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油價大跌背後的秘密:是誰在掌控油價?

2015/2/17 — 6:52

油價在半年間大幅下跌超過一半,背後原因眾說紛云,有分析認為,在供需關係之外,國際間的力量才是支配油價的最大主因。各大油企亦在這次大跌浪中受到打擊,未來會否重蹈60年代低油價時代的舊路,掀起併購浪潮?

「這陣子油價不斷下跌,很多油公司受到影響,雖然如此,我卻把這次大跌視為一個很大的機會,」中亞能源(0850.hk)副主席、營運總裁及高級石油工程師鄺社源在位於尖沙咀海港城的辦公室,每天都留意著布蘭特原油及紐約原油的價格走勢,心裡盤算著最佳的時機,為公司進行收購作好準備。「油價從去年中已不斷下跌了超過一半,有些油公司開始支持不住,這會是一個收購的好時機,」鄺社源說,他認為,油價雖然急挫,但未來可回復動力,長遠仍然樂觀。

廣告

油價「跌跌不休」,布蘭特原油由去年6月19日的每桶115.6美元,一直下跌至1月13日的46.59美元,跌幅達60%。市場上已不斷傳出油價下跌帶來的不利影響,1月14日,全球第二大石油公司荷蘭皇家蜆殼集團(Royal Dutch Shell)宣佈,將會停止於卡塔爾進行的採油項目,這個項目涉資達65億美元。緊接著,全球最大石油公司之一的英國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簡稱BP)又於1月15日宣佈,已向北海油田的員工宣佈裁員200名直接受聘員工,以及100名合約員工。市場對於油價過去半年大跌的原因各有解讀:石油輸出國(OPEC)不願意減產,令石油供應過多,同時經濟放緩令石油需求下跌。但鄺社源認為,這次下跌的最大原因,是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較量,「石油是一個很奇怪的物資,它同時是資源及能源的戰略物資。」他說,在供需關係之外,國際關係才是主要因素,並預期油價的調整將會為石油開採企業帶來一段整合階段,令有實力的公司更加壯大。

「石油價格最近數星期急速下滑,因為OPEC不願意流失市場佔有率,所以拒絕減產,令供求出現不平衡,」滙豐於1月15日發表報告,解釋石油下跌的原因。事實上,自原油價格於去年中出現急速下跌時,以沙地阿拉伯為首的OPEC在去年 11月27日的維也納會議上,宣布在油價大跌的情況下不減產,近日亦再次重伸,會將產量維持於2014年每日供應3000萬桶的水平。消息傳出後,油價在兩天內跌逾10%。沙地阿拉伯王子Turki al-Faisal al-Saud在12月2日表示,「除非伊朗、俄羅斯和美國願意一起減產,否則沙地不會考慮任何減產措施。沙地不會主動放棄市場份額」。

廣告

這裡稱的市場份額,所指的包括美國近年新開發的頁岩氣產量大幅增加,令產油國家的市場份額受到威脅。過去十多年來,美國積極開發頁岩氣(shale gas),根據美國能源資訊局(US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簡稱EIA)在2013年發表的報告指出,在2005年,美國天然氣年產量僅有4%來自頁岩氣,直至2012年,頁岩氣佔天然氣年產量的份額已高達39%,該局更預期,頁岩氣產量的增長將持續至2040年的33兆立方英呎,相當於美國天然氣產量的一半。另一方面,頁岩油亦是美國的重要資源,美國的技術可採資源量由2007年估計的40億桶,已增加至2010年的330億桶,國際能源總署(IEA)更預期,美國將於2017年超越俄羅斯及沙特阿拉伯,成為世界最大石油生產國。

根據IEA報告,全球頁岩油氣的技術可採資源量分別為3450億桶及7299兆立方英呎,其中俄羅斯、美國、中國、阿根廷與利比亞拿下頁岩油儲量前5名的寶座。全球儲量雖然很多,但由於開採需要高技術及龐大的資金,除了美國及加拿大之外,其他地方的開採進度仍然停滯不前。現時美國及加拿大的鑽機數量最多,開採技術亦較為普及,相較其他國家具有開發優勢。而近年來,美國國內的頁岩氣產量呈現爆炸性成長,2013年美國天然氣和原油的產量分別比2008年增長了24%和48%(平均每年增長5%和10%),自2012年1月至2014年9月的增長速度更高,天然氣及原油產量的按月平均增長分別為11%和15%。

