、東南亞及中東等國家突然成為「被規劃」的對象,偏偏這股他們眼中的「外國勢力」近年表現又不算和善,不時擺出「隻揪」的姿態。再加上,日後的項目建設,必定要採購大陸的器材,僱用大陸的員工,當地人可以有多少話事權,如何監察當中會否亂籠、貪腐失控?

規劃味濃 交功課風險高

如果新絲路不是規劃味這麼濃,我還會覺得當中或許有些商機,但一旦變成大躍進式,項目的回報便又置於國策之下,隨時盡職審查都慳番,最緊要有功課交。試問那些基建股又如何炒得落手?基建項目投資大風險高,一個項目已經可以拖垮一家央企,看看中信泰富(267)當年乘前總理溫家寶出訪澳洲時,簽訂的鐵礦大投資,如何變成一場發不完的噩夢。

據講,絲路基金的原初構思,是國家稅務總局原副局長許善達於2009年提出,當時的版本是成立5,000億美元的「和諧世界計劃」基金,顯示中國早有以「基建外交」來換取軟實力的心思,奈何不是個個對於中國式河蟹都吃得消的。

【原文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