這導致了美國對原油和天然氣進口的持續下降,甚至可以將這些天然資源輸出國外。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於今年1月出席論壇時指出:「去年6月,美國商務部裁決,美國的Pioneer Natural Resources Company公司和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公司對一種超輕質原油進行少量處理後,可以將其合法出口。這表明奧巴馬政府已經悄然清理了40年以來首批未精鍊美國原油出口的障礙,將允許能源企業逐漸突破將美國生產的原油向海外出口的長期禁令。」

美國未來要成為能源輸出國家的一份子,已並非難事,故有分析認為OPEC的舉動,其中一個原因是要美國的頁岩氣開發知難而退。沙地阿拉伯石油部長Ali al-Naimi已表明,應該由開採成本的美國頁岩氣公司減產,而非成本較低的OPEC成員。現時,沙地阿拉伯的開採成本只需每桶10美元,但頁岩氣的成本卻高達每桶50至70美元。故此,即使油價跌至近日的每桶45美元,沙地阿拉伯出售石油的毛利率仍可高達350%。

OPEC於1月15日發表的報告中亦坦言,自從油價於去年6月下跌,已對在美國大量生產能源的頁岩氣生產商造成打擊。並估計油價會進一步下跌,令美國產量較2014年下跌多達一半至每日95萬桶,少於之前於2014年的每日160萬桶。國際能源總署亦估計,美國於2015年的產量增長將會放緩。英國市場研究機構Energy Aspects分析師Richard Mallinson 估計,假如油價一直維持於低位,OPEC及國際能源署(EIA)有關下調供應預估的報告只是一個開始,未來將會出現一系列進一步下調的預估。

另一方面,全球對於石油的需求增長的慢了下來。OPEC在報告中亦將2015年對於油組的石油需求量預估下調,約為每日2880萬桶,較去年12月的預估數量每日少10萬桶油。OPEC估計踏入2015年上半年,對於油組的石油需求更少於2880萬桶。然而,OPEC 於2014年每日平均供應達3000萬桶油,並已明確表示不會減產,預示2015年上半年每日供應多出200萬桶石油。「中國的經濟出現放緩,需求減少,希臘有可能會脫離歐元區,時局的不穩亦為油價添加壓力,」敦沛金融環球產品服務部業務總監周燕珊分析。

市場上的分析主要將石油價格大幅下挫的原因,聚焦於石油的供求關係上,然而,「全球石源需求只是出現輕微減少,但供應沒有大幅增加,這也未能完全解釋油價下跌超過50%之多,」 早於去年油價仍然處於每桶60多美元時,便預測油價會跌至45美元的中亞能原副主席、營運總裁及高級石油工程師鄺社源說。鄺社源參與石油開採達30多年,一直非常關注石油的價格及供應。

「有人說中國增長放慢,令需求下跌,但數據上中國每日需求仍達到1000萬桶,比起數年前的每日450萬桶,出現了驚人的增長,」鄺社源分析,中國已於去年底超越美國,成為最大石油入口國,即使中國近日的需求出現下跌,亦只是減少約100萬桶,「全球各國的石油供應總數達9000萬桶,中國減少100萬桶,只是佔總量的1.1%,不足以令全球油價下跌50%。」他續說,中國已於去年底由中東一次性買入1.66億桶石油作為儲備,全年平均每日已有數百萬桶油,「這個買賣已可消耗很多剩餘的石油。」故此,他認為油價不斷探底的背後,另有原因。

「石油是一個很奇怪的物資,它同時是資源及能源的戰略物資。所有軍艦、飛機都需要石油作為燃料開動,另外,它亦是製造塑膠、化妝品等很多日用品的原料。」鄺社源在訪問開始時,便強調了石油的重要屬性。由於石油對於一個國家的國防、工業及整體發展來說,都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故此,「中東出產的石油量佔全球40%,美國在中東的利益不容置疑,而沙地阿拉伯更一直是美國重要的盟友。因為美國過去多年來,都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入口國,需要依賴中東的石油供應,而另一方面,中東的國防則需要美國作為保護,」鄺社源說。

回顧過去多年的歷史,不難看到來美國總統對於中東的高度重視,1990 年,老布殊在任時的美國政府發表《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自由世界』對中東北非這一關鍵性地區能源供應的依賴,以及我們與這一地區許多國家的密切關係,繼續構成美國的重要利益。」其後於1999年,克林頓在任時的美國政府又發表的第二份《新世紀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指出中東北非等地區的發展局勢「將深刻影響美國的未來」。而美國海軍第五艦隊一直駐守中東,確保這些石油生產國的國家安全,免受外來攻擊或打擾。

中東與美國關係密切,鄺社源認為,中東不減產,令油價保持低位,主要目的未必是打擊美國頁岩氣。事實上,頁岩氣的生產固然因油價下跌而受影響,但因油價而受到最大打撃的,卻另有其人。「油價每下跌10美元,意味著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出口額減少324億美元,相當於俄羅斯國內生產總值的1.6%,」摩根士丹利於去年10月已發表報告作出估計,如果換算成政府的預算收入的話,則是約190億美元的損失。俄羅斯出售石油及天然氣得來的收益,佔整個國家GDP超過六成,油價大跌令俄羅斯受到重大的打撃。而自從油價下跌以來,俄羅斯盧布亦受拖累,下挫超過五成。整個國家經濟亦因此陷入困境,一直幫助東歐及前蘇聯地區發展經濟的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EBRD)於1月19日表示,俄羅斯今年經濟將收縮近5%,較去年9月時預估的-0.2%大幅下滑,而東歐及前蘇聯地區都會出現自2009年後的首次經濟收縮。該行指,經濟收縮的原因,是油價大幅下跌及西方國家對俄羅斯進行制裁。

「如果仔細留意的話,油價下跌、俄羅斯盧布大幅受挫,剛好是因為克里米亞事件,俄羅斯受到西方國家經濟制裁不久之後,」鄺社源說。在2013年11月21日,烏克蘭爆發了反親俄政府的示威抗議行動。俄羅斯總統普京以保護克里米亞的俄裔人為由出兵,其後更完全控制克里米亞。克里米亞於2014年3月16日投票。當地的親俄政府宣稱,選民以壓倒性多數票,贊成克里米亞脫離烏克蘭,加入俄羅斯聯邦。於是,克里米亞便被普京併入了俄羅斯的版圖,但烏克蘭政府卻束手無策,俄羅斯持續軍緩對抗烏克蘭的叛軍,即使已經簽署停戰協議,但亂局持續至今。故此,西方國家對俄羅斯進行經濟制裁,奧巴馬總統更表示將凍結俄羅斯有關人員在美資產、禁止其入境、退出在索契舉行的八大工業國家峰會,甚至更派出驅逐艦前往黑海舉行軍演,試圖令俄羅斯知難而退,平息亂局,但俄羅斯總統普京仍然無動於衷。

「俄羅斯今次舉動強硬,因為克里米亞是俄羅斯在東歐地區最後的『不凍港』。俄羅斯過去的三個不凍港:敘利亞、利比亞及克里米亞,自從利比亞強人卡達菲下台、敘利亞頻頻發生內亂,他必須確保剩下來的克里米亞不受影響。」鄺社源解釋。由於俄羅斯的版圖位於緯道高的區域,沿海的大部份港口於冬季時長時間結冰,令俄羅斯的軍艦無處容身。而克里米亞的塞瓦斯托波爾便是俄羅斯四大海軍艦隊之一――黑海艦隊的重要基地。一旦克里米亞跟隨烏克蘭加入親歐盟陣營,俄羅斯便失去這個重要的基地。

美國與西方國家對於俄羅斯束手無策,鄺社源認為,美國於是在俄羅斯的經濟命脈下手,「產油國每日都會在期貨交易平台上的叫價系統,為自己的石源出價,美國一直與沙地阿拉伯非常友好,只要沙地阿拉伯等石油輸出國家每日將油價以低價出售,已可將油價壓下來。」由於沙地等國家的原油成本價格只需10美元,即使布蘭特原油跌至45美元,亦未觸及沙地的成本價。另一方面,「美國與沙地阿拉伯已簽定協議,每年要將賣出原油所得的部份收益買入美國的債券、股票,涉資達8000億美元,美國如果可以協議減少沙地的投資額,即使油價下跌,對於沙地的影響亦不會太大。」鄺社源認為,在供應及需求變化不大的情況下,這個原因才能解釋石油在半年內下跌超過50%的原因。

面對油價及盧布大幅下跌,俄羅斯經濟受到頗為嚴重的打擊,東方證券於去年底發表報告指,「整個俄羅斯經濟也處於風雨飄泊中,上半年俄羅斯GDP增速僅0.9%。盧布的大幅貶值是否會引發俄羅斯外資撤離,造成流動性衝擊並進一步加大盧布貶值壓力惡化債務問題從而引發類似於1998 年的債務危機,造成全球金融市場的動盪。」

雖然東方證券認為,俄羅斯現時的財政狀況已較1998年時大為改善,故應該不會爆發金融危機,但2015年的經濟形勢會惡化。俄羅斯經濟的成長與石油緊密聯繫,貿易依存度高達42%。石油和天然氣的出口收入佔到整個收入的60%。現時盧布已遭受17年來最大的打撃,促使俄羅斯央行於去年底臨時召開會議,將基準利率由10.5釐大幅調升至17釐,作出自199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最大幅的加息決定,以遏制盧布貶值和通脹風險。

在2014年內,俄羅斯央行已經加息多達6次,並動用超過800億美元外匯儲備干預匯市,但仍然未能阻止盧布貶值。盧布兌美元去年下跌48.83%,是全球表現最差的貨幣。面對油價下挫掀起的貨幣及經濟危機,普京亦於1月19日邀請曾於1991年蘇聯解體後出任俄羅斯中央銀行行長的Dmitry Tulin,執起重整貨幣政策的要務,雖然Tulin在90年代曾負責為多個前蘇聯國家重新推出貨幣,對於推行穩定的貨幣政策經驗豐富,但現在俄羅斯面對的經濟問題並不簡單。克里姆林宮經濟助理Andrey Belousov表示,現時Tulin團隊所面對的問題,相比過去俄羅斯的金融危機更加複雜,包括如何在未來重新下調基準利率的同時,不會為盧布帶來更大的波動。因為現時俄羅斯的利率過高,令國內的商業活動幾近停頓,未來必須下調利率,令經濟回復動力。

另一方面,由於貨幣大幅貶值,令國內的通賬率飛升,去年12月已達至11.4%,冠絕全球十大經濟。「雖然如此,但美國不會想俄羅斯的經濟徹底崩潰,當俄羅斯出現稍為軟化的態度,油價便會回復動力,」鄺社源說。

雖然未必所有人都同意油價下跌是美國對付俄羅斯的武器,但這次長逾半年的大跌勢已對於這頭依靠石油的北極熊受盡困擾。不少油公司亦受到牽連,花旗分析師Seth Kleinman指出,現時的原油公司難以在油價每桶50美元左右的環境下正常運作,一旦持續下去,未來將會出現更大規模的裁員潮,最終會減少生產量。除了英國石油公司(BP)外,加拿大最大之石油生產商森科能源公司(Suncor Energy Inc.)計劃裁走1000個員工,並下調2015年資本預算,較2014年預估減少達10億加元,並在未來兩年減少6至8億加元的營運開支。

這場來勢洶洶的油價下跌,讓不少公司面對困境,同時亦為一些企業帶來了擴大商業版圖的機遇。有能源公司開始尋找併購的機會,「幾年後回望現在,可能是一個很大的機會,」鄺社源說,他已經開始為下個月即將到加拿大尋找合併能源公司的機會作準備。在上世紀90年代末,油價亦出現大幅下挫,導致大型石油企業進行整合。包括英國石油公司收購Amoco和Arco、埃克森(Exxon)收購美孚(Mobil),而雪佛龍(Chevron Corp.)就收購了Texaco。該次重組後,現時全球石油業僅剩下約6個綜合性大石油企業,其餘則是多家中小型能源公司。瑞士私人銀行Lombard Odier基金經理Pascal Menges估計,如果低油價局面持續下去,預計收購及資產出售交易將會增加。Pascal Menge管理的基金持有專注於頁岩油的美國能源公司股票。他說,低油價可能會令一些中小型企業陷入困境,迫使他們為了籌集資金而出售資產,甚至將企業全部售出。

去年11月,全球第二大油田服務商哈里伯頓公司(Halliburton Co.),便向第三大服務商貝克休斯公司(Baker Hughes Inc.)提出以350億美元進行收購。而提供採油工程及技術的法國公司Technip SA,亦提出以18.3億美元收購位於巴黎的地球物理研究公司CGG SA。「我相信這只是開始,未來將會出現更多併購,」鄺社源說。

雖然現時油價仍徘徊於低位,但不少分析認為油價將於今年下半年逐步攀升。高盛私人財富管理公司策略資產配置部主管Brett Nelson表示,美國頁岩油廠商已積極削減資本支出、配合全球經濟持穩,估計油價將於今年下半年回升至每桶60至80美元。鄺社源亦認為,今年上半年油價仍處於低位,當石源庫存於8月時開始消耗盡,而俄羅斯亦不再作出過激舉動的話,油價於下半年開始回升至70至80美元水平,明年更可攀至每桶90至95美元。
似乎在每一個危機當中,都隱藏著重生的機會。

 

文:鄧詠筠

原刊於《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發表意見